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睺丨冷凰月

ID:冷凰月
主同人,偶有原创。光速爬墙症患者,文力复健中,半藏好可爱,源氏好可爱,他们都好可爱【喷泪】……永远的无节操allCP,欢迎来找我玩!
内涵物都转移到子博
子博客密码是柔哥的爸爸名字+二翔的爷爷名字【喂】的全拼哦~
连载的文都打了文名tag,可以搜索www

【全职高手】【周翔】此刻永生(03)

叶修终于走人!刷起周翔!想对小周的称呼想得哭晕在键盘上,后面还有好长一段都要用各种代称……

一不小心好像太苏小周了,不好,不好……【那个女龙套简直my妄念化身【捧着脸窒息】】

打戏太长了let me单独放一章,这章就卡到这儿吧

——————————————


    又一个傍晚来临的时候孙翔正在小镇口的酒馆里补给休息,小镇上就这么一个酒馆,还兼职旅馆小饭店和杂货店,不过现在还不到日落而息的居民们吃饭喝酒的点,人倒也不多。

    魔萝还是没踪迹,虽然不爽,但仍然要做好长期斗争的准备。孙翔买了不少干粮,正把干粮分成一顿一份的小包塞进背包的时候酒馆门板后的风铃响了起来,随着日暮黯淡的昏黄光辉踏进小酒馆的是一阵带着原野气息的风。

    本来正靠在吧台上懒洋洋地有一下没一下瞟着孙翔看的女招待猛地直起了腰,虽不很漂亮但胜在年轻活泼的脸庞被夕阳照出细绒绒的金色,笑得眯起了眼,声音如同风铃一般清脆又欢快:“漂亮先生又来啦!”

    孙翔回过头去,那画面用吟游诗人的语句形容就是夕阳铺成的金色幕布前一个隽永的剪影,高挑又纤细,仿佛无限光涛中一株纤秀的树,又像一杆笔直的矛。可惜孙翔是不具备这种酸兮兮的感性的,他眯着眼警惕地打量着逆光而来的那个人,直觉地嗅到了某些危险的气息。

    来人一身黑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连手腕都不露,长风衣的扣子一个个扣得严谨,脸也藏在帽檐的阴影里,这种人要么是过分内向要么就是故意隐藏,后者的可能性可要大上许多。却邪在这种逼仄的地方挥舞不开,猎枪里第一颗子弹填的是鹿椒粉,孙翔抿紧嘴唇,在对方软皮鞋跟敲在小酒馆木地板上的哒哒声中暗自握紧了短刀。

    而女招待已经自说自话地招呼了起来:“漂亮先生今天来的好早,还是一桶蜜奶酒对吗?今天有刚出炉的小松饼哦您要不要来点?”

    “嗯…………好。”

    客人的面容被吧台前的小吊灯映亮,是俊美得令人移不开眼的年轻男人,肌肤光滑白皙如同昆那斯山开采出的白玉,漂亮的眼睛纯黑如墨,看着人的眼神专注又认真,跟谁说话都大大咧咧的女招待在这样的目光中也软声细语起来:“那我去给您包一份,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客人默不作声地轻轻摇头,顿了一下却又注视着吧台后面的今日菜谱,犹豫了一下之后嗫喏着道:“鱼……?”

    “鱼?要打包烤鱼回去吗?诶?不是?”女招待慢慢猜着客人的意思,看起来苦恼又开心。

    一旁的孙翔在这单方面热烈和异样和谐的气氛中舒了口气,放开了短刀,继续装着干粮。

    最终女招待还是坚持不懈地搞懂了寡言客人的需求,为他取来了一小桶蜜奶酒和用油纸包着的松饼,然后从后厨的帘子后接过一碗汤,顺便喊了一声:“给漂亮先生的两条煮鱼!不要放胡椒!”

    说着女招待就已经转过身来,笑眯眯将那一小碗热汤放在孙翔面前的桌子上:“您点的东西齐了~”

    孙翔就放下背包开始解决晚餐,他两天没好好吃正餐了,正吃得狼吞虎咽,却感觉有人在看他。

    做这一行的对任何形式的注意都很敏感,孙翔长得还不错,平常走在人多的地方看他的人不少,但真正专注的目光他还是能分辨出来。被注视的感觉让他背上的寒毛都立了起来,他猛地回过头,正撞上那位“漂亮先生”的双眼。

    眼睛真黑。这是孙翔的第一反应。那种黑色纯粹像刚出生的婴儿,直直地看着人也不令人感觉被冒犯。孙翔愣了愣就皱起眉头,长久的注视在野外就是攻击的前兆,他可不像那个花痴女招待那样只会对着帅哥脸红冒泡泡。他正要推桌起身,对方却先温顺地低下头去低眉敛目不再看他了。孙翔又是一股气憋着没处发,只觉这两天他都要被这么憋来憋去闷死了,气哼哼端起汤一仰脖子全都喝完,马马虎虎地抹了下嘴。

    “您的煮鱼好了!”女招待快活地喊着,把个小篮子摆在“漂亮先生”对面,不知为何那篮子把手上还用丝带系了个蝴蝶结,看起来扎眼极了。

    客人的目光在那个突兀的蝴蝶结上停留了一下,然后落到女招待有些红的脸上,提起酒桶和松饼煮鱼,拘谨地点了点头:“……嗯。”

    孙翔忍不住看了一眼他,一身黑衣看起来非常可疑的打扮,配合回头率极高的俊脸,和手里家常气十足的吃吃喝喝,怎么看怎么不协调,那粉蓝色的蝴蝶结和皮质的黑手套更是相衬得可笑极了。

    孙翔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再下一秒他的笑容就凝固在了嘴角。

    他一个箭步冲了出去,在风衣客走到门口之前一把隔着风衣抓住了他胳膊:“你——”

    对方惊愕地回过头来,门板后的风铃被孙翔带起的一阵风吹得轻轻摇动起来,一阵细碎的声响。

    孙翔不管那人表情,自顾自俯下身,从黑风衣的衣褶间捡起了半片残破的绿叶,瞳孔一瞬间缩小:魔萝的叶子。

    “这东西你在哪儿蹭上的?”他两指夹着那半片叶子,神色紧绷。                 

    那人像刚才被吓住了似的,睁着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呆愣愣地看着他,动了几下嘴唇,最后只是无意义地“啊……”了一声。

    “您这不是难为人嘛?”女招待还以为他们要起争执,匆匆忙忙跑过来站在一边,听孙翔这样不客气地问话,她倒先气鼓鼓起来,“谁都知道漂亮先生不爱说话,有你这么问人的吗?再说这么个小破叶子,谁知道是走到哪儿沾上的,不定还是风吹来的呢!”

    孙翔瞪了她一眼,嗤道:“你懂个屁!”那样狡猾到通人性的魔萝,本体又巨大,在这镇子周边不知道是多大的祸患,而镇上无知的居民却还茫然懵懂。

    女招待气得一跺脚,看他还不放人,伸手就要来推他,这时“漂亮先生”却磕磕绊绊地开口了:“我……我、带你……”

    “诶?”“诶?”推推搡搡的两个人都停下来看他,目光中心的男人有些局促地抿了抿嘴唇,小心翼翼地露出个试图表示友善的微笑。

    女招待放开了孙翔,捧着脸看上去快要窒息了。


    夕阳黯淡的光晕渐渐消失在天际,天色变成一种混合了玫瑰红的深青色,像画布一般被涂涂抹抹,每一秒都在变化。

    孙翔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完全没有路可言的野地里,与小腿齐高的野草在两人行进间沙沙作响,不知是被草叶摇动的异响惊扰还是什么原因,除了他们细碎的脚步声之外四下静寂,虫鸣都低了下去。两个人已经默不作声地走了很远,孙翔被沉闷的气氛压得难受,快走两步赶上前面的人,大大咧咧地笑:“看你瘦巴巴的,还挺有力气的嘛!”

    一开始看起来像个花架子似的美男子,这一路走在坎坷不平的野地里却始终步履平稳均匀,只用左手提着酒桶和篮子,一点儿都不打晃,也听不出气喘。

    “漂亮先生”微微侧过头看了孙翔一眼,表情茫然又认真,像是思考了一下,过了几秒才应答:“……嗯……”

    “嗯个毛啊你,”孙翔皱着脸做出个夸张的表情,“还以为你能想出个什么来呢,能不能别问什么你都嗯嗯啊啊的,就不能多说两个字吗?”

    对方疑惑地看着他,似乎不太明白他在介意什么,可还是抬起眼睛向上看很努力地思考了几秒,又直视着他,腼腆地笑了一下:“那……谢谢?”

    孙翔彻底噎住了。

    他决定放弃跟这个家伙交流。

    于是他们又默默走了一段路,然后孙翔看到黑衣男人停了下来,站在几乎已经完全暗下来的天空之下,深深的荒草在他身周簌簌作响,他看起来像是在聆听风声。

    “到了吗?”孙翔兴奋而又警惕地问,让猎枪坚硬的枪托滑落进手心,他隐约感到了战斗临近的那种热血沸腾感,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活跃起来。

    领路的男人摇了摇头,犹疑地朝一个方向踏出几步,然后又转向另一个方向,远远地眺望,最后回过头来对着孙翔迟疑地说:“应该……附近……”

    孙翔已经听不进去他在说什么了,遗传了暗精灵天生的猎人直觉的他不再需要领路人,他已经能够确定,那个愚弄了他又从他手中逃脱的魔物就在此处。

    他屏住呼吸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慢慢地弓起了背,像是一只夜色中潜行的豹子。



————————————————————————

第四章写RPG小剧场写得自己莫名萌了起来,于是过来把前面的都添上~


系统提示:剧情人物“神秘的黑衣人”出现了!点击打开图鉴

系统提示:您的包裹满了,请扩充包裹

系统提示:您的包裹满了,请扩充包裹

系统提示:您的体力值已经回满

系统提示:您获得了 残破的魔萝叶片

系统提示:您接受了支线任务:溯源觅迹。请跟随剧情人物“神秘的黑衣人”。(本任务放弃无法重新接取)

系统提示:神秘的黑衣人 的好感度↑ 5points

系统提示:您获得了 “斗者意志”状态

系统提示:您发现了 野生的魔萝

评论 ( 5 )
热度 ( 46 )

© 罗睺丨冷凰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