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睺丨冷凰月

ID:冷凰月
主同人,偶有原创。光速爬墙症患者,文力复健中,半藏好可爱,源氏好可爱,他们都好可爱【喷泪】……永远的无节操allCP,欢迎来找我玩!
内涵物都转移到子博
子博客密码是柔哥的爸爸名字+二翔的爷爷名字【喂】的全拼哦~
连载的文都打了文名tag,可以搜索www

【全职高手】【全员】Tomorrow will always come明日终将来临04

            第四章 Someone Like You 犹似故人
    灯影摇曳,觥筹交错,壁炉里撒着昂贵的香料,甚至还有刚打完仗的废墟上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弄来的一群看起来高端洋气的交际花。这和苏沐橙想的庆功会有点不大一样。
    该说不愧是最老牌的王国吗,嘉世还真是会搞些有的没的东西出来。苏沐橙虽然穿了正式的新衣服,还是觉得和这个场合格格不入,自己端了杯果汁站到角落去了,也不去和谁搭话。她一贯独来独往,接一单生意就可以养活自己很久,不像那些拖家带口的佣兵小队,多少要讨好下当权者才好做事。
    庆功会最大的主角自然是孙翔,年轻人没躲过被灌了两杯酒,脸色一下看起来就不太好,看管人之前没来得及拦下,这时候着急得像是被烧了尾巴的兔子一样围着斗神蹦。苏沐橙看他紧张成那样有些奇怪,多看了两眼,就看见孙翔红着眼睛瞪回来,眼神涣散,却有些令人打心眼儿里害怕的东西在里面翻滚。苏沐橙又哪里是被吓大的,理直气壮地继续看,但没等再看出多的些什么来,孙翔就被看管人连拉带哄地弄到后面去了。
    不管怎么想都越来越觉得孙翔身上不对劲,苏沐橙耸了耸肩,但这好像跟她没什么关系不是吗。
    她早就被香料熏得慌,正打算趁着斗神退场的这一阵小骚动偷偷溜出去,却被旁边几个贵族的谈话吸引了。
    “不是说是上头想要神座石的吗?”“嘘——这话也是能说出来的?那是被别家的贼偷去了呀。”“本来也就该是我们的战利品嘛……”“说起来以前也没有哪个国家被打到神殿的吧。”
    她转了转眼睛,端着手里那杯还几乎没动过的果汁凑了过去,特别自然地和离她最近的一个青年轻轻碰了一下杯,露出交际性的微笑:“各位在聊什么呢,听起来很有趣?”
    有个贵族皱了下眉头,但其他人看见美女眼睛都是一亮:“诶呀诶呀,‘沐雨橙风’苏小姐对吧?久仰大名久仰大名!”
    站在她旁边的那个青年抢先跟她解释了起来:“我们在说战神的神座石被偷的事情,苏小姐当时应该就在皇城里,想必是知道的比我们多的吧?”
    苏沐橙看着他一脸试图炫耀些什么的神色,笑了笑,轻描淡写又巧妙地带着些好奇的眼神回答道:“哦?知道什么?我不太知道呢……神座石是什么?”
    “啊——”另外一个贵族发出一声千转百折的感叹词,待苏沐橙的目光转过来才带着矜持又温和还有些难以形容的疏离感的讨好笑容说道,“苏小姐是平民所以不太清楚吧,神座石是最初的神之使者与神立约的证明,也是各个神殿的基石,人类所能动用的神的力量究其根本都是通过它。”
    天知道这些人是怎么能一举一动都能表现出那种要命的高高在上的,苏沐橙对他的神情和故意矫揉造作的语调暗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但还是准确地捕捉到了关键信息。
    “所以……战神的那个神座石,被人偷走了?”苏沐橙看起来毫无心机地重复了一遍一开始贵族青年说的话。
    她觉得她抓住了什么。


    苏沐橙回到嘉世的时候都城里那种胜利的狂热已经淡了不少,街边还能看到飘扬的彩旗,空气中也还浮着些躁动的气息,但据说一开始可是有少女对着归来的战士尖叫着投怀送抱的……哇哦,听起来真……模式化。苏沐橙想着,翻了个白眼,幸好她回来得迟。
    她从皇风那边直接去了楚云秀那儿,应老友之请帮她押了一批货,顺路又绕了趟一线峡谷——那是她最后失去苏沐秋踪迹的地方。当然,跟之前的每一次一样,一无所获。魔兽的嚎叫声回荡,而她像一缕游魂徘徊其中,这里没有她的哥哥——任何一个——来过的痕迹,魔兽们在阴暗处发出不怀好意的嘈杂声,宣称这里自古以来都是它们的领地。
    她并没有气馁,她已经习惯了,就像当初苏沐秋坚信叶修还活着一样,她相信总有一天自己还能与他们重逢。
    苏沐橙推门进了佣兵大厅侧面的小酒馆,这里跟佣兵大厅连着,向来是佣兵们休息聊天互相打听情报的地方,她喜欢穿过这里去佣兵大厅,这样可以提前知道一点儿也许会有用的消息。
    酒馆里人不太多,酒保看见她,热情地打了声招呼,于是坐在吧台附近的那两桌人都回过头来看。
    “哎呀这不是苏姑娘嘛!终于凯旋归来啦?”其中一个比较熟的朝着她招了招手,“过来喝一杯啊。”
    她点点头,坐过去,把吞日放在手边,点了杯低度酒。
    大白天的这些人似乎都没怎么喝,旁边的几个人拿着个嘉世这边流行的叫“九齿儿”的小东西玩着,哗啦哗啦响。苏沐橙伸手摇了一把,不大不小,就扔在那儿了。
    “最近有什么新鲜消息?”她一边往酒里加冰块,一边问着。
    那个跟她最熟的佣兵摇出个小,百无聊赖地搭话:“能有什么消息啊,最大的就是你们这批远征军,我们倒还想跟你打听呢。”
    她笑:“我们那些事儿有什么好打听的,打了胜仗嘉世恨不得揪着人的耳朵一个个说给你们听呢……我这不是耽搁了好一阵子才回来嘛,城里就没什么有意思的?”
    旁边一个嗓门挺大的掰着指头算了算自己的分数,觉得差不多可以赢了,嘿嘿一笑:“要说怪事儿倒有几桩,你知道刘皓死了么?”
    “刘皓?”苏沐橙皱起眉头,这名字她知道,就是那个她看着不顺眼的斗神看管人,“我回来之前还看见他活蹦乱跳的呢。”
    “可不是么,就前段儿时间死的,说是急病。”
    苏沐橙低着头摸杯子,有点玩味:“哦……什么病这么急?”
    对面的人就摊摊手:“什么病?反正这人是咔嚓就死了,上头说是什么病那就是什么病。”
    是挺蹊跷的,苏沐橙喝了口酒不说话。她不喜欢那个人,不过这刚打了胜仗回来,偏偏是这个斗神身边的人说死就死了,总归不是什么好兆头。要是冲着斗神去的,那才有意思呢,她不如趁早躲开这是非之地。
    她又想起魏琛黄少天跟神座石来。说来奇怪,这几件事情之间好像没什么关联,但她忍不住就是想。她扫了一眼面前的佣兵,这些人怕是没一个知道神座石是什么的,事实上她问过楚云秀,连这位烟雨楼的大当家都只是一知半解。
    “要说怪事儿呢还有个更早的,”有个瘦小的家伙突然说话,眼睛看着苏沐橙,指尖上却还转着一枚硬币,银色的金属在他指尖呼呼地打转,稳当得很,“肖时钦来嘉世了。”
    这回苏沐橙可想了好一会儿才隐隐约约有了点印象:“肖时钦……是雷霆的那个……?”
    “对,前年学都毕业生的第二名。”那个人点了点头。
    “我想起来了,那年雷霆学都第一名是张新杰对吧,霸图的。”苏沐橙这回才想起,她还是见过肖时钦的,前年的众邦期会上她得到了“沐雨橙风”的称号,张新杰和肖时钦也是那次崭露头角。
    “张新杰回霸图当祭司去啦,肖时钦倒是雷霆人,这两年本来一直都还在学都,前阵子——也就是远征军回来的那会儿,突然就来嘉世了。”
    苏沐橙摇着杯子,几乎已经完全融化的冰块轻轻敲在杯壁上,她挑起眉:“嘉世请他来的?他能做什么?”
    “八成是为了斗神吧,”小个子勾着嘴角,却不像是在笑,“肖时钦在学都是研究神学的。”
    “请个雷霆人回来当斗神祭司?”苏沐橙觉得有点荒谬。张新杰是白法师祭司,白法师本来就不是属于某国的神,他去雷霆学习还说得通,可最后不也回自己的母国去了,这肖时钦又是什么意思?
    小个子耸耸肩,把硬币扣回手心。
    好吧……苏沐橙默默地用沾着水汽的指尖点着桌面,对着浅浅的水迹心里数着。斗神……孙翔、战神的神座石、魏琛和黄少天、刘皓、肖时钦……?她用手掌虚虚盖住,现在她觉得这些事情之间似乎有条线把它们串在一起。重点是不管那是什么,应该是跟自己没关系的才对,她却就是没办法不去在意。
    她的预感有时候会出奇的准,但应验的都不是什么好事,苏沐橙皱着眉推开还没喝两口的酒,跟桌上的人打个招呼就站起身来结了帐。

    要么说世上的事就是这样,有时候你想了一辈子的事到埋进土里也摸不着一点儿边儿,有时候一闪而过的念头转脸就新鲜活泼撞进你怀里,一串接着一串,好事坏事,应接不暇。
    苏沐橙坐在佣兵大厅后边专供给嘉世高层发布任务用的小办公厅里,看着那块记忆水晶在一片黑暗中腾出泛着白光的雾气,慢慢映出活动的人影来,感觉被什么扼住了喉咙。
    小心翼翼地捧着记忆水晶的那个嘉世官员说些什么她已经听不到了,身旁别的佣兵发出的窸窸窣窣的交谈声像吹过山谷的风一样掠过她的耳边,而屋中那唯一的光源刺得她几乎要落下泪来。
    她辨认出那个穿着黑袍狼狈倒地的背影是魏琛,而另外那个几乎完全陌生的人形一身花花绿绿的奇怪装扮,手里一把奇形怪状的战矛不知怎么一抖就变成大伞撑在脑后,挡掉了魏琛抬手的诅咒之箭。然后那个人朝着记忆水晶的方向转过身来,从伞面的边缘露出半张带着笑的脸,下一秒抖手把伞变成弩就射了一箭过来,画面摇晃着中断了。
    就那么半张脸,瞬间就让苏沐橙无法呼吸。
    “这个任务,我接了。”她扬声,语调镇定得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

评论 ( 1 )
热度 ( 3 )

© 罗睺丨冷凰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