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睺丨冷凰月

ID:冷凰月
主同人,偶有原创。光速爬墙症患者,文力复健中,半藏好可爱,源氏好可爱,他们都好可爱【喷泪】……永远的无节操allCP,欢迎来找我玩!
内涵物都转移到子博
子博客密码是柔哥的爸爸名字+二翔的爷爷名字【喂】的全拼哦~
连载的文都打了文名tag,可以搜索www

【全职高手】【全员】Tomorrow will always come 明日终将来临(09)

第九章  The  Sorcerer  黑法师 


   黄少天怒气冲冲地从房间里出来,门前几个人带着些尴尬的表情想挽留一下他,却被他毫不客气地推到一边,还附带一双白眼,被他甩在身后的人只有对视着讪讪地苦笑。 

   魏琛慢悠悠地叉着手跟在黄少天后面,脸上倒看不出生气的样子来,甚至还有些心不在焉的笑意,也不着急去喊他。 

   那几个门柱似的人里有人叫了一声“团长”,声音跟蚊子哼哼也差不多,魏琛理也没理,从他们中间穿过去,半晌才传来一句:“我已经不是团长了。” 


   魏琛在房间里不紧不慢地收拾东西,还没收拾出一个包裹就坐没坐相地往那儿一靠,给自己卷起烟来。黄少天可没他那么淡定,气得在屋子里团团转,恨不得把床都举起来砸两下:“他们怎么可以这样!良心都被狗吃了吗!有奶吃就忘了亲娘的玩意儿!” 

   “嘿,嘿嘿!”魏琛闻言不满,“你说谁是他们老娘呢!别随便给你爹变性行吗。” 

   “你你你……”黄少天气结地指着他,“你怎么就不生气呢?就该照他们脸上揍!想去贴蓝雨王族的屁股?行啊,大不了大家一拍两散,谁爱荣华富贵谁去去,反咬一口又算是什么玩意儿!还有那个谁!那谁谁!我们蓝雨佣兵团的事儿关他什么事儿啊!那边不是已经派喻文州过来了吗!怎么又来个横插一杠子的?懂不懂规矩了?他想干嘛,啊?蓝雨绝对不可能交到他手里,你看他那张脸!” 

   魏琛在他指天骂地的期间已经抽完了一根烟,咬着烟屁股又开始挑拣着收拾包裹。 

   “行了行了,都没什么蓝雨佣兵团了,计较这些也没意思。老方还说要替我看着,我看也算了,何必呢,当初大家就是凑在一起闯荡,既然现在已经走不到一起去了,散也就散了吧。收编已经成定局,现在谁坐在那个位子上都烧得慌,让那边扯皮去吧,爱谁谁。让他们拿个散了架的蓝雨去,上头的脸色肯定好看得很。” 

   他倒是仿佛真的无所谓,好像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天似的,说话也是平心静气听不出一点儿火气。 

   他这么泼冷水,黄少天也终于不吵了,蹲下来抱住膝盖,肚子疼似的哼唧了一会儿,幽怨地问:“你难道就不心疼吗?” 

   魏琛一怔,回头来看他。黄少天一路穿过大半个微草赶回蓝雨驻地,连休息都没休息就跟着他参加了最后一次他以团长身份召开的佣兵团会议,眼睁睁看着那个首都来的人逼着他卸下佣兵团团长职位,眼睛瞪得桌上的佣兵团干部们一个个都低下头去,却也无济于事。自从被魏琛捡回佣兵团就众星捧月从没在团里受过委屈的黄少天现在看起来灰头土脸,好像连头发丝都是蔫蔫的。 

   “……心疼……”魏琛拖长了音,看看黄少天的脸色又匆匆改口,“心疼什么的,是老夫的画风吗?就算是灭神的诅咒老夫都能拿来抠脚丫,这算什么呀。”黄少天怀疑地看向被放在床头的法杖,似乎在衡量它的主人究竟是打个比方还是真的这么干过。魏琛赶紧干咳两声:“其实当初我和老兄弟们拉起这个团来的时候,就根本没想过能变成这么个庞然大物,能……变得这么招人惦记……唉算了,最开始的老人现在也就剩我和老方啦,这蓝雨佣兵团,早就已经不是我当年建立的那个小小的佣兵团啦,心疼什么呢?又该心疼哪个?老夫年纪大了,不想跟他们瞎折腾了。” 

   “再说了……”魏琛欲言又止地顿了顿,扔掉烟头,对黄少天招手,“你跟我来一下。” 


   虽然蓝雨只是个佣兵团,但驻地内仍然建了一个小型的神坛,供奉着七神的标志,即使是在七神星先后陨落的这十几年中,也一直有人维护和祭拜。能说什么呢?人们的愿望总需要一个寄托之处? 

   魏琛拢着手抬头望着错落的七神标志,深吸一口气,问道:“少天,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剑圣选择了你,让你成为剑圣使者,你该怎么办?” 

   “啊?”黄少天莫名其妙地看向魏琛,却只看到一个后脑勺。我是不是看见白头发了?他惊悚地想着。 

“剑、剑圣……”他不知为何结巴起来,“这……有什么好怎么办的?就……该怎么办怎么办呗……我不是说我没想过但是没这么想过啊,话说回来哪个练剑的小孩没想过啊除了前几年……呃,我要真成了剑圣、啊不剑圣使者,那不就更牛逼了吗,大杀四方呗那必须的!” 

   魏琛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带着些“这孩子以后可咋办啊”的忧愁,又转回头去仰起脸看着位于斗神右侧的黑法师的标志。 

   “我这些日子一直在想,黑法师为什么会选择我呢?我从来就不是什么虔诚的信徒,难道只是因为我是个还不错的咒术师吗?这样的人多的很。所以为什么呢?为什么是我?” 

   “一开始我也没怎么当回事,黑法师想什么我又管不着,没错,该怎么办怎么办呗,我还是我,又不会因为多个纹身就怎么样了。”魏琛苦笑了一下,“后来……后来我才发现,我实在是,太低估神明了……” 

   “魏老大……”黄少天听不明白这句话,却直觉地感到不太妙。 

   “我最想不通的就是这十几年算怎么回事儿。如果七神还在,黑法师还在,那为什么他们就这么看着七神星陨落,七神使者接连死去?而时隔十年,却又选中了我?如果说是对当初的使者们不满,甚至对那整个选拔系统不满,那有的是方法纠正,为什么会用这种方式,让全大陆的人们如此绝望,以为神明已经抛弃他们?不,那……不像那些祭司说的,是对人类的惩罚,反倒像是……” 

   魏琛摸着锁骨的位置,心烦意乱地快速接着说了下去,快得让黄少天完全插不上话。 

   “而我越是这样想,黑法师的力量就越是排斥我。所以究竟为什么?为什么是我?难道是黑法师选错了吗?神明也会错吗?” 

   黄少天惊得眉头一跳,压低嗓子喊了声“魏老大”,匆忙左右前后看看发现没人才吁了一口气。 

   “怎么,怕老夫被抓去烧死了?”魏琛失笑地看着他,摆了摆手,再次抬头望了一眼黑法师的标志,背着手开始往回走。 

   “所以你看,佣兵团的事情老夫现在真是不想管了,既然他们也不需要我,那也正好。我最近总有种感觉,有什么地方才是我真正该去的,不是这儿,我已经不再属于这里了。” 

   “你要去哪儿?”黄少天陡然慌了起来,快走几步追上魏琛,抓着魏琛的胳膊问,“魏老大?你要去哪儿?你不要、不要我们了吗?不行不行你得带上我!你去哪儿都带着我的对不对?对不对?” 

   刚才魏琛收拾东西时候他正在气头上没多想什么,这时才反应过来,也许魏琛早就想着离开了。他猛地想起他和喻文州一起睡在旅馆的床上的那个夜晚他那不祥的梦,像被冰冷的湖水漫过口鼻,一时说不出话来。 

   如果魏琛真的要甩下他一个人走了怎么办?他从来没想过魏琛会离开,就像每个孩子都以为父亲会一直走在自己的前面不远处,回过头来就能拉住自己的手,永远不会走失,不会疲惫。从魏琛带他回蓝雨,结束了他流浪的生活之后,他早就把魏琛当父亲看了。虽然嘴上总是抱怨魏琛把他当便宜儿子管,心里却是很受用的。可如果魏琛离开了……? 

   “喂喂,”魏琛被吓了一跳,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可别哭啊祖宗!多大的人了难道还要老夫抱着哄你吗?” 

   “你才要哭,你哪儿看出我哭了的!”黄少天炸毛,拍开他的手,眼圈却唰地一下红了。 

   魏琛叹了口气,把手放在黄少天毛茸茸的脑袋上。 

   “你不带我了对吧?”黄少天立刻都懂了,泪巴巴地看他,看得他心虚得不行。 

   “咳……”魏琛尴尬地咳嗽两声,背转身不再说话,快步走回房间。 

   黄少天抢在他前面进门,啪地把他的行李扔到地上,藏在自己身后。他也知道自己很幼稚,可这一瞬间他竟然只能做出这种愚蠢的反应来,完全没什么好点子来阻止魏琛的离开。他依赖魏琛,然而魏琛如果下定决心要走,却不是他撒娇耍赖就能管用的。 

   “其实……嗯……我要走是……嗯,有很多原因的……”魏琛也有些头疼,按着太阳穴眼神游移地解释。 

   “魏老大你这也太没诚意了……”黄少天虚了虚眼,忍不住吐槽,“就算编也编个理由吧你以为我还是十二岁吗!” 

   “哎呀我又没想骗你,”魏琛烦躁地抓了几下右边的锁骨,又揉了揉,“我自己还没搞清楚呢!” 

   黄少天敏锐地注意到他的动作,立刻紧张起来:“怎么了?那里又痛了吗?” 

   “不……”魏琛皱起眉头,“实际上,这才是问题……它已经有一阵子没怎么痛了,我怀疑……不,我对这些其实什么都不懂,怀疑也是瞎想,我应该、我应该、去找个靠谱的祭司,最好是黑法师的祭司……可黑法师的祭司,呵,现在还上哪儿找去呢?” 

   他歪坐到椅子上,显得比刚才在神坛下更加心烦意乱。 

   黄少天正要开口说什么,刚才两人没有关紧的门上传来几下轻轻的敲门声,黄少天吓得蹿过去就用力一推把门给关上了,然后才发觉这更招人怀疑,讪讪地又拉开一条缝朝外看——喻文州正愕然地站在门口,从门缝里看见他半张脸,挑起眉问:“这是怎么了?” 

   黄少天不敢放他进来,也不知道是怕被喻文州看出什么还是怕魏琛迁怒一巴掌糊喻文州脸上,只好跟做贼似的钻出门,回头给魏琛留下个“还没完呢等会儿再跟你死磕”的眼神就从外面关上门,有点手足无措地面对着喻文州。 

   “那个……那啥,你怎么来了?刚才你怎么不在……我的意思是,我有点……呃,不是,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知道你也没法做什么可是要是你在的话我……咳,那个……你有事儿吗?” 

   喻文州耐心等他语无伦次地说完,才带着依然毫无破绽的微笑答道:“没什么事,我就是来看看你……还有魏团长。” 

   黄少天不自在地挠挠脸,低头盯着喻文州的手指:“你可别当着魏老大的面这么叫,我怕他打你。” 

   他听见喻文州发出极轻极轻的一声笑声,然后就看见视野中那苍白的手指伸过来,黄少天下意识地向后躲了一下,却还是被喻文州扶着脸颊抬起脸来,正正撞进一双黑漆漆的眼眸。 

   喻文州的眼中仿佛翻滚着乌云,手心贴着黄少天的脸颊,冰凉而潮湿。他脸上露出个悲哀又欣慰的笑容,干涩地说道:“谢谢……你的提醒。” 

   黄少天呆住了,他看着喻文州的眼睛,觉得又慌张又难过,一时竟然说不出话来。两人就这么站着,眼眸中互相映出对方复杂的表情。 

   打破寂静的是喻文州猝不及防的一声痛呼,他猛地收回手,指甲在黄少天脸上留下三道红痕,然后弓着背紧紧抓住了自己右边的衣襟。 

   “文州?”黄少天上前一步,正要去碰喻文州的肩膀,喻文州却在他一触之下仿佛被猛力推搡似的轰然倒地,跪在地上拼命抓着自己的右胸,窒息地张着嘴停顿了几秒之后仰头尖声大叫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咿啊啊啊啊啊啊啊——————!!!” 

   “文州?文州!”黄少天猛地蹲下抓住喻文州的肩膀,“你怎么了?” 

   喻文州说不出话来,咬紧牙关忍住更多的惨叫,不知道是不是咬破了舌头,一丝血迹从他嘴角渗出来。他剧烈地颤抖着,左手捂住右边胸口,右手一把抓住黄少天的手臂死死掐住,像砧板上的鱼一样在地上挣动不停,在黄少天撕开他的衣襟的同时张开嘴从喉咙里发出一阵可怖的“咯咯”声。 

   黄少天倒吸一口凉气。 

   ——喻文州左手手指间拢着的,隐隐约约是通红到发黑的,黑法师扭曲的六芒星标志。 

   他向后退了一下,坐倒在地。喻文州的手痉挛着抓不住他,无力地垂落在身旁。 

   黄少天猛地想起什么,连滚带爬地反身撞开身后的房门,大喊一声:“魏老大——?!” 

   魏琛瘫坐在翻倒的椅子前面,低着头看着自己空无一物的双手,怅然又如释重负地苦笑起来。 

   “原来是这样……”他低声自语,“所以,这也是被安排好的吗,这小子会来代替我?” 

   “魏老大!”黄少天回头看看还在微微抽搐着的喻文州,又喊了魏琛一声。 

   魏琛对着他摇摇头,没有回应他。 


   白天看不清的星空中,黑法师之星原本所在的空洞处已悄然泛出些微弱的光芒。 


———————————————————— 


第九章  end 


—————————————— 


心疼黄少…… 


好险赶上了今天更新……这章几乎全是对话,回头我得好好改改。我这个写剧本的毛病哟……ps排版好烦啊不想搞了!到底怎样才能又不用每段都在段前打空格,又可以在复制到网页里时候也带上格式呢……(想太多)


评论
热度 ( 5 )

© 罗睺丨冷凰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