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睺丨冷凰月

ID:冷凰月
主同人,偶有原创。光速爬墙症患者,文力复健中,半藏好可爱,源氏好可爱,他们都好可爱【喷泪】……永远的无节操allCP,欢迎来找我玩!
内涵物都转移到子博
子博客密码是柔哥的爸爸名字+二翔的爷爷名字【喂】的全拼哦~
连载的文都打了文名tag,可以搜索www

【全职高手】【周翔】【全员】此刻永生(08)

那个,像我之前说的,考完司考之后我又开了大战!英雄研究生招生考试(什么鬼),目前是惨烈的彻底断网状态,所以好久没出现……今天有机会就把最近写的部分发上来了,剩下的就……咱们来年再见吧(其实也就只有一个多月啦【啧,这样一算心里好慌啊擦为毛今年研究生考试又提前了啊!名叫2015年招生考试却在2014年考你不觉得自己名不副实吗!】)
嗯,总之,我努力让小周和翔翔出现在同一章里了【够】
不要因为这样就不给我评论啊!快来治愈我好吗天使们!
顺便能给我求个福吗再过一个多星期司考查分啦啊啊啊啊啊啊啊

废话有点多,见谅,我现在可焦躁了你们懂
——————————————————



10月1日,叶修来到轮回城堡时候天还没黑,他刚犹豫了一下要不要等城堡的主人回来再敲门,就看见沉重的大门打开一条缝,光着脚吕泊远裹着块不知是披风还是窗帘的黑布,光着脚啪嗒啪嗒踩了一路的水脚印出现在门口。
“嗨叶神,”吕泊远不太有精神地打招呼,“水汽带来奇怪的味道,你最近的旅程很丰富嘛。”
“嗨小吕,”叶修露齿一笑,心情很好,“小江果然在这儿。”
“您是来找颂者的?”吕泊远有点儿意外,“——先进来再说吧。”
叶修侧身钻进门,背上披挂的各种零碎东西撞在门上稀里哗啦响。
吕泊远将叶修带到侧厅。满厅波光粼粼,精灵歌泉特有的七彩光泽映得空气都变得温柔又虚幻。
随着仿佛从人心底响起的歌声一般悦耳的水声响起,江波涛从水池中浮出,蓝灰的短发湿漉漉地贴在脸上,半透明的墨蓝耳鳍蝴蝶翅膀一样向两边展开,在流光溢彩的池水映照下,带着水珠的鳞片像是蓝宝石雕出来的。
“您找我?”海族部落的颂者冲叶修点点头,游过来靠在池边。
另一边吕泊远丢下湿淋淋的黑布,跳进一个只不过刚刚能容纳下他大缸里,只露出个脑袋,在叶修闻声望过来时满脸憋屈地撇了撇嘴。
叶修忍了忍,还是笑出声来:“这是怎么了?”
吕泊远悲愤地转过头去不说话,江波涛轻声替他解释:“泊远第一次离开母亲之海这么久,之前没注意,皮肤干了就随便进池子润润,结果太久没接触海水有点水盐失调,这两天都只好泡在那里了……是有点局促,不过小周一时只找到这个……再忍一两天就好啦,早说过叫你不用管我回家去的呀。”后面这一句是对着吕泊远说的。
吕泊远挥一下手,非常有责任心地说道:“怎么能丢下伤员一个人?就算你不是颂者我都不可能不管你啊。虽然队长这里很安全,但他又不能在白天看顾你,我还是很有必要留下的嘛!”
“你受伤了?”叶修低头问无奈摇着头的江波涛。其实他对此早有预感,毕竟对于海族来说,海水才是最舒适的选择,实在不行像那边的吕泊远一样泡在浓度适当的盐水里也可以。但精灵歌泉会被盐分污染,因此只能混在干净的淡水里,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没有哪个海族愿意长期泡在这种虽然看起来和听起来都是梦幻般美丽的液体中。
江波涛点点头,又笑了笑:“没什么大碍,已经快要痊愈了。”
叶修于是缓缓呼出一口气,盘腿在池边坐下,平视着江波涛那双海族特有的、洒满星星一样的蓝眼睛:“是这样的小江,这次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
“请说,”江波涛用手臂支起身子,“您是海族的朋友,我会尽我所能。”
“我要到碧风湾下面去,”叶修说,“海下面,现在我还不知道需要下到多深的地方,这个到时候要看情况。”
江波涛稍稍沉默一会儿,问道:“我可以问为什么吗?我知道您曾经在那里斩杀海龙,但为什么这次要到海下去?”
“唔,好吧……”叶修再次长长叹气,“这就是我选择你的原因,一个强大的向导,但更重要的是,会为我保密。”
“等等!”像株花盆里的马蹄莲似的栽在大水缸中的吕泊远突然叫起来,“听起来可不是什么好差事啊叶神!颂者的伤还没有好,我绝对不允许你带着他去冒险!”
叶修和江波涛都正想开口说什么的时候,侧厅门口传来第四个声音:“不许。”
城堡的主人像一阵黑雾似的卷了过来,在叶修和江波涛身旁现出形体,执拗地盯着他们,重复一遍:“不许。”
“呃……”叶修没想到周泽楷居然天还没黑就醒了,这一时打乱了他原本的游说思路。
倒是江波涛先微笑着开口安抚周泽楷:“没事的小周 我的伤已经基本痊愈了,只是做向导而已的话不会有问题的。叶修不但是帮助过海族的朋友,这次我疗伤的精灵歌泉也要承他的情,现在他专程找到这儿来……这个忙我不能不帮。”
周泽楷仍皱着眉头。叶修站起身来,直视着他漆黑的双眼,郑重地承诺:“我保证不会让小江陷入危险,一定给你完完好好地送回来!”
周泽楷看了看江波涛,又看了看叶修,抿唇沉思一会儿,终于点了头,但还没等叶修松口气,接着就又说道:“我也去。”
“还有……”他睁着一双干净到令人无法拒绝的黑眼睛看着有些错愕的叶修,“要解释。”
“还有?!”叶修头疼地喊了一声,然后才问,“解释什么?”
江波涛接过话头:“解释你刚才说的,需要我们保密的事情。”非常了解周泽楷的他根本没有试图劝什么,自动自觉地把“我”换成“我们”,向叶修传达了他的态度。
叶修还有些迟疑,江波涛已经撑着池边跃出水面,很是流畅地抖了抖身上的水珠,拿起旁边一袭柔软的灰色长袍穿上——比起在他多方教导之下才终于有了一点“在岸上人面前要把身体遮起来”的意识的吕泊远,经常往返于内陆与深海的江波涛显然切换得非常完美,他甚至还系了一根腰带呢!不过仔细一看却又有些不伦不类:为了让脆弱的鳍不受衣料摩擦,袍子在手肘处开了两个大口,背后更是呈“V”形长长拉开直到腰部,在脖子后面系一道丝绳权作固定,柔软的布料褶在腰间用蓝色腰带束住,看上去仿佛南部贵族小姐们之间时兴的露背裙。
叶修正想开口吐槽什么,就见江波涛转过身来仪态无懈可击地冲着门口一展手:“我们出去谈吧。”
“我就知道……”从周泽楷进来之后就被忽略的吕泊远泡在水缸里哼哼着,“我又被扔下了,配角没人权啊。”
“比起那个,为什么在我完全没发表意见的情况下你们就擅自决定了什么啊?”叶修抱怨道,但还是乖乖跟着两人走了出去。
吕泊远对着他们的背影愤然吐了个泡泡。

“我在想……”叶修有些惆怅地开口。
“你在想,要告诉我们多少才能让我们满意,”江波涛笑眯眯地抢答,“或者换句话说,在让我们满意的前提下,怎么才能尽可能地少透露一些。”
“……”叶修无力地抬眼看看他,叹一口气,“小江,你跟我说实话,你们海族的耳朵真的……没什么偷听人脑子的法子?”他指了指太阳穴,做个手势。
“您想什么呢,那种东西怎么可能真的存在啊,”江波涛笑着摇头,又意味不明地顿了一下,“我只是,嗯,比较……善解人意罢了。”
“我怎么觉得有点儿冷,”叶修咕哝着,“你这么一脸纯良地说这种话,真可怕。”
“哪里哪里,怎么比得上前辈们。”江波涛毫不含糊地“谦虚”道,然后眼疾口快地阻止了叶修继续岔开话题,“您真的不急么,我还以为您想今天晚上就能出发呢,毕竟我和小周都……不太方便长途赶路。”
对周泽楷非要掺合进来这事,叶修已经认命了,但关于此行,究竟该怎么说,说到什么程度,他确实有些为难。他本来想,江波涛只是带个路而已,除了目的地甚至可以什么都不知道,需要他保密的只是免不了可能看到的一些东西,而那些东西,叶修当然不会还专门解释给他听——江波涛也是个贴心人,不会没眼色地来问。
可周泽楷虽然是个老实的闷葫芦,较起真来却也固执得很,既然他说要解释,就不会让叶修随便糊弄过去。
叶修瞪着眼睛看着满脸乖觉一副“我准备好听你说故事了”的周泽楷,最终还是屈服了,艰难地择选出跟他前几天说给王杰希的那一套重点微妙不同的说辞:
“我想海族和血族这些年应该也都感觉到了吧,世界开始变得不一样了。并不是哪座城市繁华衰落、甚至不是哪个人类国家毁灭这种层次的改变,是更大范围,更高概念上的改变,而且很遗憾,是糟糕的那一种改变——整个世界正在越来越混乱和衰弱。”
江波涛和周泽楷交换了一个眼神,但没说什么,叶修便声线沉重地继续说了下去。
“强大的、甚至以前从来没见过的魔物出现在大陆的每个方向,包括过去曾经非常平静安全的地区;每个种族都在频繁地遭受不正常的灾祸。你们可能还没听说,树精灵今年已经决定再向北迁徙八十木特远,他们的领地只剩二十年前的四分之三,而那时候出生的新生精灵都还才只有杜杜草那么高呢。这样下去,等到这些孩子们成年,树精灵恐怕已经连一眼歌泉都保不住了。”
江波涛皱起眉:“海族也在收缩,海里有很多地方变得怪怪的,而且越来越多了……不过我们那儿倒是没有树精灵那么严重。”
“是的,海里的情况好一点,”叶修点头,“但可能很快就不是了。”
“你就是为了这个要下海是吗?”江波涛敏感地问,“你怎么能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叶修张嘴看起来想说些什么,然而又好像改了主意似的顿了顿,再开口时避重就轻地道:“唔……这是说起来还跟我有点关系……你们听说过‘世界之柱’吗?”
周泽楷茫然地摇了摇头,而江波涛显出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来,不过也没说什么,只是示意叶修继续讲。
“详细说呢那就说来话长了,况且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简单来说呢,字面意思,就是支撑这个世界的东西,”叶修做了个手势,表示他不会再进一步解释这个有点敷衍嫌疑的说法,“现在它们出了点问题。世界之柱——我猜它们其实不是物质的东西,而是更接近于某种能量体,所以它们会被能量所影响。过于强大的能量、太过靠近它们的能量,都会对它们产生某种我们不太明白的作用。在过去这些年里,这种作用恐怕更多是负面的,于是世界之柱被扭曲了,它们不再稳定地支撑世界,而是把这种扭曲投射回我们的世界。它们的能量在动荡和逸散,所以这些年里各族都不断有强大的人物出现,可即使有他们的努力,事情还是没有变好,反而更糟了——因为其他的生物,野兽和魔物也在变强。这些不正常强大的生物的活动导致的能量波动,反过来又进一步加剧了世界之柱的扭曲。甚至自然环境也在剧烈地变化,火山喷发,大地开裂,良田却产生毒素无法种植,所有能量丰沛的地方都出现异变,马人的星落山和树精灵的祝福之地就是例子。”
叶修停下来喘了口气,他觉得有些呼吸困难。那并不全因为他说得太急。得知真相之后那种沉重的压力又一次攫住了他,不管他怎么努力让自己保持乐观都无法摆脱它的追逐,它逼着他向前奔跑,而他甚至不知道目的地是哪里,他只是无法停下,因为——
“碧风湾下有什么,世界之柱吗?”江波涛突然问。
叶修猛地惊醒,下意识答道:“对,那儿有一个——应该有一个,只是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样子,我怕我们就算站在它面前都找不到它……不,这是最糟的情况,事情应该不至于坏到那个地步才对……毕竟那是很巨大的能量,就算没有实体,也应该能够感觉得到的。”叶修一遍遍否定着自己,情绪有些焦躁。
“……”一直没有出声的周泽楷这时忽然抬起头,仿佛透过城堡的石壁看着什么似的呆了两秒,然后笃定地说,“天黑了。”
夜晚的降临代表着血族活动时间开始,江波涛闻言露出一个尤其温和的笑容,不再询问什么,站起身来:“那么,我们出发吧。”
叶修反倒愣怔着像还想说什么似的张张嘴,随即也释然起身,裹好了披风,深呼吸一回,拾回了一贯的自信模样:“出发!”
这厢叶修带着一个血族一个海族,开始了无奈的曲折行程(仍然被栽在水缸里的吕泊远发出不甘的呼喊:“颂者您怎么能真的丢下我啊啊呜呜——”),而他们出发后的第二个晚上,夜色也同样降临在大陆的最东端。在山林中跋涉了一整天终于翻过最后一个山头的孙翔叉着腰喘了口气,正盘算着一鼓作气冲下山去再扎营休息,刚直起身就整个人愣在了那里。
沿着下山的方向极目望去,隐约可见的海岸线这侧正腾起冲天的火光和黑烟,而被火焰映红的黑暗海面上,一个巨大模糊影子正渐渐隐去。夜风从海的方向吹来,携裹着焦糊和血腥气,充满不祥意味。
“卧槽……”孙翔目瞪口呆地望着远方的灾难现场,喃喃道,“这特么什么鬼……”

评论 ( 3 )
热度 ( 8 )

© 罗睺丨冷凰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