罗睺丨冷凰月

ID:冷凰月
主同人,偶有原创。光速爬墙症患者,文力复健中,半藏好可爱,源氏好可爱,他们都好可爱【喷泪】……永远的无节操allCP,欢迎来找我玩!
内涵物都转移到子博
子博客密码是柔哥的爸爸名字+二翔的爷爷名字【喂】的全拼哦~
连载的文都打了文名tag,可以搜索www

【全职高手】【韩叶】人生若只如初见,见一遍打一遍

迟到二十分钟的生贺!!!对不起韩队!!!!!【猛虎落地式跪交钱包】

其实是个很久以前就想写的长篇,但实在写不下去长篇惹,趁着韩队生日扔个简缩版吧!

题目来自新浪微博神最右@姐多久没换微博名了你们造吗 当时看到就觉得简直太适合韩叶!嗯结尾我自己添了一句,有点不伦不类噗……随便看看吧。太赶工了,之后可能稍微修改下。


————————————

       韩文清第一次见到叶秋本人时候就觉得这货实在欠揍。

       准确来说大漠孤烟在网游里第一次对上一叶之秋时候他就觉得对面那个家伙欠揍了。但怎么说呢,网游嘛,抢装备抢boss那都是天天发生的事儿,刚被摆一道的时候是挺气人的,可过个几天谁还记得谁啊。偏偏一叶之秋不是个消停的主儿,旧仇还没忘呢新恨又堆上了,那嚣张无比的嘲讽度刷玩家仇恨的节奏简直跟刷boss的一样,连击一套一套的。再说一区高手就那么多,当时各大公会还没完全成型,敢一天到晚冲最高练级区、到处猎boss刷装备刷材料的人来来回回其实就是这些熟面孔,一开始是互相堆仇恨,混多了总有些要互通有无的时候,到后来几乎是人人拉开好友列表都是一大排每天互杀几次的名单。

       但这乍一看好像还有些另类的其乐融融的圈子里绝对没有一叶之秋,人家和秋木苏自成小团体,脸T指数太高仇恨拉的稳稳的,虽然也跟几个人加了好友,但时不时还是能看到世界频道上索克萨尔等一干人跳脚骂着一叶之秋你[屏蔽词][屏蔽词][屏蔽词]。韩文清自然不会参与这种骂战,他出手只疾风骤雨般的连拳从不给人反击的机会,而垃圾话也不是那种你来我往的扯皮风格。

       那时候荣耀刚开新等级,大漠孤烟带着人在围追堵截一个野图boss,开boss的是个水平一般的小队,半个团就敢碰boss,最后全军覆灭不提却是把boss拉跑了大半个地图,惹得韩文清身后的队伍里满是骂骂咧咧的埋怨声。正在他们慢慢控制住场面的时候外围有人惊呼一声“一叶之秋!”简直像是通告大魔王入侵,而秋木苏哒哒哒的枪声已经一路突破了进来。

       有这两人组合的地方必然是混乱之源,没好帮手支援韩文清一个近战职业就算再强也实在稳不住开荒局面,到最后他们在boss和捣乱者双方夹击下几乎陷入溃散。一个魔道学者刚起飞就被一叶之秋抡起圆舞棍捞到了地上,突突突清掉剩下的半管血,躺尸之前只留下一句充满炮灰反派小喽啰气场的惨呼:“我次奥你一叶之秋!别让我再看到你!见一遍打一遍!!!”语调凄厉余音袅袅绕梁不绝。

       “唉,”一叶之秋却忙里偷闲地停了停,把战矛往他尸体旁边一戳,半扶半靠地摆了个讨人嫌的姿势,犹自诚恳又语重心长地低头叹气,“你说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呢,如今年轻人的精神压力有这么大吗……行行行我就满足你,记住你ID了啊,见一遍打一遍啊,放心我这人很厚道的,要是爆出你装备来我给你收着等你赎哈。”说着手一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地上滚落的橙色戒指收进背包就拔起战矛一招龙牙捅到了身后试图偷袭的刺客身上。

       眼看着刺客也要被攒起一圈炫纹的战斗法师一杆杆夺死,人民的大救星大漠孤烟终于稍微安顿住团队后抽身朝这边冲过来了。秋木苏远远地阻了他一下,但毕竟离得远而且中间隔了太多人,大漠孤烟开了钢筋铁骨,如同一颗火红的彗星硬顶着满身炸开的弹花贴上了一叶之秋的身,起手就是一套崩拳前踢加冲拳。一叶之秋一个后跳拉开距离,可怜的小刺客连滚带爬地起来,还想着在旁边给大漠孤烟掠掠阵,几秒钟就直接被甩出战圈。

       最终韩文清凭着有半队残存的牧师刷血硬是揍死了一叶之秋,秋木苏眼看这把买卖算是损人不利己,也干脆利落地飞枪撤退,给韩文清留下一帮子残兵和半血boss的烂摊子。

       韩文清根本没注意一叶之秋什么时候复活回城的,他把尽可能多的人带出了boss仇恨范围,点了点人头之后才疲惫不堪地松了口气,放开鼠标活动活动手指手腕,对着麦克风沉稳地说道:“这次是开荒,别想太多,好好琢磨琢磨这次试出来的问题,盯住boss,装备该修的修,十分钟后再来一次。”

       参差不齐的回应传过来,还有人嘟嘟囔囔着一叶之秋如何如如何。

       韩文清这边却收到条好友消息,一叶之秋发了个叼烟墨镜的表情,无比欠揍:“大漠今天挺猛啊,下次不带牧师再来玩儿?”

       韩文清皱起眉,不知道这算个怎么意思,一会儿还会不会被这两个搅混水的捣乱,但他根本不是爱动这些脑筋的人,最后左手落到键盘上,只是打出一行:“不带牧师也揍翻你。”

       然后顿了顿,又补上一句:“见一遍打一遍。”


       后来就这么见一遍打一遍,一路打到了职业联盟。


       在赛场的走廊里看到靠墙抽着烟的叶秋时候韩文清一时有些不好确定这人是赛场的工作人员还是选手,那时战队都不富裕,不光是设施,人手也很不富裕,除了选手也基本没什么后勤,韩文清倒没往那边儿想。当时正是夏天,叶秋没穿第一赛季时各队都一样简陋又难看的队服外套,弓着腰在那儿抽着烟,身上飘荡着一股混迹网吧的网瘾少年气息,但要说是选手又没有那种来比赛的精神头儿。韩文清皱着眉头走过去,不管是什么人,反正他都看不惯那种站姿和漫不经心的表情,简直手痒得想上去一巴掌把人拍直了。

       叶秋听见脚步声,转过头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然后就叼着烟笑出了声:“哟,大漠啊,脸这么黑,对战哥有压力?”

       很好,韩文清脸立刻就变更黑,一听这声音他就知道是谁了。

       一开始联盟战队选手的曝光率还并不高,但各个队伍试图力捧的当家选手也多多少少见了照,只除了眼前这个人。这种遮遮掩掩含含糊糊的作风更让韩文清看不惯,而一叶之秋操作者往那儿一站,真人的嘴张张合合含着烟突出一溜熟悉的垃圾话,嘲讽度简直比透过耳机传来的声音和面无表情的角色头上的文字泡翻了几番。

       真是……手痒。除了想拍直这人软塌塌的脊梁骨之外还想劈手把那根上下晃动的烟头揪出来扔到垃圾桶去。

       韩文清皱起了眉头。

       “诶哟可别这么看我,我害怕~”叶秋嘻嘻哈哈没皮没脸地一笑,摆摆手朝嘉世备战室走了,还不忘回头问一句,“对了大漠你叫啥来着?韩什么?”

       “韩、文、清。”韩文清一字一咬牙地说。他有点想反击地问叶秋的名字,但立刻就反应过来这想法简直用幼稚已经不足以形容。

       “哦哦老韩,那赛场见,”叶秋像是完全没朝心里去似的张嘴就来,看了看韩文清的脸色,还倒着跳了一步,“别吓唬我,小心我让你秒跪啊。”

       韩文清冷哼一声:“跪?看看谁跪。”他下意识地擦了擦拳头,觉得自己像是能马上与大漠孤烟合体,战意滔天。


       然后他就不甘不愿地跪了三个赛季,到第四个年头他看着一叶之秋在屏幕中倒下去,反倒有种不真实感。一叶之秋也不是不死之身,这些年光他亲手把鲜红的斗神揍成尸体的次数就两手数不过来,可这次有什么不一样,他觉得不真实。

       他捧起冠军的奖杯,才终于觉得自己实实在在地握住了什么。他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在几乎掀破屋顶的欢呼中不能自控地扬起了一只拳头,然后听见尖叫和欢呼声再次拔高,仿佛能穿透云霄。

       场下过来握手时叶秋却仍旧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半眯着眼睛笑:“哎,真不容易啊,老韩你就先得意一年,明年再来打爆你们。”

       韩文清想了想,一脸严肃铿锵有力地扔下四个字:“继续努力。”

       什么鬼?!他简直能听见叶秋的心声。看见叶秋的脸上分明写着一行卧槽,自觉心情舒爽。

       叶秋抛下他去跟张新杰握手,半真半假地叹息,眼神里又好像有些什么说不清的东西:“你们这是有了个好牧师啊……新人相当犀利,继续努力。下次我们不带牧师玩儿。”

       “胡闹!”韩文清皱眉说了一句,转念一想又觉得霸图是胜利者,理应宽大些,便压下气去跟嘉世后面的队员握手,这些人个个带着不忿的神色,却在跟他对视一眼之后立刻有些不自然。

       那时候韩文清还以为自己会就这么和叶秋在荣耀的顶端一年一年争夺下去,直到他们都打不动为止——事实上正当打的拳皇甚至几乎完全没有想过“打不动”这回事。


       但自那之后嘉世就一年年沉沦,直到突然有一天叶秋从职业联盟消失。

       似乎是顺理成章能够想象的发展,却又仿佛哪里都不对。

       韩文清并没有太过关注,但他某天拉开QQ好友列表,发觉那人默不作声地改了头像昵称,鼠标指针在上面停留了几秒,最终还是没有点下去。

       他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但也许他最想的是把那家伙从电脑对面揪出来,打一顿,不行就竞技场打一顿。

       没出息!

       嘉世那些乱七八糟的状况职业圈没几个人看不出,但最后退役了事算个什么结果?不清不楚,他从来最看不惯的就是这些。

       然后他就终于和叶秋打了一场。不是一叶之秋,而是大漠孤烟和君莫笑,看着屏幕里那个花花绿绿的身影他有一瞬间的茫然,然而那仍然是他熟悉的那个叶秋。

       还是那么行云流水般的操作,还是那么绵密的进攻和防守,还是那么欠揍,让人恨不得见一遍打一遍。

       “认输的人就自己退出吧。”越是这样仍能与他旗鼓相当甚至更胜一筹的叶秋,越是让他心里有火,既然还能打,为什么要逃跑!

       而君莫笑只留下一句:“退出,也不代表就是认输。”*

       退出,不代表认输。

       君莫笑实现了他的话,转头就领着一支崭新的队伍杀气腾腾地重回职业圈。不懂的人瞠目结舌,韩文清却觉得自己是懂的。这就对了,他想。这世界终于对了。

       虽然断了一年,虽然大漠孤烟对面的已经不再是一叶之秋,虽然叶秋不叫叶秋叫叶修,但这些都不是重点。他们还在荣耀,还在不懈地追求那个最高的目标,还是见一遍打一遍。


       “老韩啊。”叶修叼着烟窝在电脑椅里,耳机摘下来放在一边,里面传出黄少天听不分明的聒噪声,而君莫笑扛着伞蹲在boss屁股后头,姿势猥琐,屏幕上一片火光缭乱。

       “说。”韩文清坐在他对面,绷着嘴角盯着眼前的游戏画面,兴欣公会和霸气雄图眼看着要联手拿下这个boss,正是红血前奏,韩文清抽空转个视角看了眼君莫笑,没发现有什么危机。

       叶修吧嗒了一下嘴,语气悠闲,完全不像在抢boss的人:“我突然想起,咱们第一次在网游里碰上时候是不是在抢boss?”

       “……不记得了,”韩文清想了一秒就不再纠结这个在他看来没什么意义的问题,屏幕中的拳法师开着钢筋铁骨冲向boss,“反正每次看见你都差不多就那样。”

       君莫笑合起伞一个反坦克炮把自己推远,炮弹炸在蓝溪阁的人堆中间,一阵骂娘声。叶修掐掉要燃尽的烟,一边操作着君莫笑一边却歪了歪身子去看韩文清,不知为何好像挺感兴趣似的问道:“哪样啊?”

       “见一遍打一遍。”韩文清干脆利落地道,挥拳猛虎乱舞,“你给我看屏幕。”

       叶修弹了弹舌头。

       “等打完这个boss去开房呗,”过了一会儿他又说,“哥满足你,看谁干翻谁。”

       用满身银装的君莫笑欺负刚练起来的小号?韩文清看了他一眼,绷着脸没说话,只是加快了攻击。

       boss轰然倒地,两边公会的人虎视眈眈围起来,进入决定哪边摸尸体的扯皮过程,而韩文清打了个“我下了”就干脆利落地下线。

       “诶诶诶老韩干嘛呢,不是说好了去竞技场开房吗?”叶修惊讶地探头问道。

       韩文清跨步走过他这边来,一把把他从椅子里拎起来:“不,我准备让你看看是谁干翻谁。”

       “卧槽?老韩?咦?诶?等——我——”战五渣的前职业圈最大神被倒拖着扔到床上,只来得及发出一连串意义不明的抗议声。

       然后?然后就……不能给你们看了。


       所谓人生若只如初见,见一遍打一遍,世间万事应如此,你不死我不死。



*这两句台词来自原文第二百五十三章以退为进。简直是凶狠的原作安利^p^ 

评论 ( 7 )
热度 ( 107 )

© 罗睺丨冷凰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