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睺丨冷凰月

ID:冷凰月
主同人,偶有原创。光速爬墙症患者,文力复健中,半藏好可爱,源氏好可爱,他们都好可爱【喷泪】……永远的无节操allCP,欢迎来找我玩!
内涵物都转移到子博
子博客密码是柔哥的爸爸名字+二翔的爷爷名字【喂】的全拼哦~
连载的文都打了文名tag,可以搜索www

【全职高手】【全员】Tomorrow Will Always Come 明日终将来临(11)

第十一章 Tamer 驯兽师

孙翔实在是个很难搞的被监护人,这是所有曾试图管束他的人的共识。

当然刘皓仍然是下场最惨烈的一个。这位原嘉世高官被派来完成这个任务时还以为这是一条通天大道,成为斗神的驱策者,这可是做梦都不敢想的力量和权势。于是他雄心勃勃地花了半年时间想给这头猛兽套上笼头,将它驱向嘉世所希望它去的方向。

他很显然用错了法子,也许孙翔能够被控制,但绝对不是他能办到的。

肖时钦袖着手站在灵堂的角落里,谨慎地观察着来往众人各异的反应。与许多人对他的误解不同,他不像很多学都出来的学者那样对世事人情懵懂不知,他对微妙的人心的把握甚至在他那比他更有名的同学张新杰之上。只是张新杰与他不同,在神学一途上走的是再正统不过的道路。张新杰身上天生带着一股神明宠爱的气息,若不是白法师之星早已陨落,说不定新一代的白法师使者就是他了。

而肖时钦骨子里却不大像个祭司,他甚至踏足了被认为是渎神禁忌的炼金人偶领域,不少人在众邦期会上见过他使用各种炼金小玩意儿,然而恐怕也没人敢想象他居然敢走得那么远。除了学徒戴妍琦,他真正的研究内容只有一位神秘的笔友知晓。

说起炼金术的话……肖时钦看向在众人簇拥——或者说挟持之中走进来的“斗神使者”。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嘉世非要他不可了。因为这位广受怀疑的新斗神的确有问题:那根本不是真正的斗神使者,而是用炼金术里另一个禁忌领域——人体炼金的技术,生生“造”出来的斗神。

嘉世疯了……十多年前斗神暴毙的那场大战让他们从如日中天的第一强国地位生生跌落,从那时起,无法接受失败的嘉世就疯了。虽然后面几年里其他几大国的守护神星也渐次坠落,可嘉世并不能因此感到平衡,他们想的,一直是怎么“找回”斗神。

当发现七神真的已经不再回应信徒的呼唤,不知是哪一个大逆不道的脑瓜一抽,嘉世突然把眼光转到了始终被良好保存的最后一代斗神使者的尸体上。他们斩下斗神使者附有神宠印记的右臂,放在神座石之上,以数十名最虔诚的祭司为祭品再次激发其中残留的神力,然后选出斗神预备候选的少年中最有潜力的一位,斩下他的右臂,将斗神的手臂缝合到他身上。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这疯子一样的举动竟然成功了,斗神残留的力量渐渐转移到了那少年身上。而与此同时,少年开始变得越来越像上一任斗神使者。这种诡异的事情也并没有令嘉世的统治者警醒,他们试探着将少年派出去执行各种任务,虽不敢直接撞上其他真正的神使,毕竟也算得上大半个斗神了,嘉世在其中尝到了甜头,便开始肆无忌惮地使用这个秘密武器……直到两年前,叶秋叛逃。

当初那个越发显得像是曾经斗神的少年,在逐渐成长为青年的过程中,生出了斗神不会有的想法。

那时嘉世刚找到比邱非的资质还要更好、年纪也更恰当的孙翔,正催促着叶秋将培养重心转到孙翔身上,孙翔却有些闹脾气,当嘉世把注意力转向轮番上阵劝诱孙翔这件无比艰难的工作上之时,一直没人担心过的叶秋在一个并无特别之处的夜晚斩下几乎已经和他融为一体的斗神的右臂,孤身一人悄悄离开了嘉世,谁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要问叶秋究竟在想些什么才会扔下如此力量和尊荣,不惜自残也要逃离,肖时钦从未见过他,却也无从揣测。更何况这些从嘉世人口中说出的所谓秘辛,可信度有几成还是个问题。而若要问孙翔究竟在想些什么……肖时钦摸了摸眼镜冰冷的边框,注视着仿佛笼中困兽般焦躁不满的新“斗神”,若有所思。

斗神不过是在葬礼上露个脸以示一切正常毫无可疑,掩盖刘皓之死的蹊跷,谁也不敢真让他在这里待的太久,于是很快孙翔又被簇拥着离开了,一圈人显得既不敢远离更不敢靠近,面色如常,举止却处处怪异。

肖时钦看着不由得叹口气:真是欲盖弥彰,说实话嘉世里难道就没有个能搞懂形势的人吗。

斗神不在,这里也没什么好看的了。肖时钦略略一留,最后扫几圈剩下来的人的表情,便也不引人注意地贴着墙边出去了。

嘉世留了几天时间给他考虑,明天就要求他给出答案,是作为斗神祭司留下来?还是离开?

肖时钦沿着华城那天下闻名的湖畔踱步,没什么心思欣赏美景,只是无意识地捏着自己的袖子,不停地试图将它拉得更舒展一点。离开?别逗了,肖时钦当然不会相信这种幼稚的谎话。他已经知道了足够多的“斗神”的秘密,多到嘉世可以毫不犹豫地抹杀他——只要他透露出哪怕一点要离开的意图。

从目睹孙翔杀死刘皓的那一刻起,他就被刀子架在了脖子上。要么为嘉世卖命,要么死。

话虽这么说,但只要肖时钦是认真打算逃离,他也有的是办法,一个人实在不行的话还可以假装答应之后联系戴妍琦来接应——然而,他并不想这么做。

他天性里趋利避害的那部分急切地想要离开这个真正的是非之地,而另一部分属于研究者的执着和疯狂却让他对那个恶魔的奇迹一般的人造斗神痴迷无比。如果不能更近一点、更久一点的研究这个神秘的造物,肖时钦就算走了也睡不安稳,他绝不会甘心。

他在湖边微湿的土地上坐下来,捡起一根枯草心不在焉地在水面上晃悠着,看着那些被人驯养的名贵鲤鱼好奇而迟缓地围拢过来,似乎以为这是要给它们吃的。

而嘉世驯养的另外一种动物可大大不同……他又忍不住想起孙翔那流动的火焰一般的眸子,杀气四溢,生命力仿佛就在那里面倒悬燃烧。这家伙可永远不会被养成这种乖乖模样。嘉世究竟在想什么呢?这就像手里攥着一团火药,一个不慎就要爆炸的,嘉世真的打算依靠这样的一个“斗神”继续走下去?据说他在皇风表现的很不错,现在士兵们都还为了他兴奋不宁,然而假的就是假的,他们将孙翔暴露在阳光之下,偏偏孙翔又是这样不知收敛的性子,那么离这些秘密被揭开的日子也不远了。

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冷不防背后响起一个倨傲的声音:“你为什么不鬼鬼祟祟跟着我了?”

肖时钦惊了一下,扔掉枯草站起身,转头就看见这些天始终霸道地占据他的脑海的青年。

不,说是青年似乎还有点早,眼前的金发男性还尚未褪去最后一丝属于少年的青涩,个子虽高,身材却不算强壮,阳光从他身后穿过细碎的金发漏过来,映亮了他脸颊侧面和耳朵上细细的绒毛,而逆着光的眼睛是无害动物似的湿漉漉的金褐色,却闪动着凌厉的光芒。

不是红色的……对了,除了第一面见到时之外,孙翔的眼睛一直是很正常的浅褐色,过于正常以至于显得甚至有点普通。那天那双血一样的眼睛似乎只是肖时钦的幻觉,也从来没有人谈论过。

肖时钦抛开那些杂乱的想法,直面孙翔挑衅的目光,不慌不忙地开口反问:“斗神不喜欢有人跟着吗?”

孙翔有些烦躁地用手捋了一下额前的碎发,朝肖时钦过来的方向偏了偏头,呲着牙露出个不怀好意的笑容:“那个刘皓就是因为老跟在我屁股后面,现在才会躺在那边。”

真……直接。肖时钦暗自皱了皱眉,这算是在威胁我吗?

“我会努力不要那么招你讨厌的。”他毫无惧色地笑了一下,似退实进。

孙翔听罢,愉悦地转了脸色,大大咧咧挥了挥手,有点满意的样子:“嗯,还算懂事。”

就这么……过去了?肖时钦感觉自己一拳打空,虚得发慌。这位究竟是故作高深呢,还是……真傻呢?

他扶了一下眼镜,试探着又加了一句:“但我的工作就是帮助你更好地发挥你的力量,完全远离你是不可能的……”

“嗯我知道,祭司嘛,就是为我服务的呗。我又没说让你离远,”孙翔反倒怪他听不懂话似的看了他一眼,“叫你别鬼鬼祟祟的跟着嘛,你要是真有能耐,光明正大地跟我走一块儿我又不会打你。”

我怕的可不是你打我啊……肖时钦又感觉接不上话了,只好“呵呵”了一声。

不过至少孙翔并不是难相处的人,比预想的难度还低一点。肖时钦不怕他听不进话,只怕这尊杀神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动不动要搞出些流血事件来,那才叫有理说不清。

他多少还是松了一口气,带着仍然挥之不去的隐隐恐惧和更多的兴奋,抬起头努力让自己保持直视孙翔的眼睛:“那么,现在斗神准备去哪儿?我可以和您同行吗?”

“哎你别老斗神斗神的,叫翔哥哈哈哈!”孙翔似乎很满意他的识相,拍着他的肩膀大力鼓励道,“跟我走,带你认认路,你以后是不是也住我那儿?”

孙翔的力道没轻没重的,肖时钦被他拍得觉得自己都矮了一截。伸手扶了扶被震得差点滑下鼻梁的眼镜,他虚弱地笑了一下,赶紧跟上看都没看他就直接转身大步朝着斗神府的方向去了的孙翔,压低声音回答道:“嘉世这边还没有具体安排……可能是吧。”

这提醒了他需要尽快通知嘉世他的最终决定,毕竟真的要留在嘉世的话还是有很多事情需要安排起来的。

孙翔一点都没有体谅他试图拉低谈话音量的用心,反而因为他声音太小而凑了过来,继续用那种毫无顾忌的态度大笑着嚷嚷:“这还用等他们安排?我说你住哪儿你就住哪儿,就这么定了,回去我给你指地方。”

嘉世国王对这位斗神可是突破下限地保持距离,我这么受他“器重”,究竟是好是坏呢?肖时钦望望天,一时也没法下什么定论。那只有既来之则安之了,他抻抻袖口,带着制式微笑随声附和着孙翔。

“是,斗神。悉听尊便。”

————————————————————

失踪人口回归ヾ(゚∀゚ゞ)——!

抱歉消失这么久……上一章之后工作一直超忙,回家又沉迷LL和梦100不可自拔……结果越是不动手写越是写不出,卡在最后一千字卡了好久,今天半夜了才猛然爆发一口气写完。对手戏好难写嘤嘤嘤……而且写起来才发现肖翔这段要比我预想的长出一倍不止orz这里长出来于是后面好多结构性的部分都需要调整,到现在我都还没想好肖翔部分的后半截放哪里好……嗯好吧其实都是借口,懒就是懒,我跪。

年底工作一直是超忙,好在现在稍微适应了,下一章不会再消失这么久了!我会尽可能快点继续的!

呜呜呜虽然我这么懒,可是还是想要评论啊!没评论真的超没动力的(:з」∠)_来嘛英雄!

评论 ( 5 )
热度 ( 20 )

© 罗睺丨冷凰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