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睺丨冷凰月

ID:冷凰月
主同人,偶有原创。光速爬墙症患者,文力复健中,半藏好可爱,源氏好可爱,他们都好可爱【喷泪】……永远的无节操allCP,欢迎来找我玩!
内涵物都转移到子博
子博客密码是柔哥的爸爸名字+二翔的爷爷名字【喂】的全拼哦~
连载的文都打了文名tag,可以搜索www

【伏八】言语所不能到达的(7)【完】

  (因为你们懂得的原因6我藏起来了 →http://shenmidedifang.lofter.com

No.07

    醒来以后伏见躺在那里望着天花板,很久以后才注意到自己似乎看不太清楚,于是坐起身来,翻找着眼镜。

    然后是散乱的衣服,还好没有怎么弄脏。

    穿好衣服之后他没有整理头发,坐在床上,任由思绪东一头西一头的乱撞着。

    他想起椎名安娜穿着新衣服从楼上走下来,羞涩地躲在十束多多良的身后,眼睛扑闪闪看着周防尊,一句话都不说却从每一根头发丝都透露出想要称赞的意思来,尊“恩”了一声,她就开开心心地跑了过去,爬上沙发挤在尊的身边。然后又想起八田美咲第一次拉着他去玩街机的时候,从少年紧挨着的身上传出的热度,还有那些嘈杂的机器音效和硬币咣当当的声音。接着又想起美咲和镰本打闹,撞坏了吠舞罗酒吧窗框的包边,出云在吧台后面阴森森地压低声音咆哮的样子。然后是淡岛把宗像礼司拼了三分之一的拼图搅成一团勒令他立刻去工作时那女武神一样凛然的侧脸。顺着这根线他又想起八田趴在桌子上睡觉时脸颊总是看起来软软的很好戳的样子,但终究他没有上去戳过。接着是美咲偷偷把牛奶塞给他时候以为谁都没注意到他的那种可笑的笨拙模样,还有美咲踮着脚一把揽住他的肩嬉皮笑脸地把他往下拉的样子,美咲…………

    还有……还有什么呢?翻来覆去地把过去的五六年生活都闪回了个彻底之后,伏见吁了一口气,呆然坐在那里,不再动了。

    携带终端嘀嘀嘀地响了起来,是队里的侦察报告,一个红点在某个边缘街区闪动着。他盯着它看了几秒,把携带终端塞了回去。

    他不得不回到现实,周防尊的力量在最后爆发,而八田美咲……他站起身。

    太阳的金乌已经飞走了。


    阳光永远不会降临到我的身上。


    他不紧不慢地跟着地图走着,红点有了细微的移动,但总的方向没变。

    飞鸟应该拥有自由是吗?但我也许不应该放他从笼子里出去,愚蠢的鸟只会撞断自己的脖子。

    不,我应该这样想,从一开始我就不是驯鸟人,他不属于我。

    不,不对,他曾经属于我,这不对,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伏见并没有认真在思索,他发现自己在加快脚步。

    携带终端响了,青王在那端下达命令,似乎信号有点问题,声音些许失真:“全员注意,立刻赶到标定点!立刻赶到标定点!不要集合,各自以最快速度赶到标定点!”

    淡岛接过了话头,事实上一般而言由她来发出集合通告才是常态:“全员拔刀允许,赤王的剑很可能在市内坠落,septer4全员注意做好善后准备,救助民众————室长!回来室长!!!”

    通讯在一阵爆炸声里切断了,伏见转头望向地图标定的地点方向,隐约能看到赤红的颜色在天空中铺了开来。

    他刚想迈步飞奔过去,却发现身体已经比意识早一步做出了决定。他从来没有跑得这么快过,就算用上火焰的力量也还不满足,肺部几乎要被快速进出的空气割裂。

    真是的,到最后不还是这样?我到底在做什么呢?他大口大口喘着气,脑子里还在想些不着边际的事情。

    越是接近,地面传来的震动就越明显和频繁,抬头已经能看得到赤王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那已经不能被称为“剑”了,整个剑身已经断成了五六截,小的碎块正在向外逸散,每一波力量的爆发都会带走这把残破的剑更多的部分,眼看着要不了多久这王权的象征就会彻底化为碎片——但在那之前它会先坠落。

    他也看到了青王的剑,但在他抵达之前那剑就已经消失了,直觉地感到了不妙,本能的恐惧告诉他向后退快逃,他却往前拼命地跑了过去。

    美咲,美咲,美咲,美咲,美咲。

    还没有踏进街区,巨大的能量波动就横扫了过来,将他远远吹飞出去,然后才是最中心的爆炸声穿了过来,火焰就像是决堤的洪水从那里放射性地向四周喷涌了出去,没等火流逼近到眼前空气就烫得能闻到头发烧焦的味道。伏见用蓝色火焰保护住自己,疯狂地四下张望着。

    王的力量几乎推平了他眼前的一切,他看见相差不多的另一个方向有个小小的身影摇晃着站了起来,然后不顾能量暴走的危险燃起微薄的红色火焰,向外奔去。

    就算相隔这么远他也能一眼就确认,那个背影就如同前晚的梦一样,模糊又鲜明。

    他追了上去,却没注意到真正的爆炸其实才要开始,王的力量在刚才一轮之后已经耗尽,再也无法支撑达摩克利斯之剑。

    破碎的巨剑从天空中坠落,看起来好像速度很缓慢,却只是太过庞大而带来的视觉错觉,转眼之间剑尖已经逼近了地面,比刚才更加强横的气流疯狂地向外席卷而来,直接把伏见撞到了一栋大楼里。这里也不安全,伏见立刻就从破碎的窗子冲了出去,还没等落地就听到背后传来剑体真正触地的声响,然后是可怕到他都不敢回头去看的热度。

    连绵的爆发还在继续,他却管不了那么多,向着最后一眼看到八田美咲的方向冲了过去。

    

    在最猛烈的爆炸的边缘,伏见在坍塌的瓦砾堆中找到了八田,他身边是昏迷的安娜,看起来外伤并不太严重,而八田几乎已经找不出没有被血染过的地方。

    伏见跪了下来,连止血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甚至都不敢去移动压在八田腿上的东西,只是将他的头轻轻扶了起来。

    “啊…………”八田在他轻轻的碰触之下睁开了眼,没过一秒钟就又无力地闭上了眼睛,声音轻得像是梦呓,“猴子你来了……”

    什么?这算什么?伏见颤抖着手。这种简直好像在天台上等着我一起吃午饭的口气算怎么回事?难道就没有别的什么要说的吗!比如……比如什么呢?他咬住嘴唇,眼睛干涩得发痛。

    美咲的胸膛微微起伏了几下之后就几乎再看不到有移动,在伏见就要以为生命已经从这具身体中流逝的时候,却见美咲又张开了双眼,金色的眸子光华流转,莹莹如同流动的日冕。

    这双眼睛无论如何都不像一个重伤濒死的人,那里面的生命力简直还能再燃烧一百年。

    “猴子……”这一次美咲的咬字变清晰了,伏见凑过耳去听他要说什么,却只听到一句撒娇一般的“我好冷……”。

    真的很冷。伏见手指接触到的皮肤都冰冷的像是压住美咲腿的那块石头,好像所有那些火焰一样的热量都随着周防尊给予的火焰的消失而从这具身体里溜掉了。

    伏见脱下自己的外套,把沾满灰尘和鲜血的蓝色衣服盖到了美咲身上,暂时遮掉了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口。

    “猴子……你……”美咲的手指从外套边缘露出来,微微颤动着,像是想要抬起来的样子。伏见伸手抓住,那手也是一样的冰凉,甚至比伏见的手都冷。伏见眨着眼,想把那股讨厌的干涩从眼睛里眨出去。

    美咲的手指在伏见掌心弯了弯,嘴角稍稍动了一下,然后就再没有了动作。

    伏见等着,等着,等着,而那双一直没有闭上的金色眼睛,渐渐失去了光泽。

    他抱紧了手中被自己的外套所覆盖的物体。

    好吧,这一回他属于我了。


    直升机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我想要的是这个吗?

    伏见猿比古听见空气擦过自己喉头发出虚假的笑声。

    


评论 ( 1 )
热度 ( 1 )

© 罗睺丨冷凰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