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睺丨冷凰月

ID:冷凰月
主同人,偶有原创。光速爬墙症患者,文力复健中,半藏好可爱,源氏好可爱,他们都好可爱【喷泪】……永远的无节操allCP,欢迎来找我玩!
内涵物都转移到子博
子博客密码是柔哥的爸爸名字+二翔的爷爷名字【喂】的全拼哦~
连载的文都打了文名tag,可以搜索www

【伏八】言语所不能到达的(5)

  

No.05        

    他感觉到背上一阵喷溅的滚烫。

    那是美咲的血,他不知为何在一瞬间这样笃定。

    于是他一下子想起这是什么时候,眼前晃动的都是嘲笑的蓝色。

    为什么我这样无力?为什么美咲还把他的后背交给我?为什么他什么都不明白?为什么他永远都不明白?无来由的怒意充满他的内心,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对什么东西生气。

    他大喊着,然后发现如今只剩下自己一个人,面对着强大到让他嫉妒的敌人。

    美咲呢?美咲呢?他慌乱地四下寻找,敌人大笑着在他身上留下一处处伤口他也不管不顾。

    在他支撑不住而就要倒下的那一瞬间,有一只手伸过来拉住了他,带着他向前跑去。

    是谁?是美咲吗?他努力向前看去,却只看到一片刺目的光芒,他正顺着一条耀眼的路向明亮到只剩白色的终点奔跑而去,拉着他跑的那个人整个身体都融化在光芒中,只有那只有力的手,既熟悉又陌生。

    这条路仿佛永远跑不到头,他发现自己越跑越吃力,拉住那只手也变得越来越困难,直到自己的手从那只手中滑脱,他才猛然意识到,自己居然回到了8、9岁的模样。

    一旦没有了那只手的引导,看不清路面的路一下子变得崎岖不平,他跌跌撞撞地向前跑着,试图追上正在完全溶进光芒中的那个人。

    小孩子的腿实在太短,就算跑得肺都要烧起来,那片从开始就没有接近过半分的光芒还是一点点的离他远去了,而追逐着光芒的那个人也越来越远。

    他突然被巨大的恐惧所淹没,他宁愿死在刚才的战斗中,也不想被一个人丢在这片光芒中。而他回头去看,也只看到和前方一样的明亮光线,来时的路已经找不到了。

    “不要————”他终于哭喊了出来,没有到变声期的童声尖利到让他自己都憎恨,“不要丢下我,美咲————!”

    四周的光芒在他喊出声的时候闪了闪,然后变得更加明亮起来,前路却在这光芒中暗淡了下来,能够勉强看得清轮廓。

    站在那里的,是美咲没错,一定是美咲,他绝不会认错。

    那是比他现在大很多的美咲,他从没试过用仰望的角度去看这个人,逆着光的背影拉出长长的影子,白色的上衣几乎和光线融为一体,而橘红的发梢和腰间红色的外套被照得好像半透明,微微的摆动像是正在燃烧的火焰。

    “美咲————”美咲,别丢下我,回过头来,看着我,拉住我,救救我——

    ————■■我

    他眼睁睁看着八田美咲缓慢地回过头来,露出来的半张脸上表情模糊不清。

    “…………”


    伏见在黑暗中张开双眼,一时眼前竟然还残留着那刺目的光芒。

    他坐起身,沉默了半晌之后嗤笑一声。

    事到如今,怎么还会做这样荒谬的梦?

    从床头柜上摸过眼镜戴上,他却忍不住回忆梦境的最终八田美咲所说的那句话,努力地思索了很久之后懊恼地发现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算了,反正都只是一个梦而已。

    他望了望窗外深沉的夜色,再次躺下。

    后半夜都是无梦好眠。

    


    推开门的时候伏见突然被一种微妙的感觉攫住,一瞬间恍然仿佛记起了消散在光芒中的那句话,但还没等他去读上一遍,赤红的火焰就席卷了他的视野,把那隐约的回到梦中的幻觉打碎。

    他伸出手,准确地在一片火红色之中握住了火焰的源头,八田美咲的手臂。

    蓝色的火焰像一把利剑斩开了红色的火幕,然后熊熊燃烧起来,把不稳定地跳动着的红色火焰压制下去。

    

    好像太阳一样。

    伏见低头看着那双像主人的火焰一样跳动着的明亮燃烧的金色眼瞳,蓝色的火焰映照在里面就仿佛被吞噬的天空。

    他握着八田的手腕,就像握住了一团火。

    想要跪下来膜拜,想亲吻他的每一根手指和头发,想把自己的整个灵魂都献上祭坛,想挖出那两轮太阳抱在怀中,想扼住他的喉咙,想用手指撕开他的皮肤,想触碰他的每一根神经和血管,想捧着他跳动的心脏藏进地底,想把自己每一根隐隐作痛的骨头都凿碎,然后和他的残骸混合到一起,才能停止那些从身体内部传来的瘙痒。

    伏见眨了眨眼睛,放开了美咲,不轻不重地将他推回狱室的床上,然后才淡淡开口:“今天又更弱了。”

    “放我出去。”八田坐在床上,重复着每天的固定台词,只是每一天那沉积在眼底的愤怒都在变得更加阴沉和压抑。

    伏见撇了撇嘴,抱着手臂靠在墙上。

    “你这样关着我又有什么意义!”

    “那你就算出去了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

    伏见默默注视着语塞的美咲。这个人现在显得这么小。这么小,完全和梦中不同。

    没错,他一直比美咲高,这几年长高了不少就更明显,而且现在他站着,美咲坐着。这实在再正常不过,这才是正确的。梦么,所谓梦,不就是假的东西吗?

    他摇了摇头,决定彻底忘掉这个纠缠不休的梦。

    美咲突然一拳挥出,赤色的火焰缭绕在他拳上,欢欣地舞动。然而原本可以熔断钢铁的火焰却只是在墙上腾起几朵无力的火花之后就消散不见。

    伏见眼睁睁地看着美咲露出一个扭曲的近乎于悲伤的表情,这不应该属于美咲的表情几乎吓到了伏见。然后美咲又是一拳打到了墙上,这次没有火焰,只有沉闷的撞击声,美咲咆哮了起来:“你根本不懂!”

    纹身在痒,伏见没有去抓,冷冷地勾起个嘲讽的笑容:“是啊,白痴的想法我永远搞不懂。”

    “你混蛋——”

    “这么多年了你骂人的话来回就会这么几句,”伏见懒洋洋地挥着手,突然猛地倾身过去,抓住正要反驳的八田的头发将他的脸拉得仰起来,一字一句狠狠地说着,“八田美咲你听着,周防尊完了,吠舞罗完了,你们那些乌合之众都他妈的完了!够清楚了吗?”

    话说出口,却是一阵空虚。那一张张生动无比的脸突然在他脑海中浮现出来,活生生的人类的存在的痕迹,而他几乎能看见那些闪动着红色火焰的身影走向他们盛大的死亡。这想法简直像一根刺,他明明应该感到快意,却又被那根该死的刺扎在心头,呼吸都在痛。他收紧了手指,感觉到八田的头发在他指缝中绷紧,然后断裂。

    八田像一头小狮子一样愤怒地挣脱开他的手,瞪着他的眼神简直能把他烧穿:“胡说八道!尊哥不会有事的!他肯定会没事的!”

    “……好,他会没事的……那你急着还出去干什么?”伏见深吸一口气,那隐隐作痛的部分一下子变成无法忍受的狂躁,心里简直想把八田话里那个刺耳的名字揉成一团扔到地上踩上一万遍,却是咬着牙笑了一声,顺着八田的话意反问。

    窒息一样的沉默。

    就算是再崇拜,也无法抹消那个人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已经支离破碎的事实,而比那把摇摇欲坠的剑更直接的,是手中那来自赤之王的力量的日渐衰弱。过度乐观和自欺欺人也是有限度的,从十束多多良死去的那一刻开始,周防尊的崩坏态势几乎是肉眼可见的,谁都清楚,却谁都没有办法。

    八田脸色略显苍白地低下头去,伏见忍不住注意到八田并不平顺的头发刚才被他抓过之后更加是四处乱翘,头顶的一小撮几乎是直直地朝上立着。他抿住嘴,压下心中莫名的焦躁感,试图去看其他地方,比如八田握紧的双拳,然而没过一会儿目光就又转了回来。那撮乱发还在那里简直像是在挑战他的强迫症一样耀武扬威地竖立着。

    伏见“啧”了一声,一伸手把那撮橘红的发簇按了下去。

    


评论

© 罗睺丨冷凰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