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睺丨冷凰月

ID:冷凰月
主同人,偶有原创。光速爬墙症患者,文力复健中,半藏好可爱,源氏好可爱,他们都好可爱【喷泪】……永远的无节操allCP,欢迎来找我玩!
内涵物都转移到子博
子博客密码是柔哥的爸爸名字+二翔的爷爷名字【喂】的全拼哦~
连载的文都打了文名tag,可以搜索www

【全职高手】【叶王叶】拿下那个王杰希!

好久没写文了手好生啊……尤其起名能力进一步退化了ORZ

快夸奖我!我带大眼玩儿了!


无料里加写的后续肉搬去了里世界!http://shenmidedifang.lofter.com/post/3801ac_802c83a密码看我博客简介!

————————————————————————————-

     

    王杰希打量着眼前的网吧,说起来他倒真是第一次站在这里,两层的会所看起来还挺气派,但说来说去也不过就是个网吧而已。他知道叶秋——修刚退役的时候在这里做一个小网管,甚至据说一开始是住在这里的。

    这家伙,多走两步路都懒得吗。

    他忍不住看了看对面曾经属于嘉世俱乐部的建筑物,那里现在已经变成了和市区任何地方能看到的写字楼没什么差别的普通大楼。然而曾经这里大概是全H市的荣耀粉都熟知的地方吧。嘉世他以前曾经来过,但那时谁都没注意一路之隔的这家网吧,大概有个模糊的印象,却连名字都没扫一眼。

    真是世事无常。王杰希不能免俗地在心里感慨了一下。

    回过头来再看兴欣网吧,却正好见一个人沿着路边踢踢沓沓地走过来了,精神面貌是萎靡的,外在形象是伛偻的,整个人都是一股死宅味儿的。

    隔着大老远王杰希就看出来那种漫不经心又莫名稳当的叼烟方式绝对是叶字号,那人到了网吧门口却左张右望了一会儿之后才看见藏在几个落地招牌后面的他,叼着烟插着兜就直直朝他过来。

    “哟大眼儿,等我呢?这么好?”一开口就是伴着烟味的欠抽气息,这种人除了叶修之外王杰希自打生下来这二十多年还真没见过几个。

    王杰希嫌弃地拍开了叶修夹着烟搭在他肩膀上的手,皱着眉看了他一眼:“也不知道是谁说的站那儿别动等着的,尤其自己还不赶紧的来。你当职业选手站在网吧这么高危的地方外头吹风多好玩儿呢?”

    叶修不太当回事地打着哈哈:“你这不是藏得挺好的么,我相信你职业素质,再说你也没进去啊,诶哟说起来你是没见着上次少天来这儿的打扮多猥琐,啧啧啧包得跟个贼似的,小唐差点把他当可疑分子叫警察。”

    “还说呢,你倒是什么都没弄就这么过来了?万一让人看见了保不齐连我都要被暴露。”

    “哦对这里还是我们兴欣的主场哈?这么一说我好像是该小心点儿,你说我那些热情的粉丝一上来,我身单力薄的冲不出去,人家让签名合影啊卖身卖艺啊啥的我好像也不太好拒绝不是——哎你说我是不是应该让老板娘给我个保镖?孙翔他们过来的时候忘带保镖险些酿成惨剧,我这个荣耀第一人说什么也不能比他们排场小了是吧?”叶修掸了掸烟灰,发现到头了,于是最后用力吸了一口之后摁灭烟头扔进了垃圾桶。

    “黄少天的名字是言灵么,一提他怎么你就跟被附身了似的。”王杰希警惕地看了四周一圈,迅速地把墨镜摘下来揉了揉酸痛的眉心,然后正要重新戴上时被叶修拦住了手。十月末的天气,虽然H市比已经要入冬的B市暖和不少,但风吹着却也颇有点冷,站在外面等了许久的王杰希手指已经有些发凉,被叶修温暖干燥的手一碰,不期然就抖了一下。

    叶修抓住他的手,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才笑道:“我这不是看见你高兴么。”

    这句话实在有点暧昧,王杰希感觉耳朵根微微发烧,无意义地啊了一声之后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回应他之前那句吐槽。他想再说点儿什么嘲讽一下,但叶修的温度沉沉地熨在手上,着实让他有些心烦意乱。更多的无措感也许来自叶修对他双眼的注视,没有多少人敢这么直视魔术师的那对不同寻常的眼睛,他想移开目光,但那样就好像是认输了似的。最终他用力收回了拿着墨镜的手,戴上墨镜才终于憋出了一句话。

    “干嘛,生怕不被围观是吧。”

    叶修却哪壶不开提哪壶:“嘿大眼儿我发现你这眼睛其实还挺有好处,你看这墨镜一戴,大小眼儿给遮住了,你这人一下子就隐蔽了嘛!人家光记你的大小眼去了,其他地方估计没记住多少。灯下黑,这就是灯下黑啊!别看战术不如我,你这张脸长得就挺有战术的。”

    战术你大爷!王杰希想把墨镜塞这货嘴里。有这么夸人的吗,这是夸人呢是损人呢?

    “怎么样,要不要去我们战队看看?”叶修也不知道看没看出来他这点心思,挺自然又突兀地就转换了话题。

    去兴欣看看?王杰希居然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还别说他挺想去看看的,虽然兴欣那几个都已经见识得差不多了,但对于这样一只神奇的新队伍来说,再多多少研究都总是不够的,而一个战队的精力毕竟有限,重点只会放在最有竞争力的队伍上。兴欣口号喊得再强硬也只是口号而已,真正令人忌惮的只有叶修一人,而叶修……全联盟都研究多少年了也没研究出个什么来。比较之下在兴欣身上花费精力性价比太低。但机会既然就在眼前,怎么能让人不动心。何况明天就要比赛——对,明天就是比赛,今天兴欣肯定是要有一点针对性训练的。他把叶修叫出来是耽误了兴欣的训练,但相对的,和兴欣一样是一人扛的微草,没了他也要受到影响,算下来没讨到什么好处,如果能去兴欣看看——算了,他还没那么无耻,这种事情大概也就叶修能做出来,再说人家既然问了想来是确信他不会得到什么有用的资料吧。

    而且……他收紧了手指,今天他来这里可不是真来刺探情报的。想到他来的目的就又忍不住是一晃神。恩……那个绝对不适合在有其他人的地方说,绝对。

      “我……”这么想着,王杰希正要开口拒绝,叶修却迅速掐断他话头就开口:“你还真要来啊?!我就那么一说,你要真来了看见点儿什么不该看的,明天输了我这队长可就得引咎辞职——”

    呸,我就不应该管他这些乱七八糟的话!王杰希面无表情地把之前的心理过程用扫把扫了扫,扔进了回收站。

    这人说的话真是来回没个正经,十句里挖不出两句不是垃圾话的,谁理他谁傻逼。你看张佳乐每次都哭着被欺负跑,图样图森破。

    但是——王杰希痛苦地正视了这个现实,他就是为了辨明眼前这尊荣耀大魔王的某句话真伪而来的,明明只要当垃圾话扫一扫丢进垃圾箱就好,他却为这个纠结了一个多月。还好没影响到比赛状态,但时不时要把那段聊天记录拉出来联系上下文百般研究还是影响到了他的日常心情。积累久了到最后结果不是他终于忘记这回事儿就是真的影响到赛场发挥。后面那个可能性不能忽视,从这个方向考虑的话把那些话推定为叶修的垃圾话好像也符合逻辑,但那可是赛季刚开始,离两队交手还很早,叶修不至于为了这一点不知道会不会起效的干扰处心积虑那么久开个弥天大玩笑吧?这聊天记录卖给哪家荣耀小报板上钉钉的八卦版头条,也太卖血了吧?是,叶修无耻无下限这谁都知道,不过这也有点……还是说他其实跟每个队都这样搞过一回?不不不这样不是更乱了么……就算是叶修也不能这么没节操这么闲的蛋疼啊。

    俗话说魔术师的心你别猜,如今王杰希倒是被自己复杂的心思绕进去了。

 

    “嘿,嘿,大眼儿,想什么呢?”叶修在他墨镜前晃了晃手,“我说这网吧前面还真有点儿不安全,咱往旁边走走吧。”

    王杰希回神,一看网吧门口那边果然正出来几个人,聊着天有一眼没一眼地往这边瞟,那架势分明是好像有点想认人又不太好靠近仔细看。王杰希立刻去推叶修:“赶紧的赶紧的,人都认出你来了。”

    “你怎么知道不是认出你来了,你这骚包扮相多可疑啊,没太阳的天戴着那么大个墨镜,不是明星就是黑社会。”叶修由着他推,一边毫无战斗力地回了一句嘴。

    王杰希冷笑一声:“多亏这一副墨镜,我的标志好好藏着呢,你这一身猥琐劲可是穿多少层包袱皮儿都盖不住,一看就是兴欣出来的。”

    “啧啧啧怎么说话呢,侮辱我高尚的人格没关系,我带出来的队伍那可都是纯洁可爱玻璃心的鲜嫩新人,打击到人家职业之路的前进热情多缺德啊前辈。”叶修就不爱好好走路,身子半往后依着,非要王杰希推。一边儿还不知道又从哪儿摸出烟来叼在嘴上,也没点,扭过头来嘴里纸烟随着说话声一上一下的动,眼睛里闪着笑意。

    “你是说纯洁可爱玻璃心的鲜嫩新人魏琛吗?前、辈。”王杰希嘴角一抽,狠狠推了他一把。叶修一个踉跄然后吐了烟开始咳嗽,一边咳一边还笑得不消停。

     “诶哟算你狠!哈哈哈哈哈哈哈——老魏哈哈哈哈哈哈——”也不知道是没把魏琛算进“我带出来的队伍”里还是什么,似乎完全没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叶修狠狠被恶心了一回,在路边蹲着马步撑在那儿狂笑,路人侧目。

    王杰希黑线着替他稍微挡了挡目光——要真有人认出叶修来少不得要牵连他,好歹他还算全副武装,虽然的确很可疑分子但一时半会儿一般的粉丝应该还认不出他来。

    “你要笑到什么时候,快起来,你还等人上来让你签名不成?”

    叶修揉着肚子直起腰:“艾玛被你一推险些笑岔气,现在的年轻人真不懂得尊老爱幼,你看你嘴上叫着前辈却下如此黑手,简直是口蜜腹剑啊口蜜腹剑——”

    “烟捡起来。”王杰希用脚尖点了点地面,“多大人了还乱丢垃圾,有没有点儿社会公德心了,你看人家出租车上都写着美丽H市你我来创造呢。”

    叶修看着地上沾着口水和灰尘的烟,颇为嫌弃:“你拿扫把扫扫呗。”

    “我现在手上有扫把的话先照你脸上糊。”环卫工人,呸,魔道学者控制住了把这人推到马路上让车撞的冲动。

    叶修为难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烟,最后又看了看他:“有纸么?”

    王杰希翻了个白眼——墨镜挡着也没人看见——从口袋里找出一包餐巾纸给叶修抽了一张。

    叶修用纸衬着手捡起了纸烟,看着还没吸过一口的烟颇有点可惜:“哎,浪费了。”

    “不然您再接着抽?”王杰希有点紧张地看了看路对面两个对着这头指指点点的姑娘,心里想着这女粉丝更难缠一点还是赶快走的好,嘴上也就随便回了一句。却听见背后叶修念叨着“是得接着抽,最近烟瘾好像又大了点儿一会嘴里没东西就难受”吓得一个激灵回过头去。

    叶修把脏了的烟用纸裹着扔进垃圾桶,手速飞快地又从烟盒里摸了一根出来,这次麻利地点上了烟才朝王杰希看过来,对着他挑了挑眉毛。

    还好还好,王杰希默默抚胸。就算是下限深不见底的叶修,也至少还是有下限存在的。

    

    两人又往前溜达了一会儿,叶修一边吞云吐雾一边转过脸来问他:“你不是来看兴欣,那就是来看我的咯?”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不是味儿呢?王杰希想反驳一下却发现自己真是来找叶修的,可话一到叶修嘴里好像就不太对啊?话说回来前半句也有问题啊,早知道我不是来看兴欣的刚才还废这么多话,这人怎么就这么欠抽呢……

    王杰希手痒了一会儿,模棱两可地“嗯”了一声。

    “嗯是什么啊,是还是不是啊?是你得说是啊,嗯嗯啊啊跟周泽楷似的,这样儿怎么指挥团队啊?”叶修特严肃地摆出一副前辈脸来指摘他。

    抽他!内心的魔道学者小人儿抓着扫帚跳脚。王杰希淡定地答:“嗯,是来找你的。”

    叶修一抹脸露出个理所当然又志得意满的笑容,连连点头:“好说好说,找我啥事儿啊?”

    什么事呢?王杰希沉默了几秒。

    他想谈谈唐柔,谈谈这个他相当看好但偏偏就是拉不到的姑娘,谈谈这个莽撞的愣头青,谈谈明天那胡闹的一挑三赌约最后一场;想谈谈一帆,谈谈这个他并不多曾关注却感情复杂的少年,谈谈他的成长和改变,谈谈叶修凭什么就能发现被他忽略的东西;他还想谈谈别的什么,随便什么,嘉世,方锐,甚至H市的天气。

    他不想谈那个,他宁愿那是一个玩笑,而他提起就会被叶修嘲讽到死。

    但如果是真的,他也许更承受不起。

    

      

    一个多月前,新赛季刚刚开始,兴欣被轮回打爆的第三天晚上,王杰希洗完澡头上搭着条毛巾正一边做着手操一边围观职业选手群。今天群里也不是特别热闹,如果不算黄少天的话其实几乎没什么人在说话,王杰希做完两套手操正擦着头发打算最小化QQ群然后刷刷微博就睡了,却看见君莫笑顶着那个令人不忍直视的头像用弹窗震了他一下。

    ——在吗大眼儿o_O

    ——对方给您发送了一个窗口抖动

    ——什么事?

    ——我有话跟你说

    ——

    用左手打字,右手还拿着毛巾擦头发的王杰希下一刻眼皮就跳了一下,右眼。

    ——等等啊你先让我酝酿下

    ——[/](向下比大拇指的表情)

    ——别闹,说正经事儿呢

    ——王杰希,我发现我挺喜欢你的

    王杰希扯下了自己的几根头发。

    ——你又搞什么?

    他双手打字了。叶修这奇葩,不好好研究下一场比赛又想着祸害谁啊。

    ——我认真的啊

    ——我也很认真,你大半夜的瞎折腾什么呢,你不睡别人要睡,精力好赶紧欺负黄少天去别浪费了

    ——逗你玩儿有什么好处啊[/晕]

    ——不知道才问你啊

    ——除非你想色诱微草队长给你们比赛放水?

    ——哎呀不要说得那么龌龊嘛

    ——话说这个好像真有点儿操作性,我之前怎么没想到呢

    ——就你那小肚腩?

    ——!!!

    ——这是兴欣最高级机密,你们安插进来的卧底是谁!

    ——……

    ——快快不开玩笑了,给个答复呗

    ——答复?

    ——快别闹,我下线了。

    ——别呀!!!

    ——我很认真很认真的!

    ——看你真诚的眼睛吗?

    ——……你的意思是想跟我视频谈吗

    ——……我下了。

      然后他就果断拉状态改成了隐身。

      在他打开网页刷微博的前三分钟内,每分钟大概都有平均五六条信息在那个窗口里刷出来,他干脆关了窗口,不管那边滴滴滴滴的响声。

    然后他安静地刷了二十分钟微博,在关机之前屏幕右下角又闪动了起来。

    他点开对话窗口,君莫笑的最后一条信息和倒数第二条隔了二十分钟。

    ——我真的是认真的,王杰希,你好好考虑一下。

    

    “你真的是认真的?”王杰希问。

    叶修一脸无辜的茫然:“啊?”过了几秒之后露出个有点诧异的表情,恍然大悟似的又“啊”了一声,

    王杰希心一沉——果然要被嘲讽了。他这么想着,对这么多年了居然还会被叶修的垃圾话骗到的自己感到了绝望。王杰希,你可长点儿心吧。

    “我就是想知道你到底有什么企图。”他挣扎着试图抢救一下自己的处境。

    “企图?”叶修夸张地瞪着眼,看起来简直比他的那只大眼还大,纸烟从嘴里掉了出来,“王杰希你个不开窍的!哥一片真心都喂狗吃了啊?!还以为你这要答应了呢!感情你还根本就没考虑过啊?”

    被叶修突然提高嗓门震了一下的王杰希站在那里,一时不知道该先针对上面那句话的哪部分开始吐槽,皱起眉有点呆滞地重复了一遍某个可疑的关键词:“答应?答应什么?”

    叶修丧气地揉了揉已经够凌乱的头发,用鞋尖碾灭烟头。然后抬起头来,猛地伸出手摘掉王杰希的墨镜,接着双手握住王杰希的上臂,把他稍稍拉近了一点,直视着他的眼睛。

    “王杰希王大眼!既然网上说你不信,我当面再跟你清清楚楚地说一次,”叶修那双完全死宅型的眼睛真的专注起来竟也有些发亮,瞳孔里倒映出王杰希的身影,“我喜欢你,王杰希,我、喜、欢、你!够清楚了吗?”

    “啊?啊……哦。”王杰希挤出几个音节,他从没发现自己语言这么贫乏。

    “哦什么哦,我这儿跟你告白呢,你能不能给点积极的反应啊?”叶修不满地掐了一把他的胳膊。

    王杰希只觉得叶修的手指捏在自己手臂上,明明隔着外套却还觉得热意从那双手传到他身上,也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烧得他头昏脑胀。

    叶修自顾自地举起了“积极反应”的例子:“比如红着脸靠在我胸前说其实我也喜欢你好久了然后开始交往啦,比如娇羞地低下头捏着衣角说你这个坏~蛋~然后开始交往啦,比如假装镇定但还是有点结巴地说我、我也是然后开始交往啦,比如……”

    王杰希当然没有红着脸也没有娇羞地低下头,他倒是很想替叶修脸红一下:“你自己念得不恶心啊?……这都是什么电视剧啊这。”

    “我也不知道是哪个,楚云秀推给沐橙看的都差不多这调调。”叶修很是正经地解释了一下,面不改色地还要接着往下数,“哦对还有傲娇型的,一脚踢到我小腿上喊着谁要你喜欢啊然后开始交往啦,还有——”

    “你给我等等,我觉得胃有点不舒服。”王杰希推开他干呕了一声,“你是想让我蹲下靠在你胸前还是想让我一脚踢断你小腿?”

    叶修可能是想象了一下那个场面,也露出了有些不适的表情:“呃,好吧,那你想怎么样然后开始交往?”

    “不怎么样!为什么就‘然后开始交往’了啊?我还没答应呢!”王杰希虚弱地怒吼,感觉有点头晕目眩。

    “诶?你要拒绝我?那不能够啊,我这么英俊睿智又犀利,而且这么真诚……”叶修故作惊讶地歪了歪嘴,眨着他真诚的双眼,想了想又补充道,“我还有三个冠军呢。”

    王杰希简直不想理他:“你说的那是谁啊……冠军我也有两个好吗。”

    “你那前一个后一个的能跟我三连冠比含金量么,”叶修鄙夷地说,欠抽本色尽显,“你怎么不说这届我们兴欣还要拿冠军呢。”

    不要脸!太不要脸了!

    叶修却不管,不依不饶地追问:“你看你尽把话题往外绕,赶紧的给个痛快,到底是答应不答应哪!”

    答应还是不答应?说实话王杰希不是没有考虑过。事实上每次他打开那一段匪夷所思的聊天记录琢磨的时候都会忍不住问自己,如果叶修是认真的呢?如果叶修不是开玩笑,那他又该如何应对。拒绝?点头?然后呢?要怎么办才好?——不不不这想得好像太远了点儿,这个应该等确定叶修到底是不是认真的之后再考虑。他这样对自己说。

    走一步看一步绝对不是魔术师的风格,然而只要一想到“叶修是认真的”这个可能性,王杰希就觉得心慌意乱无法思考。他对叶修是什么感情?他从来没有正面面对过这个问题。

    他曾经和所有荣耀玩家一样膜拜这位荣耀之神,当进入微草成为职业选手之后就要将大神作为对手来看待,一开始也很难调整心态。但他并不畏惧挑战这位大神。随着自己一年年的成长,微草拿到了两个冠军,而嘉世却在走下坡路。斗神光环仍在,它的母队却已经不似当年王朝时代的光辉灿烂。对王杰希来说,叶修——那时还是叶秋——的神秘已经褪去不少,却仍不能说是亲近,至少他觉得还不够亲近。他当然也想离荣耀第一人更近,但就算他能率领打败嘉世,却并不能打败叶秋。这不是胜率的问题,而是其他的什么,让他越是接近就越明白,自己和叶秋之间存在的差距。然后叶秋退役了。

    他知道叶秋退役肯定有些内情,但他所知不多,也没有立场去询问更多。电竞选手一旦退役,就是天各一方。队内的人或许还好些,而作为对手,不管你研究这个选手这个角色多少,自认为多么了解熟悉,终究你对场下的那个人来说也只是个数面之缘的陌生人,还留着一些联系方式,却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再联络。一开始也唏嘘过,很快也就淡忘了这些而投入到比赛当中去。毕竟对手永远是现在和未来,而不是过去。

    但君莫笑又出现了。

    他知道那是叶秋,不可能再是其他人了,那个所做的一切事情都仿佛奇迹,比他这个“魔术师”更像一个真正的魔术师,不,应该是魔法师的男人,全荣耀只有一个。

    围杀,竞技场,抢boss,刷副本,做活动。他无奈地发现这个家伙就算落魄到了这种堪称寒酸的地步,也硬是一点亏都不肯吃——于是他就越发不解这种人怎么还会被逼到退役,既然他自己并不想离开荣耀的话。

    就这么一年在网游里断断续续地接触着,反而比以前比赛时的接触还多些,他看着这个人拉扯起了自己的班底,建起了兴欣战队,放出豪言壮语要打回联盟来。然后他就这样见证了奇迹。

    他在联盟中算是第二梯队,对新生代的小子们来说已经足够老资格,但对于叶修这些真正的老人来说还是后辈。他未曾在赛场上见识到当初叶修的黄金年代,那个嘉世、一叶之秋和叶秋辉煌万丈的年代。只是听说的话,谁都无法想象那种豪情。带着从网游里出来的队伍,在那个条件艰苦的时期以少年之姿君临荣耀,那时的叶秋,大概就像新生而荒凉的荣耀联盟里一束从天堂里照下来的光,戴着梦想和青春的皇冠。就算周泽楷还能够带着轮回三连冠创造新王朝,也永远无法企及那种光芒吧。

    王杰希没有亲眼见过那时的光芒,但他现在看到了。带着兴欣横冲直撞而来的叶修,和当初的叶秋一定有着相同的模样。他简直不明白,就在尚且年轻的自己都感觉到独自承担整个战队的沉重而有些许疲累的时候,叶修怎么能一力挑起那么多的负担,一如既往地前行。这个人简直像是注定要为荣耀而燃烧自己的生命一样。

    而他就是被这熊熊的火光迷花了眼。

    王杰希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胸腔里拼命地跳动着。这真是……有点糟糕了啊……他苦笑着对自己承认。

    “我可是又给你考虑的机会了啊,你这次给我下线看看?”沉默之中叶修的声音又一次响起,王杰希定睛去看时,却见叶修的眼中闪烁着灼热的光芒,如同他回忆中的那团烈火,满满的是志在必得的决心。

    “快快快,你是答应呢还是答应呢还是答应呢,你看这天都要擦黑了,你好歹也是当队长的人能不能干脆点儿。”

    王杰希却笑了。明明他因为胸腔中那异常的悸动而连自己的手指都是无法指挥的僵硬,却清楚地看见叶修垂在身边的左手,小指不自然地微微颤抖。

    这家伙,原来也知道紧张啊。

    王杰希听见自己有些僵硬却带着笑意的声音在渐渐空下来的小街道上敲出淡淡的回响——也或许那只是他耳廓发热产生的错觉:“要是我答应的话,明天你给放水吗?”

    他看到叶修下意识地呼出一口气松了肩,看到他左手唰地一下握紧然后一震,在腿边做了个幅度小到几乎看不出的胜利挥拳。然后叶修往身后的墙上一靠,脸上浮起欠揍的笑容:“色诱啊?要让今年的冠军队放水只有这样的筹码可不行,起码也得……”他指了指自己的嘴。

    夕阳照在墙上,把青砖映出淡淡的粉红色,然后给叶修的头发边缘镀上一圈毛茸茸的金边。王杰希有些昏昏沉沉的向前走了一步,垂下眼去看叶修。叶修其实本来比王杰希高那么一点点,但总是勾着背,加上现在靠在墙边身子是歪的,反倒比他低了些,眼睛正对着他的鼻尖,嘴里呼出来的热气喷到他脖子上,热热地沾了一下之后被风一吹又凉丝丝的。

    王杰希本来是想骂叶修不要脸来着,话到了嘴边却不知道怎么鬼迷心窍的变成了别的:“这样行吗?”

    他低下头去,呼吸困难,一向条理清晰的脑袋里现在都是一团浆糊,叶修的鼻子在从他肩膀上面漏过来的阳光照射下被鼻梁分割出一明一暗两边,他歪头避过,然后嘴唇就碰到了对方。

    两个人都没闭眼睛,叶修的虹彩原本是非常接近黑色的深褐色,对着阳光却变成了透明的琥珀色,王杰希感觉到自己的眼睫毛扫在叶修鼻梁上。

    轻轻的一触即分,抬起头来王杰希才感到耳根迟到的烧灼,心脏跳动的声音简直好像会被叶修听见似的巨大。

    叶修靠在墙上眨了眨眼,好像也愣了几秒,然后才是一笑,伸手抓住王杰希的领口把他拉进小巷口的阴影中,在呼吸相触的距离开口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说:“不,得这样才行。”

    那双柔软又因为干燥而有些割人的嘴唇堵了过来,先是在他唇上轻轻地啄着,然后用牙齿叼住他的下唇啃咬吮吸。感觉到叶修的舌头探过来的时候王杰希咽了一下口水,感觉嘴里干的要命。他微微张开了双唇,试着也探出舌头去接触对方。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王杰希听到一声脆响,然后叶修在晚风中吹得已经有些发凉的手摸上了他发烫的脸。刚才也许是自己的墨镜掉到地上的响声,王杰希模模糊糊地想,然而他现在光是为了减轻气短的感觉而呼吸都要用尽全身的力气了,没有精力去管更多。

    两个人都不是很会深吻,终于分开之后各自都是气息不稳,王杰希的舌头被叶修的犬齿刮得有些疼,他轻轻含着,突然想起刚才也是这样含着叶修的舌头,一下子就觉得连眼皮都烧起来了。

    他抬手捂着一定已经红得不行的脸,模模糊糊地笑着:“这样你就放水?”

    叶修又靠在墙上,用大拇指来回擦着下嘴唇有些怔忡,闻言懒洋洋地瞥他一眼:“不对,这是让你给我放水的,你前面那个太差了,战斗力最多有5,扣掉之后还是应该你放水。”

    王杰希哼了一声,握住叶修的下巴让他抬起头来,两个人又不深不浅地交换了一个吻。然后王杰希斩钉截铁地下结论:“这下扯平了。”

    “嗯。”叶修应了一声,弯下腰去捡起了地上的墨镜。

    “兴欣不会输的。”王杰希伸手去拿墨镜的时候叶修握住了他的手,带着笑意认真地说。

    他低头看了一眼两人相握的手,抬起头来坚定地回应:“微草也不会。”

    叶修啪地拍了一下他的手,像是一个小小的击掌。

    他们看着对方,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同样的光芒,那是对胜利的渴望。

    谁都不会放水,谁都会用尽全力去拼搏,那是他们的比赛,是他们的荣耀。

    

    天已经半黑了,叶修把王杰希送上出租车,弯下腰挥了挥手:“明天赛场见。”

    “赛场见。”王杰希带着墨镜探出窗口,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却冷不防被叶修扯着脸捏了一把。

    “师傅开车吧。”王杰希正要说什么,叶修招呼了一声,出租车发动了。

    王杰希对着窗外做了个“你等着”的手势,叶修嬉皮笑脸。

 

    出租车飞驰远去,叶修拢了拢衣领,又点起一根烟。而车里的王杰希抿住了嘴。

    明天,就是荣耀联盟第十赛季常规赛的第八轮,兴欣主场对微草,胜负还未可知。而38轮常规赛也才只刚刚开始渐入佳境,季后赛的名单,乃至于冠军的归属,也都还迷迷蒙蒙无法预料。

    路很长,而“现在”则被踏踏实实地踏在脚下。不管是微草还是兴欣,都还有无限的未来。

    包括它们的队长们。


评论 ( 10 )
热度 ( 106 )
  1. 蓝雨凌溪罗睺丨冷凰月 转载了此文字

© 罗睺丨冷凰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