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睺丨冷凰月

ID:冷凰月
主同人,偶有原创。光速爬墙症患者,文力复健中,半藏好可爱,源氏好可爱,他们都好可爱【喷泪】……永远的无节操allCP,欢迎来找我玩!
内涵物都转移到子博
子博客密码是柔哥的爸爸名字+二翔的爷爷名字【喂】的全拼哦~
连载的文都打了文名tag,可以搜索www

【全职高手】【周翔】【全员】此刻永生(09)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虽然只是放成绩之前短暂的垂死挣扎……

说好这章一定让周翔再见面的,我说到做到!【你已经跳票好几次了好吗

我可是终于让他们互通姓名了哦好大的进步!【真的够了

来嘛英雄!

——————————————

    叶修把时间卡的十分精准,带着两个累赘昼伏夜出地绕了些远路,恰恰在10月6日凌晨进入了大陆东端的山区。借着山谷中遮天的密林,叶修三人在太阳升起后又赶了一段路,然而日近正午,他们终于还是不得不停下来休息。

    周泽楷寻了一处最荫蔽的地方坐下,看着叶修从口袋里翻出一张金色的方纸,汇聚念力在上面写了些什么之后双手一合,再张开便有只活灵活现的金色小鸟飞出来,最初还有些纸鹤的形状,扑扇几下翅膀在空中飞了一圈后便是羽爪齐全,然后爆出一团明亮的火花消失了。

    叶修抬头看看眼神好奇的周泽楷,笑着点起一支烟:“好玩吗?方锐教我的小把戏,问问小孙那头怎样了。”

    江波涛打开水壶用盐水抹着干燥发蔫的鳍和腮,眯着眼怀疑地问:“小孙?”

    “孙翔。”叶修叼着烟舒舒服服靠在树干上,无辜地面对着一脸“他怎么搅进这事儿来的叶修你到底瞒了多少事情没说”的江波涛和满脸“咦……啊……诶……”的放空表情的周泽楷,慢条斯理地解释,“之前我收到消息说碧风湾又有海龙在活动。扭曲的世界之柱造就变异生物,而强大的变异生物在世界之柱周边活动又进一步地加速了它的崩溃,这是个恶性循环,越早切断越好。况且有海龙在对我们的行动来说也是个不确定因素,所以我委托小孙去提前解决一下。”

    “为什么你不自己处理?”江波涛并没有被简单打发,“你不是需要保密吗?”

    叶修耸耸肩:“没时间呗——好吧我也的确有点儿不方便动手,这个有机会再说。总之如果顺利的话我们明天到地方跟小孙结个账就完事儿,他也不会掺进我们这边来,自然不影响保密。”

    周泽楷为着他那个“不方便动手”的言论皱起眉,看向江波涛,而江波涛对他安抚性地笑了笑,并没有再逼问叶修。

    三人于是各自吃过东西去休息。又过了一会儿,正当周泽楷已经进入浅眠之时,一声轻微的劈啪声惊醒了他。他睁开眼,看见叶修沉着脸拆开手中隐隐有血迹的金色纸鹤,然后就皱起眉头。

    “怎么了?”江波涛问。

    叶修把方纸递给他们——叶修小字写下的几行询问被三个血字覆盖:村子见。

    叶修收回方纸,折起来塞进怀里,盯着手指沾上的一点血色叹了口气:“好吧,看来是不太顺利。”

    周泽楷闻出了半暗精灵那特殊的血的味道,有些忧虑,而叶修拍拍手正色道:“抓紧休息,我们得提早出发,今晚到海边跟小孙碰头。”

    

    真的全速行进的话几人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周泽楷带着最慢的江波涛轻松跟上叶修,到达碧风湾时还不到半夜。月亮接近全满,银色的光辉洒在海面上,仿佛满天星星坠落在里面。明亮的月光之下,他们很容易就找到了孙翔所说的村子——或者说,村子的残骸。

    这是个非常小的渔村,大概只有十多户人家,船板搭成的低矮房屋半数焦黑,搭在屋外的渔网几乎全部都被烧毁,原本应当泊在浅滩上的小船们破破烂烂地散布在岸边,有一只甚至在村中央摔得稀巴烂。

    周泽楷像一团雾气似的轻飘飘掠过村子,从头到尾迅速打个转又回来,站在村口,对叶修摇了摇头。这里已经没有一个活人了。

    “小孙呢?”叶修有些焦躁地踱步,“这儿到底发生什么了?”

    到了海边就是江波涛的天地,他走进海中,顺着海浪回卷的方向游到较深的海水中,从海水和被海所联系起来的同族那里获取信息。片刻之后他浮出水面,湿漉漉地说:“是海龙,有强大的气息从海里来,又原路返回。这里气味太乱了,我没找到那个半暗精灵的痕迹。”

    叶修点了点头,而周泽楷就在江波涛潜入水下的那一小会儿,已经顺着村子边缘走出去了一段路。江波涛意识到他可能是发现了什么。毕竟论起对血液气味的敏感度,不管作为血族还是夜魔,周泽楷都比海族更强些。

    周泽楷一直走到离村子和海边都足有半里多的地方,四处看看,然后弯下腰盯着自己的脚下,一直像影子似的与地面相接却并不承重的双脚突然踏实,在柔软的沙滩上留下一双脚印,又踩了踩。

    “谁踩我?”平坦的沙地突然爆开,一个人影像尾跳出水面的矫健龙鱼般伴随着乱砂从地下一跃而起,暗金的短发在月光中看上去和飞溅的细纱同色,仿佛那些亮晶晶的小颗粒是从他发间生出的星星一般。然而喊完这一声他就狼狈地忙着呸呸呸突出嘴里的沙子,气质全无。

    “咦,怎么是你?”孙翔在一战矛捅过来之前及时地认出了打扰他睡眠的这个黑衣人,月光之下那白玉似的容颜甚至比上次见时更加引人沉沦,让他不由自主地晃了下神,磕巴了几声才想起自己还不知道怎么称呼对方,“呃……那个……啊对,你叫什么来着?”

    周泽楷还呆呆的没来得及说什么,叶修就已经从后面走过来,打量一番浑身沙子的孙翔,大摇其头:“啧啧啧,这不是还活蹦乱跳的嘛,写什么血书啊搞得哥以为你要挂了紧赶慢赶地来救命——话说你这是打算入土为安了?”

    “安你个头!”孙翔想糊叶修一熊脸沙子。他明明清楚孙翔的暗精灵血统和隐匿于地下的种族能力,还来装傻。

    “叶秋你别嬉皮笑脸,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孙翔愤愤然把却邪往地上一顿,“个鬼的海龙啊?你家海龙长这样?这、这……它他娘的会打雷啊!除了却邪之外还特么刀枪不入,这还玩个屁?”

    孙翔愤怒地指指点点,然而海龙并不在这儿,他只好张开手臂朝着渔村的废墟用力挥了挥,表达自己满心的卧槽。

    “哦,”叶修淡定地眨眨眼,安抚道,“没关系没关系,这只是个意外,你别紧张,我不会扣你工资的。”

    “我——”孙翔气得一口气没喘上来,脸憋得通红。而叶修已经转过身去语重心长地交代周泽楷:“既然事情这么难搞,到你发挥作用的时候了英雄,我看好你啊。”

    孙翔顿时露出一个“原来你也是被叶不修骗来的壮丁吗”的同是天涯沦落人表情,而周泽楷茫然地皱皱眉头,显然没能理解半暗精灵恨不得冲上前来摇着他的手开诉苦大会的一腔热情。

    “我们必须先解决这个家伙,”叶修眯着眼思考了一会儿,“明天傍晚我和小江出发去搜索海龙,小江负责定位,我把它引到岸边来,小周配合我来搞定它。”他有些烦躁的挪动一下脚,转头问孙翔:“小孙,你说那家伙会打雷?能详细说一下吗?这村子是它烧毁的?”

    “我不知道!”孙翔不爽地扔回一句,然后又有些泄气地补充,“我在山上就看到这村子已经烧着了,海龙也走了,我不知道具体它怎么办到的,我猜是雷电。在海上它朝着我吐了个闪电球,没打着我,落进海里都差点把我烧成灰。”

    “海里?”叶修喃喃,“这可有点儿不妙啊……”

    江波涛已经走过来,在夜风中浑身湿透的他细细发着抖,声音却还很稳:“没关系,海上常有雷电,我们知道该怎么应付——当然如果您能挡下来是最好了。”

    周泽楷犹豫着正要说话,那边孙翔终于反应过来,瞪大眼喊了出来:“等等,这什么意思?你们?那我干什么?”

    “你?”叶修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没你事儿了,该干嘛干嘛去呗。”

    他掏出剩余的一瓶月龄草溶液递到孙翔手里:“给。”

    “等等!”孙翔一把拉住转身要跟江波涛沟通的叶修肩膀把他掰回来,“扯屁啊什么叫没我事儿了?我是那么没有职业责任心的人吗?我告诉你不把这畜生弄死我今天就不姓孙了!”

    叶修耐心听他说完,眨了眨眼:“哦,那明天呢?”

    “明——”孙翔噎住了,“明、明——叶修你别打岔!反正既然我接了这个任务就绝不会半途而废,你别想忽悠我!”

    叶修挑起眉毛露出个“你还用得着忽悠?”的表情,而一直没能插上话的周泽楷咳嗽一声,小声开口:“叶……不方便动手?”

    “小周问,您不是说您不方便动手么,让小孙帮帮忙也好吧?”江波涛尽责地翻译道,脸上那温和的笑意却总透着一股卖队友的味儿。

    叶修看看一击脱离又满脸懵懂乖巧站在一边的周泽楷,又看看正双眼发亮写了满脸“什么什么怎么个不方便动手法儿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吗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叶修你也有今天”的孙翔,感到了牙疼。

    十分钟后新的四人屠龙小组坐在渔村里一座还算完整的房子里点起了篝火,孙翔一边呲牙咧嘴地咬着死硬的干粮,一边问:“咦,为什么还要等晚上?明天白天干什么?”

    周泽楷闻言一僵,好在他本来就表情平淡,倒也看不出什么来。

    叶修却摇摇头,痛心疾首:“如今的年轻人啊……不好好学习就出来混是会吃亏的知不知道?”

    孙翔的脸黑了,他盯着手中的饼子,看起来想把它扔到叶修脸上。

    江波涛微笑着打圆场:“海龙源于海蛇,它们在夜晚会比较多地浮上海面,易于我们发现和处理。”

    孙翔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还在研究那硬度足以充当凶器的饼子。周泽楷有点忐忑地看向江波涛,用眼神问道:“是……吗?”江波涛只是笑。

    “哎!”孙翔突然一拍手,恍然大悟状吓大家一跳,“刚才又让叶秋打岔了,你叫什么来着?”

    周泽楷见他看着自己,不知为何有点慌张,苍白俊美的脸上浮起一丝血色:“周……泽楷。”

    “我是孙翔,”孙翔顿时笑得春光灿烂,“上次多谢你啦!”

    江波涛意味深长地看了尬尴的血族一眼,虽然自己被孙翔无视掉,却还是很礼貌地自我介绍:“我是江波涛,幸会。”

    一边叶修立刻接上一句:“我是叶修。”

    “废话!我知道!”孙翔终于还是把那块饼扔了出去。

    叶修接住孙翔的愤怒一击,打量两眼后嫌弃地扔到一边,在孙翔再次炸毛前慢悠悠道:“有本事知道有本事你别叫错啊。”

    “叶秋叶秋叶秋叶秋!”孙翔果然还是炸了。

    空积城的安分生意人叶秋,今天也在莫名其妙地打着喷嚏。

(今天太晚了先不写rpg小剧场了……以后补上)

评论 ( 4 )
热度 ( 25 )

© 罗睺丨冷凰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