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睺丨冷凰月

ID:冷凰月
主同人,偶有原创。光速爬墙症患者,文力复健中,半藏好可爱,源氏好可爱,他们都好可爱【喷泪】……永远的无节操allCP,欢迎来找我玩!
内涵物都转移到子博
子博客密码是柔哥的爸爸名字+二翔的爷爷名字【喂】的全拼哦~
连载的文都打了文名tag,可以搜索www

【伏八】言语所不能到达的(3)

    

No.3

    绷带一层层绕过去,一来一回周而复始,伏见盯着渐渐瘦下去的布卷,手里的动作机械地持续着,满目都是无意义的白,将狰狞的红色深深掩埋。

    “你要裹多厚啦!不是说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伏见默默一紧绷带末端准备打结,有意无意用了超过必要的力气,就听见嘴上还在喋喋不休逞强着的家伙“嗷”的一声痛呼。

    “猴子你干嘛!就不能轻点儿吗……嘶……”八田美咲呲牙咧嘴地抱怨着,像是想要挥拳头的样子,但却牵动了伤口,狼狈地倒抽了一口冷气。

    打好结,认真地检查无误之后伏见才抬起头,板着一张脸:“不是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吗。”

    “伤不重不代表不会痛啊!”有些底气不足地辩解着,八田扭开了头。

    充斥心中的是莫名的怒气,像是低温的岩浆在静默地泛滥,伏见伸出手一把按住美咲的肩膀,把他抵在了床头,耳畔是这个永远都不会让他省心的麻烦聚合体的叫喊,眼前却泛起了遮盖一切的刺目的红。

    讨厌,讨厌,讨厌这个颜色。

    那是火的颜色,是血的颜色,是狂躁得令人发疯的颜色。

    那些红色从美咲深色的衣服上慢慢晕开来,剪开被血粘在伤口上的布料时一瞬间嚣张地铺天盖地,凝结成他久久的梦魇。才不过几天后又从雪白的绷带里如同一朵妖异的花朵般骤然绽放。

    他感觉到手掌之下美咲锁骨下的纹身仿佛在发烫。

    纹身也是红色的,吠舞罗是红色的,周防尊是红色的,他给美咲的火焰是红色的。

    血是红色的。

    他恨所有红色的东西,尤其恨它们在美咲身上。

    他想对着八田美咲咆哮,如果你一定要在你身上涂满红色的话,如果你就这么不在乎的话,如果你非要一心一意飞蛾扑火的话——还不如————

    “猴子!”

    还不如什么?伏见猛然惊醒,发现自己在完全清醒的白天做起了噩梦。

    还不如什么?他咬噬着自己的心,叩问着。还不如什么?

    手指触到的皮肤滚烫,八田正因为伤口迸裂的缘故发着烧,在缠绕着绷带的肋部往上是并不单薄的胸膛,年轻的心脏在那里面快速的跳动着,仿佛可以这样跳动到地老天荒。

    “你到底怎么回事啊?我背上也很痛的好不好!”八田瞪着眼睛,好像是真的痛,额头上出了一层薄汗,呼吸也急促许多,“干嘛啊你……”

    抬起另一只手,手指轻轻搭在八田颈侧的血管上,被那一下下脉动震得全身的神经末梢都在发痛。伏见突然微笑起来,挨近脸,直直望进八田有些慌乱的双眼,压低了声音。

    “我吗?美咲觉得……我想干嘛呢……?”

    八田一怔,表情从吃痛的愤怒转为茫然,片刻之后突然睁大眼,仿佛猛然意识到伏见离自己太近了,向后一抬头,后脑勺不偏不倚撞上墙,短促地哀号一声之后慌张地眨着眼结结巴巴地开口:“喂、你、你别乱来啊——那个、我、不、你……我……”

    他突然抬起手来捂住了自己的嘴。

    伏见扬了扬眉毛,没有去管他,只是手指轻巧地滑到了八田的胸前,意有所指地轻笑:“童贞美咲,你以为我只会kiss吗……”

    “咦诶?”美咲从手指的间隙中发出了一声可笑的哼唧,眼神单纯又失措。伏见眼睛看着他的脸,却慢慢将头低了下去,渐渐地接近了那几乎完全没有伤痕的白皙胸膛。美咲仿佛是呆住了,整个人保持着捂着嘴的姿势,连眼睫毛都没动一下,只有胸膛在起起伏伏。

    太近了,伏见已经能够听见美咲的心脏在胸腔里砰砰作响,好像有无限的热量从身下这具身体里散发出来,熨得他脸颊发热。

    还不如——

    脑中突然又回荡起这阴魂不散的半句话,伏见顿在那里,片刻之后兴致缺缺地直起身子来。

    看见八田还是那副呆样子,他不禁来气,一把将那只捂着嘴的手拉下来,翻了个白眼:“笨蛋。”

    “……哈?”八田傻傻地发出一个无意义的拟声词,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当即不顾疼痛一拳挥了过来,当然力道是不痛不痒,“你、你又耍我?!太不像话了你你你你有你这样的吗!我……我还是伤员呢!你怎么这么讨人厌啊?”

    八田还在骂骂咧咧,伏见却直接站起身把他按平在床上,不由分说给他盖上被子。

    “既然还知道自己是伤员就给我好好养伤,再出去乱跑把伤口崩开我就不去捡你了,自生自灭吧你。”

    被子里面的小动物不平地闹腾了起来:“捡?捡?什么叫捡啊?明明我是自己走回来的!我又不是小猫小狗,你——”

    “闭嘴。”

    八田冲着他呲了一下牙。


    受了伤的人哪有平常那么活蹦乱跳,真的安静下来之后没过多久就睡着了,下巴埋在被子里,睡梦中不太安稳地动着身子,扯到伤口了就皱起眉头,本就有些蹙起的眉看起来倒有种忧郁气息。

    …………就这么又蒙混过去了吗?本来去给伤员倒热水,回来却见人已经迅速熟睡,伏见叹了口气。

    居然还能这么安心地睡着,这家伙还真是一点都……一点都怎样,一点都没察觉吗?伏见笑了笑,美咲有这么粗神经吗?他摇着头,却连这一点都无法确定了。

    既然当事人都完全不怕在睡着后被做些什么,是不是不要辜负他的期待比较好?伏见把水杯随手放在一边,试探性地俯下身。其实根本没必要小心翼翼,美咲睡着之后到底有多毫无知觉他是明白的,但却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八田的嘴唇温暖而干燥,感觉好像在初秋下午的阳光里晒过一样,伏见并不喜欢阳光,但这不一样。

    不一样么?一样的吧,阳光永远不会降临到我的身上。

    伏见站起身,结束了这个毫无感想的吻。

    没有任何感想,甚至连苦涩和懊恼都没有,只是一个无法改变任何事情的举动而已。

    他看向八田熟睡的脸,不知道在做着什么样的梦,能够看到眼皮下的眼球在转动,还有平常很难注意到的,浅色的睫毛,并不浓密的浅褐色睫毛让这个肆意张扬的小子看起来有点奇异的纤细。

    不是这个。

    伏见想,不是这个。


    我要的不是这个。


    携带终端的屏幕亮了起来。


评论

© 罗睺丨冷凰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