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睺丨冷凰月

ID:冷凰月
主同人,偶有原创。光速爬墙症患者,文力复健中,半藏好可爱,源氏好可爱,他们都好可爱【喷泪】……永远的无节操allCP,欢迎来找我玩!
内涵物都转移到子博
子博客密码是柔哥的爸爸名字+二翔的爷爷名字【喂】的全拼哦~
连载的文都打了文名tag,可以搜索www

【全职高手】【全员】Tomorrow will always come 明日终将来临 08

万万没想到我还有更新的一天对吗旁友们?我估计你们都快忘光前面讲了些什么了so提供第一章和上一章的链接给你们(・ิϖ・ิ)っ第一章   上一章

 剩下的可以自己搜tag!我把题目名加在tag里了!

本章老韩持续在线,喻黄继续虐狗,某人默默刷存在感而黄少天part下一章结束!猜接下来是谁主场?

——————————————————

第八章 The Second loss 二度失物

    小广场边上的某家酒吧里,四人举杯互相敬过一圈之后就基本不再喝了,倒不是说酒量真就这么小,在座几位身份都不一般,出门在外自然没人会让自己喝醉。

    黄少天拣了一颗下酒的梅子,扔进嘴里,被酸得微微眯起了眼,含着梅子有点口齿不清地问:“老韩你大老远的跑到这儿来干嘛?怎么一个人都没带啊?”

    韩文清抿了口酒还没说什么,喻文州倒是暗暗看了一眼黄少天,对他吃着东西说话的行为皱了皱眉,但也并没有说出来。

    “我来找人,”韩文清干脆利落地说,“我觉得我一个人没什么问题,倒是你带的这些人才有趣呢。”他扫了一眼桌上剩下的两个人:“蓝雨的王子殿下和……嘉世的神箭手?”

    “我们不是一路的——”

    “别把我和嘉世混起来!”

    黄少天和苏沐橙异口同声地喊了起来。

    “……咳,”黄少天让了一下,却见苏沐橙闭起嘴不再说了,于是只好自己怏怏接着道,“我们和苏沐橙就是……顺道儿碰上。”

    他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自然也不想让韩文清转向关注喻文州的事情,急匆匆地就扯开了话题:“你找什么人这么大面子要让你亲自出马?”

    韩文清转过头来,很认真地上下打量了一番黄少天,看得黄少天在那威慑力极强的目光之下都快掉到椅子下面去了才点了点头,然后在黄少天兴致勃勃准备竖起耳朵听八卦时候说了一句:“无可奉告。”

    “我——!”黄少天吞下了一句脏话,咚地往前一倒把下巴磕在了桌子上,没趣地嚷嚷,“老韩你这人真是不好玩!欺骗我感情有意思吗有意思吗不想说别说呗谁还稀罕了真是……你不说我还不能猜么!堂堂韩大将军悄悄的一个人跑出来,肯定是来找小情人了!文州你说对不对对不对我猜就是吧!”

    喻文州没说话,而韩文清用能杀人的目光看了黄少天一眼,伸出手来。还没等他干出啥事儿来,黄少天就立刻满脸幡然悔悟改过自新地虎式低头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啊啊啊啊啊啊老韩对不起您说您说我闭嘴我闭嘴还不行吗!”

    韩文清并不上他的低级当,慢悠悠地缩回手去。

    黄少天的好奇心得不到满足,简直抓心挠肺的难受,只好转头去逗苏沐橙:“苏妹子,你认识张新杰那货啊?”

    “我们在众邦期会上见过。”苏沐橙简明扼要希望能一句话堵住黄少天可能的一串问题。

    然而这怎么可能挡得住黄少天的活泼热情,他孜孜不倦地追问道:“哦哦哦前年那届是吧!我记得我记得!你们同一期啊,那你俩打过没?哈哈哈他那时候就是那奇葩样子了?”

    苏沐橙用疑惑的表情看了他一眼,并不懂他指的是什么,而韩文清再度用杀人的目光扫过来。

    黄少天终于发现今天自己说话不过脑子处处踩雷,不甘地暂时安静下来。

    冷场了几分钟,喻文州温和地开口:“想想挺有趣,我们四个,都是来找人的。”

    说也奇怪,这句话四平八稳地一放出来,桌上的气氛立刻无形之中绷紧,韩文清看着苏沐橙,苏沐橙瞪着黄少天,而黄少天刚想说“咦我们不是来找东西的吗”,又突然发觉自己似乎比起神座石更关心那个该死的强盗,顿时觉得面对喻文州有点心虚,低头盯着桌子上的一个凹坑。

    没人搭话,喻文州也丝毫不以为意,并不看黄少天,而是继续不咸不淡地说了下去:“明天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何必现在就剑拔弩张呢……说不定还有同路的时候。”

    韩文清靠在椅子上,抱起手臂拉着脸道:“我非常不喜欢说话藏一半的人,你到底想说什么?”

    喻文州抬眼看看韩文清可怕的脸色,慢慢地笑了一下,端起杯子抿一口剩下的酒,拉起黄少天转身走了。

    黄少天很夸张地假装被拉得跌跌撞撞,悄悄回头对苏沐橙挤挤眼睛,苏沐橙露出一个吃坏东西的表情。

    于是桌旁只剩韩文清和苏沐橙两个人,苏沐橙忍着战栗望向韩文清的脸,故作轻松道:“其实他们是逃账了吧?”

    “我付。”韩文清拍了拍口袋,一阵钱币撞击的声音传出。而苏沐橙却忍不住晃了下神:等等那会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别人的钱包……?然后她立刻就反应过来,尴尬地笑了笑,推桌起身:“时候不早了,我也先回去了。”

    韩文清也站起身来,礼貌地点点头。

    “下次有缘再见吧,希望您顺利找到您要找的人。”苏沐橙微微欠身行礼,抬头看见韩文清拧起的眉头和若有所思的表情吓得心里一突,咳嗽一声掩饰了慌张匆匆转身离开了。她还需要去看看那两个蓝雨的家伙去了哪里。

    韩文清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半晌,然后低头数出酒钱放在桌上,穿过零零落落的酒客们稳步迈出小酒馆的门。片刻后他穿过小广场来到了之前喻文州碰到他的那间小店门口,毫不犹豫地在紧闭的店门上长长短短敲了四下。

    店门静静打开了。

    黄少天听见黑暗中喻文州缓慢而规律的呼吸声,他烦躁地翻个身面朝喻文州那张床的方向,盯着那边的黑影,黑影一动不动。

    “睡不着就别那么直挺挺躺着,你不难受吗?”他忍不住开口。

    看似熟睡的喻文州睁开眼,有些诧异地转过头来,愣愣看了他一会儿,在微弱的月光下露出个难以形容的浅笑,伸出手朝黄少天轻轻勾了勾。

    黄少天就爬下床去蹭到喻文州床边儿,本来想握住喻文州的手,喻文州却拍了拍床,示意他躺上来。黄少天缩着脚钻进喻文州的被窝,狭小的单人床上挤下两个成年男人有些勉强,两个人半对着面,手脚尴尬地架在一起。场面有些滑稽,黄少天不知为何却觉得很自然。这个静谧的夜里似乎发生什么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少天,”喻文州的声音压得低低的,有一丝沙哑,“谢谢你。”

    黄少天没反应过来地眨着眼睛。“什么?”

    喻文州却不再重复了,只是加深了脸上的笑容。

    “哎你快别这样笑,怪瘆人的……”黄少天咕哝着假装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结果一伸手碰到的是不属于他的稍凉的皮肤,待反应过来,心脏差点儿从喉咙口蹦出来。

    咦——咦咦——?为什么我要这么慌?这有什么好怕的?我我我我还什么都没干呢——不对我也就没想干什么啊!要糟要糟要糟——

    正在黄少天脑子一团乱的时候,喻文州的手顺着他的胳膊摸索上来,轻轻搭在他的手背上,那小指上的戒指在被子里捂得温热,感觉甚至比喻文州的指尖都更暖和些。

    戒指,蓝雨的戒指。那个名为蓝雨的国家,束缚着眼前这只黑色的鸟儿,他那些虎视眈眈的哥哥,正在等他带回另一个蓝雨,然后把这个属于黄少天的蓝雨撕碎揉捏,拆吃入腹。

    黄少天那些微妙的心思立刻被吹飞了,他反手握住喻文州,半晌才迟疑地说道:“你留下来好不好?”

    “留在哪里?”喻文州暗沉的眸子在黑夜里反倒闪烁出些光彩来,明明是问句,却让人觉得他根本不是在发问,而是在回答。

    黄少天听懂了他的答案,沉默下去。

    “我身处瀑布之中,”喻文州的指尖在黄少天手心微微一动,像是想要在那里勾勒出些什么,“只能拼命向上,别说后退,哪怕是爬的稍稍懈怠些,都只有粉身碎骨。”

    “所以你才睡不着吗?”黄少天试图开个玩笑,然而完全失败。他沮丧地发现自己今天一整天都不在状态,再没有什么妙语连珠,嘣嘣嘣嘣嘛咪哄。

喻文州倒是不介意,认真地答到:“是啊,我想到这些事情,就怕得睡不着,”    他笑眯眯地张开手臂,“需要骑士大人来保护我啊。”

    黄少天扯出个比苦笑好不了多少的笑容,顺着喻文州的手抱住他拍了拍:“好吧好吧,我会努力的。”

    喻文州在逼仄的空间中挣扎出一只手,摸摸黄少天头顶的发丝,既觉得温暖,又感到无限的寒冷。

    是我的错吗?他想。这个人原应该是那种,永远不该露出这种笑容的人啊,所以是我的错吗?是我让这片金色的光辉蒙上阴影的吗?

    他不动声色地闭上眼,靠在黄少天温暖的胸膛上,假装自己在努力入睡。

    黄少天也只有假装自己不知道了。

    然而最终两人还是在天亮之前渐渐都陷入了梦中。

    黄少天骑在一只有着蓝灰钢铁色泽的鸟儿背上,风声在耳边呼啸,他能看到魏琛就在他前方不远处,坐着一只黑色的嘎嘎叫的大鸟,他喊了一声“魏老大”,然而话音刚出口就被狂风吹散了。

    他听见鸟儿振翅的声音,但不是他座下的这只,那是小鸟的声音,轻柔而急促,却奇妙地穿过呜呜怪响的狂风,坚持不懈地传进他的耳朵。

他四下张望,那只小鸟像幽灵一般,声音忽远忽近,然而总不见踪影。

    等他再回过头,魏琛已经飞得极远,只剩下一个黑黑的点儿,他大声呼喊着,拼命驱使着自己那只蓝灰色、冰冷又坚硬,羽毛仿佛剑刃般锋利的大鸟向前追去。魏琛远远回过头来,奇怪的是黄少天竟看得清他的表情,那表情难以形容,似乎有些愧疚,又有些无所谓。魏琛张嘴说了些什么,黄少天大声问到:“别走魏老大!你说什么?你说什么?”

    魏琛摇摇头,又一次开口:“少天。”

    那是喻文州的声音。

    黄少天猛地睁开眼睛,感到一阵凉风吹在脸上,睡意瞬间没有了。

    喻文州站在打开的窗前,半披着外套,头发有些凌乱地披散在肩上,被风吹得微微摇动。一只灰白的鸽子落在窗框上,喻文州从鸽子脚环上解下装着密信的小圆筒,打开来扫了一眼,挑起眉毛。

    “怎么了?”黄少天揉着钝痛的额头坐起身,他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长时间,总之是没有睡够,刚才那个不明意味的梦越发搅得他心烦意乱。一定都是这只破鸽子的错,他瞪着鸽子,而对方也用两个黑溜溜的圆眼睛瞧着他,歪过头“咕”地一声。

    喻文州摩挲着信纸,慢慢地又看了一遍,才道:“两个消息,你先听哪个?”

    “不那么坏的那个吧。”黄少天咕哝着伸长腿去够昨晚放在自己床边的靴子。

    “唔……”喻文州顿了顿,“霸图的神座石,也丢了。”

    “啥?!”黄少天屁股一滑坐到了地上,“这是在逗我???霸图又不是皇风!武神的圣殿就差没建在武神星上去了,这也能被抢?”

    “等等,”还没等喻文州说什么,黄少天自己跳起来喊道,“那韩文清呢?韩文清跑到微草这边来干什么,神座石什么时候丢的?”

    喻文州点点头肯定他的思路:“我也在想这个问题,虽然消息从霸图到蓝雨再追上咱们需要时间,但总不会比韩文清从霸图一路找过来还慢,应该是在韩文清离开霸图之后才丢的。”

    “哎呀倒是懂得钻空子……不对!”黄少天摇头晃脑,“不对不对不对!这里面肯定有问题!皇风跟霸图……是嘉世吗?”

    他抱头纠结了一会儿没想出个头绪来,又把怀疑的目标转向蓝雨,但想一想相比各有大动作的其他几大强国微草一直风平浪静的其实也很可疑啊!而且究竟为什么最后大家都跑到微草来了?叶秋又到底扮演个什么角色?霸图的事情跟他有关吗?

    “韩文清现在在哪儿?”黄少天又回到一开始的关键点。

    喻文州摇摇头。

    “……擦!”黄少天挠着头发呲牙咧嘴,“不想了不想了!我就不是琢磨这些的料!管他霸图如何呢,又跟我们没关系!”

    他抬起头问:“那第二个消息呢?……哦等等是个坏消息是吗,待我摆个安全的姿势先!”

    他盘腿坐在地上,而喻文州皱着眉看看他,表情复杂:“第二个消息……对你来说是坏消息。”

    “我们得回去了,蓝雨佣兵团内讧。”

评论
热度 ( 6 )

© 罗睺丨冷凰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