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睺丨冷凰月

ID:冷凰月
主同人,偶有原创。光速爬墙症患者,文力复健中,半藏好可爱,源氏好可爱,他们都好可爱【喷泪】……永远的无节操allCP,欢迎来找我玩!
内涵物都转移到子博
子博客密码是柔哥的爸爸名字+二翔的爷爷名字【喂】的全拼哦~
连载的文都打了文名tag,可以搜索www

【全职高手】【全员】Tomorrow will always come明日终将来临01

           第一章 Heaven is Falling

    1088年,当第一颗流星坠落大地的时候,人们并没有意识到,这将是一切的终结和开始。


    苏沐橙在人群中被推搡着,她听到前面有人在惊叫着“看!”“是斗神!”“真的是斗神吗!”,各种嗡嗡的议论声和一些低低的啜泣声环绕在她周围。前面已经挤得水泄不通,而仅仅只有九岁的她就算踮起脚尖,也只能看到周围密密麻麻的胳膊和胸膛。
    就在她被挤得动弹不得时,后面的人群里伸出一只白皙的手拉住她:“沐橙,过来。”
    她回头,看到大人们的缝隙里露出少年与她相似的面容,她松了一口气,转而又叫道:“哥哥——我想到前面去!”
    “前面?”少年皱起眉头,开口正要说什么,却见旁边又钻出一个更瘦小些的少年,机灵地左右扭动着,像一条滑溜的鱼似的没几下就窜到了比苏沐橙靠前的位置,回头朝她伸出手。
    苏沐橙一把拉住,被这个少年带着艰难地挤进了最沿街的那一排人群中。
    中央大道宽广的路面上如今没有一个行人,骑着高头大马,铠甲光鲜亮丽的近卫军列成两队沿街向前行进着。沐橙的目光并未在这些人身上停留,她从两个大人的腰之间挤出半个脑袋,努力向近卫军前进的方向看去。
    夹在两队近卫军之间的,是一辆鲜红的马车,车厢狭长而低矮,车门上绘着嘉世的纹章和斗神的神宠印记。作为斗神的座驾来说,这辆车过于简单,虽然堆砌了大量的黄金和华丽的装饰,却无法消除那种赶工的痕迹,更无法掩盖这昂贵的车厢的本质——这是棺材,是斗神的灵柩。
    苏沐橙突然感到了不知从何而来的恐慌,握紧左手,发觉自己还被少年拉着,这给了她些许安慰,却无法驱散她的恐惧。  
    周围还充斥着各种嘈杂的声响,而她觉得自己站在人群中,却好像孤独一人。
    “那里面……是斗神吗?”她听见自己颤抖的声音,仿佛转瞬就淹没在人们的窃窃私语中。在斗神的灵柩消失在视野的边缘之前,她得到了身边少年的回应。
    “……啊。”

    今天三个孩子的晚饭异常丰盛,除了豆子汤面包棍和浆果,居然还有了一小碟蔬菜和熏肉。叶修一边吃着一边挥舞着左手眉飞色舞:“……然后我就那么一划拉,嘿那货一点儿都没感觉到。不是我说,他腰上那么一圈软绵绵的肉,我看别说钱袋子,我就是割他一块肥肉下来他都不一定立刻发现——”
    苏沐秋用叉子敲他的碗:“吃饭呢,别恶心人。”
    “哪里恶心了……”叶修嘟囔着,倒是没继续说那个真·肥羊,沾沾自喜地又开始数今天的总收获,“要是再多来这么几次,我们都可以给沐橙攒出上学的钱了。”
    “我不想去上学——”
    “你还说呢——”兄妹二人同时开口,苏沐秋不悦地看了一眼苏沐橙,小丫头吐了吐舌头低头吃饭,苏沐秋继续说道,“要不是你们突然跑去前面,这一来一回的时间起码又能多出三四笔生意。”
    叶修不以为意:“沐橙想看嘛……今天捞的也够多了,别贪心不足啊你。”
    不提还好,这么一说苏沐橙就想起了那具鲜红的灵柩,一阵心悸。她放下手,勺子掉进汤里,溅起一圈水花。
    “沐橙怎么了?”苏沐秋关切地问道。
    女孩呆呆地注视着桌对面的空气,半晌,缓缓转过脸来注视她的兄长:“他们说,斗神死了。”
    苏沐秋一怔,刚张口要说什么,叶修在一边吊儿郎当地接过话头:“别听那群没见识的瞎扯,神怎么会死呢,死的那个只不过是斗神在人间的使者而已。”
    “可是……”女孩不为所动,眼神忧愁,“他们说,斗神死了。”
    两个少年对视一眼,苏沐秋抿了抿嘴,无意识地用叉子把盘里的青豆拨来拨去。
    苏沐橙左右来回地看,见哥哥们都不说话,扁着嘴便是几乎要哭出来的样子:“斗神死了,是不是?斗神死了,我们、我们要怎么办呢——?”
    两个更年长的孩子一阵沉默,最后还是叶修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斗神没有死,只是……只是也许不会再有斗神的使者出现在人间了——但这些都跟我们没关系不是吗?我们的日子该怎么过还得怎么过。”
    “没错,”苏沐秋终于开口,温声说道,“七神的使者,那都是贵族老爷和大人物们的事情。”
    “你看,斗神还在的时候,我们也没沾他什么光不是嘛,反倒是今天这场热闹让我们挣了不少呢。”叶修急匆匆地补充着,或者说,有些太急匆匆了。
    苏沐橙又一次来回看着他们,从他们的眼神里都只看到安慰,年幼的女孩便不再说什么,捡起勺子淅沥沥地开始喝汤。苏沐秋和叶修都松了一口气。
    然而女孩心中有着挥散不去,而又无法宣之于口的不祥预感,仿佛那位死去的斗神使者将会从她身边带走什么似的。   

    她的预感并没有错。
    苏沐橙从竹筐和破帆布的缝隙之间看出去,那群人面对一个少年丝毫不曾大意,在法师的火墙落下遮掩住她的视线之前她已经看到叶修瘦小的身体软倒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她瞪大眼睛试图辨认出他们的身份,却什么标识都没有看到。她耳边回荡着叶修最后的叮嘱:“捂紧嘴,不要发出声音,不许哭,等我引开他们之后你就找沐秋,会没事的。”她知道眼前这一切绝对不会是“没事”,但她只是用力捂住自己的嘴,甚至是鼻子,用力到几乎窒息。泪水模糊了眼睛,她努力睁着眼,希望至少看清这些人带叶修去了哪儿,却只看到有一个人扔下了什么东西,所有人就都消失在了紫色的烟雾中。
    她哭了出来。

    
    苏沐橙睁开眼,目光所及是深紫色的夜空,银色的星辰排列成神秘的图案。她急促地吸着气,发觉自己差一点就是哭醒的。
    火堆那边的人影微微一动,苏沐秋拢着斗篷回过头来:“怎么了沐橙?还没到换班的时间。”
    她缓缓转动着眼睛,不由自主地在夜空中寻找着七神星,然后看到了由一颗闪烁的大星引导着的六个黯淡的残影。她扯着身上盖着的斗篷坐起身来,平复着呼吸。
    “做噩梦了?”苏沐秋没有完全转过身来,仍然警惕地向火堆能照亮的范围之外看着,却是放低声音问着沐橙。
    苏沐橙向前坐了坐,拨一下火堆,看着几颗火星啪地炸裂,带得火苗向上窜了几窜,橙色的火焰在她眼中倒映出耀眼的光芒。她抖开斗篷披在肩上:“不,不算是噩梦吧……我……梦见88年的事情了。”
    苏沐秋的背影僵了一下,随即传来他温和的声音:“你再睡一会儿吧,到换班时间我叫你。”
    “嗯,”苏沐橙摇摇头,发觉哥哥看不到她,又补充着说道:“睡不着了,我替你吧。”
    苏沐秋也没多说,起身到火堆这边来准备休息。苏沐橙拿起心爱的长弓吞日的时候听到哥哥说话了:“叶修一定还活着。”
    她回头去看,发现哥哥并不是在安慰她,已经是青年的苏沐秋眼神温和而坚定,他坚信自己所说的一定是事实。
    “嗯!”她便笑着应了一声。

    苏沐秋入睡很快,这对佣兵来说绝对是必备技能。沐橙听着哥哥细细的呼吸声,四下看了看,没什么风吹草动,便又忍不住抬起头去看七神星——或者说,曾经是七神星的地方。现在那里只剩下属于皇风沙漠的守护神——战神的星星,而就连这仅剩的神星也是光芒不定,芒辉发白,简直好像风一吹都会晃动似的。
    她出神地看着,试图从战神星旁边那些黯淡的影子中分辨出斗神、武神、黑法师、白法师这些当她还是孩子时就已经耳熟能详的名号所属的位置。
    火焰在风中左右摇曳着,木柴发出细微的哔剥声,苏沐橙背对着火堆觉得有点冷,抱住了自己的肩头。她还能清楚地想起当初因为买不起木炭而在冬天冻得睡不着的日子,三个孩子挤在一起互相取暖,两个男孩为了逗她开心而指着窗外的星星,你一句我一句地讲着那些神与他们的代言人的传说,时不时互相拌嘴,而她就在这样的温暖中渐渐困得厉害而终于睡着。
    她轻声地笑了出来,然后又觉得眼眶发酸。那时在夜空中耀眼得甚至能盖过月亮的光辉的七神星已经名不副实,而那个和亲哥哥一样宠着她的男孩也早已离她远去。
    她眨了眨酸涩的眼睛,战神星在她的微微被泪水模糊的视野中飘摇不定。她低下头用披风抹了一下眼角,再抬起头来时却是一怔。战神星……真的在晃动,不是她视线模糊的错觉!她瞪大了眼睛,死盯着看了好几秒,却越发不确定起来——因为太过用力,她的眼前甚至出现了重影。
    直到那朵苍白的星光如同夜空上的泪珠一般缓缓开始滑落,在原本的位置上留下一个尚且鲜明的残影时,她才颤抖着声音伸手到背后去推苏沐秋:“哥……?哥,哥你醒醒……快醒醒!”
    苏沐秋一个激灵坐起身来,茫然了不到两秒钟,就顺着妹妹惊恐的目光向上看去。
    就在这一刻,仿佛挣脱了最后一丝束缚,坠落的战神星猛地加快了速度,像离弦的箭般冲向天空的边缘,星光泛出剧烈摩擦的红色,看上去简直让人有闻到烧焦气味的错觉。就是这么一眨眼的时间,夜空中划出一道刺目的痕迹,而战神星已不知所踪,简直令人措手不及。
    苏沐橙屏住呼吸,她仿佛听见了荒野深处,从四面八方传来的绝望的惊呼声。
    “不……不会吧………………”她喃喃地说,刚才发生的一切太过迅速,如同她的幻觉。十年以来,神明之星相继坠落,这却是她第一次亲眼目睹,也将是最后一次。
    最后一位神明也不再眷顾这片大陆。
    在她身后,苏沐秋叹了口气。
    “这是迟早的事,只是比我预计的还要早。”他捡起起身时落在地上的披风,站起来走到苏沐橙身边,眺望着战神星落下的方向,“……皇风完了。”
    苏沐橙试了两次才站起身,十年前那股莫名的恐慌再次笼罩了她。她伸手拉住苏沐秋的衣角,一瞬间感觉自己仿佛变回了那个还无力保护自己和他人的柔弱女孩,而失去了七神星的天幕无比黑暗,向着她压下来。
    “从此以后,人间就再也没有神了吗……?”她不知道是在问自己还是问身边的青年。
    苏沐秋仍旧望着远方,火光在他身后闪烁着,把他的影子在脚下拖长。许久,他才回过头,平静到几乎冷酷地说出了一句苏沐橙仿佛曾经听过的话:
    “神属于天上,人间只有人类而已。”

    而七神星黯淡的残影在天空中沉默地悬挂着,像一只只空洞的眼睛俯瞰大地。

评论 ( 1 )
热度 ( 9 )

© 罗睺丨冷凰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