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睺丨冷凰月

ID:冷凰月
主同人,偶有原创。光速爬墙症患者,文力复健中,半藏好可爱,源氏好可爱,他们都好可爱【喷泪】……永远的无节操allCP,欢迎来找我玩!
内涵物都转移到子博
子博客密码是柔哥的爸爸名字+二翔的爷爷名字【喂】的全拼哦~
连载的文都打了文名tag,可以搜索www

【伏八】成为日常的清晨(心猿意美情人节活动文)

    

    伏见猿比古醒来的时候有几秒以为现在还是晚上。

    然后他发现了令他产生这种错觉的那个原因:窗外正传来规律的微弱沙沙声,初春的雨总是这么细细弱弱的。这种微弱的雨声总是会让人觉得仿佛正是黑沉的夜晚,然而透过窗帘的缝隙能看见灰蒙蒙的天空,虽然光线昏暗,但的确已经是清晨了。

    阴暗的天色让伏见又困倦起来,原本他也就不是什么能靠生物钟就准点起床的人种。

    而就在他转头打算重新埋进枕头里时,没有戴眼镜而模糊的视野中漏进了一点温暖的颜色,他眨了眨眼睛——那是八田美咲的头发。

    他一下子就精神了。

    八田美咲仰面睡着,右手伸出被子来,把靠右侧的被子都拢在胸前,一整个肩膀都露在外面,上面还落着昨晚伏见在那里留下的齿痕。

    伏见忍不住微笑了起来。

    他微微支起身体,为了看清楚八田的脸而向那边倾斜过上半身,微凉的空气粘在他的后背上,让他更加鲜明地感受到来自于八田的气息的温暖。八田半张着嘴,伴随着呼吸声嘴唇轻微地开合着,枕头被他蹭得歪了,垫在脖子下,他的头也就向着旁边歪歪地仰了过去,侧颈的线条拉得直直的,在下颌处温润地拐了个弯,滑过下巴的边缘。

    伏见的视线也就在那里来回一转,最后落到了八田的嘴唇上。

    八田的嘴唇比伏见的厚一点,泛着干燥的浅粉色,唇纹清晰可见。据说唇纹明显的人性格暴躁,伏见突然想起这么一回事,嗤地笑了一声。

    美咲还睡的很熟,伏见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就开始觉得无聊,伸手去捏他的鼻子。美咲的呼吸很快粗重起来,但仍然没有要醒的意思,只是嘴张得更开了一点,气流擦过喉头的声音规律而微哑。

    雨还在下,沙沙声和美咲的呼吸声混在一起,白噪音一般的细微声响连绵不绝,引得人昏昏沉沉。

    伏见缓慢地眨了眨眼,低下头去,吻住了美咲的嘴。

    他轻轻地、一遍遍地舔咬着美咲干燥微刺的双唇,然后在美咲模糊的哼哼声中侧过头彻底堵住了他的嘴。美咲的口腔一如既往的灼热。他热切地吮吸翻搅着,还陷在睡梦中的美咲反应迟钝地动了几下舌头,从喉咙里挤出意义不明的呻吟。

    虽然伏见已经放开了捏着美咲鼻子的手,但似乎刚刚习惯改用嘴呼吸的美咲一时间调换不过来的样子,没过一会儿就开始因为缺氧而挣扎了起来。伏见按住八田胡乱挥舞的手,愉悦地看着他紧皱起眉头左右拧扭的样子,小心地更多侧过一点脸免得被美咲的鼻子撞到。

    无用的挣扎持续了将近十秒钟之后,八田美咲终于不情愿地来回眨了几下眼,慢慢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琥珀色的眸子还带着未散去的睡意,朦朦胧胧地望着伏见的头发和天花板,美咲不舒服地唔恩了几声,然后猛地睁大了眼睛,迟钝地反应过来现在是什么状况。

      “唔!咳——恩——!!!”发现双手被抓住,美咲用力甩了一下头从伏见唇下逃离,急匆匆地呼吸几下,然后涨红了脸怒道,“猴子你干什么!”

      伏见一点都不介意他的恶劣口气,理所当然地回答着:“早安吻啊,情侣之间不是很正常的嘛。”

     “早安——不对、不,我是说,早安吻不是这样的吧!”美咲语无伦次地说着,耳朵却慢慢红了起来,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关键词触到了他的羞耻点,“等、不……重点不是这个吧!我和你什么时候成了情、情、情——”

    看着结巴了半天还是没办法顺畅说出那个词的美咲,伏见半真半假地叹了口气,放下手摸了摸美咲肩头的齿痕,无奈地问:“不然你以为我们是什么?都做过这种事了——”

    “呀啊————————”美咲愣了一下之后就立刻明白了他说的是什么,瞬间炸毛,终于自由了的右手随手一捞拉过伏见的枕头就朝着伏见的脸扔了过去——当然,软绵绵的枕头没有多大杀伤力,最后还弹回了他自己的脸上。

    “明明不是第一次了还这么……美咲你是打算当一辈子精神童贞吗?”伏见摸着鼻子,虽然枕头很软但还是有被打到,他不由得庆幸起来没有戴着眼镜。

    “闭嘴闭嘴闭嘴臭猴子!杀了你——”美咲咬牙切齿地跳起来,左右张望了下寻找着趁手的武器,伏见看他目光落到床头的闹钟上时立刻危机感爆棚地朝旁边一扑,刚卧倒就听见风声擦过头顶,金属闹钟砸在墙壁上咔锵一声响。

    好……好险……被这东西砸实了可不是闹着玩的。伏见默默冒出了冷汗:“谋杀亲夫是很糟糕的啊misaki,你……”

   美咲一脚踹到他背上,几节脊椎骨发出抱怨的哀鸣,伴随着精神童贞咬牙切齿的怒骂:“谋你妹的亲——!!!”

    这样的美咲也超级可爱呢,伏见自顾自地感慨着,然后眼睛瞄到另一边的床头柜上放着的终端,突然想起了什么事。

    雨好像渐渐要停了,室内的光线明亮了起来,伏见趴在床上,抬头就看见美咲光裸的小腿,想都没想直接一把拉住脚踝往自己这边一拖。美咲猝不及防地尖叫着,再度摔进被子堆里,然后被扑上来的伏见压得咕唔一声。

    “好沉啊你!走开!走开!”

    “美咲……”

    “——干嘛?”

    “Happy Valentine's Day。

    “哈啊?!什么玩意儿?”

    “笨蛋这一点也很可爱呢,MI~SA~KI~~~”

    “不要用那种恶心的声音叫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在摸哪里臭猴子——等、喂、现在是早上了……等、诶?唔恩……?!!!” 

    


    “所以说……伏见君今天请假了?”加茂挑了挑眉毛,颇为怀疑地追问了一句。

    秋山摊开手:“副长说的,应该是没错了。”

    “真稀奇啊,虽然伏见君总是一副对工作不怎么上心的样子,不过倒是从来没旷工过呢。”加茂对这个简短的根本算不上解释的解释不怎么满意,但也知道不可能得到更多讯息了,撇着嘴转身离开。

   “虽然伏见君不在,我们的工作还是要做的嘛!可别让伏见君回来看笑话了。”日高元气满满地给同事们打着气,却没得到多少积极的响应,一想到有人在休息而自己还要工作,人总是会多多少少有些怠工情绪。挠着头有些无奈的日高突然想到了什么,哎呀一声:“说起来,今天好像是情人节嘛?”

    正准备各自散开去工作的众人的动作都停滞了,只有道明寺还呆头呆脑地问:“那又怎么了?”

    沉默好像因为他的缘故多延续了几秒,然后道明寺在一片严峻的目光中无辜地眨了眨眼。

    “诶?诶?诶?诶?难道是……?不会吧……”似乎从众人的眼中读出了什么,道明寺迟钝地发出一连串愚蠢的语气词,然后突然哇地一声大哭着奔跑了出去,“现充什么的,最讨厌了!!!!!”

    大家震惊地目送着他远去,然后听到身后传来女性凛冽又爽朗的声音:“今年的义理巧克力,见者有份哦~”

    傻瓜会有类似于动物的危机直觉之类的说法,难道是真的吗?众人僵硬地回过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大摞包装看起来无可挑剔的巧克力盒子。

    “我、我、我……我去找一下道明寺!”秋山率先无耻地做了逃兵。

     叛徒!等一下我们啊——

    说起来的话,伏见君才是,最大的叛徒吧!


    雨已经完全停了,正被属下全心全意地怨恨着的伏见猿比古,今天第二次被枕头抽到脸上,心情愉快,诚心诚意地感谢着不知何方的神明。

    “情人节快乐,MISAKI~”


评论

© 罗睺丨冷凰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