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睺丨冷凰月

ID:冷凰月
主同人,偶有原创。光速爬墙症患者,文力复健中,半藏好可爱,源氏好可爱,他们都好可爱【喷泪】……永远的无节操allCP,欢迎来找我玩!
内涵物都转移到子博
子博客密码是柔哥的爸爸名字+二翔的爷爷名字【喂】的全拼哦~
连载的文都打了文名tag,可以搜索www

【全职高手】【周翔】此刻永生(04)

打戏真是又难写又写的很爽啊……明明大致结构都已经早就想好了,结果写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给翔翔加起了戏www

双枪真是时髦度超高的武器,可惜这次小周都没怎么动弹,下次让他酷炫起来!【够


————————————



    黑暗对他没有任何阻碍,孙翔清楚地看见高而密的野草在夜风吹拂下姿态优柔地摆动,而前方某处的草叶却微小地发着抖,只有叶尖儿还跟着风的节奏。他把猎枪上了膛,金属撞击的咔嗒声在静谧的夜色中清脆无比。就在这一瞬间他看到那片有异的草丛猛地一滞,他毫不犹豫地抬起枪口扣下了板机,同时大喊了一声:“那谁你赶紧跑!”

    “砰——!”

    包着鹿椒粉的子弹射出枪膛的一瞬间黑暗中掀起一阵腥风,比人的手臂还粗的长长黑影破土而出,带着被掀起的零落泥土劈头盖脸呼啸袭来。    

    孙翔敏捷地向后一跳闪过第一根照着他胸口抽来的藤条,余下的藤条在命中主干的子弹冲击之下发疯似的抽搐了几下,让孙翔得以从容避过。他又开了两枪,然后果断将猎枪塞回武装带,从背后抽出却邪,冰冷的矛刃划破夜色如同一道银亮的流星,在刺入魔萝肢体的瞬间又泛出令人目眩的血色。

    在魔萝体内炸开的鹿椒粉向四处喷射,被魔萝汁液污染的鹿椒粉从银蓝转为像要燃烧起来似的耀眼绿色,在黑暗的幕布中铺开,仿佛王国庆典上绚烂的烟花,洋洋洒洒地在空中定格一瞬,然后缓缓飘落。魔萝进攻的藤条搅乱鹿椒粉落下的轨迹扫出破损的线条,清晰可辨。 

    孙翔退了两步拉开一点距离之后便挥开却邪一个豪龙破军冲上,矛尖汇聚起的斗气像是逢魔之夜妖异的红月,边缘锋锐,即使只是被斗气扫到,魔萝的枝条也发出无声的哀嚎断裂开来,刺鼻的草汁味道弥漫在空气中。

    大地在沸腾,坚实的地面仿佛海浪一样波动,湿润的泥土像雨幕中的冰粒一样夹杂在漫天的草汁中。孙翔前进的身影好像最初在这片土地上开荒的人类先祖,但步伐却更加坚定,也更加迅猛,却邪的锋刃在他前方为他开辟道路,鲜红的光芒在夜色中无比耀眼。魔萝愤怒地驱使起全部的力量,此起彼伏的沉闷破土声中,粗细不一的藤条直直从地下刺出来,直指向天,密密麻麻,攀盘错节,瞬间让方圆一里地都变成一片密林。这错乱的景象只维持了一秒,然后那些带着短刺和锋利的叶子的藤条就疯了似的朝着中心的孙翔扑过来,如同千万条露出毒牙的凶恶蟒蛇。

    孙翔被藤条彻底包围,但他的目光从来没有离开魔萝那移动缓慢的巨大的根结,虽然还隐藏在地下,但那小丘一般隆起的地貌却暴露了它的所在。

    他嘿嘿笑了一声,对着四面八方抽刺而来、即将临体的藤条举起了手中的战矛:“斗破————山河!!!”

    轰隆一声巨响,随着爆破的斗气,从孙翔的脚下辐射而出的八条裂痕贯彻大地,然后撕裂了其上所有存在,魔物残损的藤条和刺鼻的汁液扬洒漫天,浇了孙翔一身。

    “呸呸呸”孙翔吐了两口满是苦涩的口水,来不及抹一下脸就眯着眼再度举起战矛:他盯住了,这回不是假的,这个该死的魔物的根团,虽然再度藏身地底,但他知道它在哪儿。

    却邪矛尖的斗气又一次凝聚起来,然而这次却似乎有些不同——却魔药水的药力已经完全消褪,从这一刻起孙翔只能靠自身的力量灌注于矛来战斗了。

    谁怕?孙翔咬着牙下了狠劲,斗气汇聚,反到比之前更加浓厚,那鲜红的颜色简直像是要熊熊燃烧起来。       

    来吧!他挑起矛尖,咬牙挤出几个字:“送、你、上、路!”

    鲜红的斗气升腾扭动,却邪仿佛活过来一般化为蛟龙,龙头勾起,先是微微向回一缩蓄力,接下来便是怒而跃出!蛟龙出海,那光芒瞬间堪比日出。却邪挟裹着凌厉的斗气向前咬去,蛟龙无声地向天怒吼,然后猛地扎进地下,时间停滞般的静寂后,地动山摇。

    魔萝残损的根团终于受不住攻击钻出地面,露出其下密密麻麻盘根错节又向四面八方伸展而出连进地底的根须,刚才那波及甚远的剧烈波动就是这些地下的根系抽搐躲避所致。根团微微旋转一下之后就被根系扯住难以行动,下一刻所有残存的根须便齐齐断裂,只留了一根粗长的主根将魔萝的藤条与地面连接起来,而这条生命线的中心就是那巨大丑陋的根团。

    自断根脉的魔萝更加灵活,藤条报复一样疯狂地胡乱舞动着,孙翔架起战矛护着自己,使出圆舞棍扫开前方来袭的藤条,向后连接跃出两步躲避。

    就在他正要挺起战矛再次酝酿大招时,背后忽有凶恶风声传来,他慌忙翻出一招落花掌把自己往旁边反推开来,身体也尽全力倾斜躲避,但那几乎化为风刃的凌厉之意却已经迫近,他脑后几乎能感到那种凉意。

    紧张到极点的一刻他反倒没有任何惧怕感。他无端端想起,似乎有人跟他说过,他总是太过在意身前是什么,而屡屡忽略身后。

    他那时是怎么回答的?已经想不起来了。

    ——但那又怎样?不管身前还是身后,只要阻拦他的东西,全部扫清就是了!千钧一发之时侧倒而下的孙翔左手撑到了地面,然后顺势一个翻身,以右脚为支点半立起身子,却邪就要向后挥出。拼着受重伤,他也会让敢偷袭他的家伙尝尝厉害!

    就在他转过身还未立稳的一瞬间,黑夜里爆起两朵星芒一般耀眼又细小的火光。孙翔看见划过夜空几乎同时落到近前的两颗子弹,后发而先至,一颗打断了魔萝藤条几乎要探到孙翔面上的尖端,溅开的汁液洒了孙翔满脸,穿透藤条的子弹又拐个巧妙的弯避开孙翔,从他身子上方掠过射到他身后去了;另一颗则击中藤条拖在后面从地面伸出的部分,生生绞断其支点。偌大一条藤条重重落到地上,而这时孙翔的左脚也才刚落地。

   危机解除, 孙翔来不及管别的,立刻迅捷地一个转身,眼睛刚捕捉到魔萝正在后退的根团的瞬间就把握住战机挥出了战矛。斗气尚未汇聚到顶点,就如同流星雨一般散落开来,然后星星点点拖着细长的彗尾、封堵上下左右,齐齐冲向那巨大的目标,在空中绘出百龙争流之态。

    “百龙流星打——爆!”

    刺入根团内部和还围在根团周边的星芒争先恐后地爆炸开来,一派热闹喜庆,简直如同新年庆典,而孙翔耗时10天的这次棘手任务终于随着魔萝根团的轰然倒地而画上句号。原本以为手到擒来的任务却花费他这么多时间和精力,甚至险些受伤,他不知该作何心情,总之还是不由得长长吁了一口气。

    刚才还随着爆炸声在空中癫痫似的抖动的藤条先后坠地,噼噼啪啪好像下了场藤条雨。孙翔握着却邪发烫的矛身转回身来,看向远远站在后面,手中双枪下垂指地,看起来正在犹豫些什么的黑衣人。

    “喂!你!”孙翔喊道,“你还挺厉害的嘛,没看出来啊!”

    那人正是孙翔刚才自从和魔萝交上手之后就抛在脑后的领路人,闻言腼腆地笑了笑,稍稍歪了下头像是有些困扰:“……谢……”

    对方本就不善言辞,却还不知为何自顾自沉默下去,这本该显得尴尬的气氛丝毫没影响到孙翔的好心情。他快活地朝着黑衣人大步走了几步,正要再说些什么,才看见更远一点的地方酒桶一路滚走的痕迹,满地都是蜜奶酒洒下的湿润印子,酒香被风吹过来,甜甜腻腻。

    “啊,”孙翔立刻意识到,黑衣人手持双枪,那之前手里提着的东西自然都扔开了,鱼和松饼不知如何,这一桶酒是完全毁了,“你的酒……我赔你一桶吧?”

    “不、不……”那人却睁圆了眼睛,跟孙翔差不多身高的大男人看起来竟有几分另类的可爱,他像是被烫到似的猛地收好双枪,匆匆忙从草地里翻捡回因为那扎眼的蝴蝶结而挺好找的篮子,也没看里面的东西是否完好,就摇着头后退了两步,“不……用,我、嗯……”

    男人看着完全没感觉不对、还随着他的后退下意识向前靠近的孙翔,狼狈地按着帽子微微躬身:“……再见。”然后就转身像是被什么东西追赶似的迅速逃离,黑风衣的下摆摇动着,在夜色中看起来仿佛融进了黑暗,没过一会儿就算是孙翔都看不清他的人影了。

    “搞什么,”孙翔被这人干脆利落的行动弄懵了,茫然地站在原地半晌,抽了抽鼻子才想起自己满身都是魔萝那半凝固之后非常恶心的汁液,不提视觉效果,味道就很够呛,“他洁癖还是怎么着,哦哦是洁癖吧,怪不得还那么蛋疼戴个手套。”

    刚处理掉猎物正志得意满的孙翔自以为找到了合理的解释,很是感慨地抹了一把脸:“哎,果然是个小白脸公子,都什么毛病,能打也没用啊。”

    他立刻又再次把这人从脑海里扫扫掉,兴高采烈地去解剖魔萝根团开战利品去了。

______________


这种“招式名一定要大喊出来才有威力”的设定我自己写着都不停笑场hhhhhh

总觉得自己像在写RPG故事,这个魔萝简直就是村外的野狗王级别的小boss嘛【等等    

系统提示:您发现了野生的 魔萝

系统提示:进入战斗!

系统提示:您的武器耐久下降,请尽快到奇货商人处修复

系统提示:您的武器耐久下降,请尽快到奇货商人处修复

系统提示:您的武器耐久下降,请尽快到奇货商人处修复

系统提示:剧情人物“神秘的黑衣人”向您发来临时组队邀请,是否接受? 

                       是                          是

系统提示:魔兽猎人 孙翔的队伍 击杀了 危害村庄的魔萝!得到EXP1000!

系统提示:神秘的黑衣人 的好感度↑ 5points

系统提示:神秘的黑衣人 退出了您的队伍

【等等为什么我写这个写的好嗨】【忍不住跑去给前三章也写了,因为这个是二翔主角的RPG所以二翔不在or睡着的时候没有~】


评论 ( 3 )
热度 ( 32 )

© 罗睺丨冷凰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