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睺丨冷凰月

ID:冷凰月
主同人,偶有原创。光速爬墙症患者,文力复健中,半藏好可爱,源氏好可爱,他们都好可爱【喷泪】……永远的无节操allCP,欢迎来找我玩!
内涵物都转移到子博
子博客密码是柔哥的爸爸名字+二翔的爷爷名字【喂】的全拼哦~
连载的文都打了文名tag,可以搜索www

【全职高手】【全员】乔一帆梦游荣耀仙境06

    毫无疑问,房子的主人,魔术师回来了。

 

    骑士盔甲咯吱咯吱地走上二楼,站在书房门口,疑惑地看着几乎塞满了房间的肢体扭曲的巨型人体,犹豫了一会儿,最后举起骑士剑,尝试性地戳了一下。

    “诶哟!!!”这一剑戳的实实在在,乔一帆眼泪都差点掉下来,痛叫着一个激灵就站了起来——他的脑袋直接撞破了二楼的天花板也就是三楼的地板,眼睛刚好对准了三楼的窗户,就看见外面半空中站着一个人,看起来非常、非常地生气。

    “队、王队长……”乔一帆有些心虚地喃喃。

    窗外的王杰希当然听不见他说什么,他手里拿着扫帚,但却并不是靠它飞在空中的,而是踩在一株正在急速生长的植物伸向天空的叶片上,越来越接近三楼的窗户。他巫师帽的尖儿上缀着一颗大大的星星,像活物一样呼吸着闪烁,放出柔柔的光芒。而他的两只白白的长耳朵从帽子上的两个洞里竖出来,优雅地轻轻颤动着。这让他的帽子不会像垂耳兔高英杰的一样动不动就要飞走——虽然高英杰的帽子总是戴不牢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尺寸不对。

    魔术师挥了挥手,一片亮晶晶的粉末就从他指间落下来,洒在他脚下看起来有些后继无力的叶子上,那巨大的植物就又继续兴奋地生长了起来,用茎叶为魔术师搭建出一道步向房子的天桥。

    “天!我的书房——”魔术师透过窗户看到了屋内的情形,饱含痛苦地叫了一声,耳朵都折了下来。

    乔一帆试图把自己藏起来,但立刻就绝望地发现他又把自己卡在了二楼和三楼之间,看起来大概像是只愚蠢的地鼠,下一秒就会被锤子砸扁。

    正在这种时候他反倒注意起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来——也许并不是无关紧要——比如,窗外的魔术师,正呈现Oxo的表情……不,重要的不是表情,而是……右边的眼睛比较大!乔一帆想伸手揉一揉自己的眼睛,当然现在完全卡住了的他是做不到的,于是他只能怀疑起自己面前的其实并不是窗户而是一面镜子什么的——当然,还有个选择就是正视眼前的事实,然后就可以恍然大悟地反省为什么自己一开始会被关在门外。

    哦,这显然是个奇怪的世界,乔一帆这样对自己说。虽然这个结论似乎下得有点晚。

    魔术师比自己的弟子沉稳得多,他当然没有揪着自己的耳朵捶胸顿足哭天抢地,而是很快就冷静下来,贴在窗户外严肃地观察着这个不速之客,右手抬了一下,但刚有黑压压的酸雨云聚集起来他就又放下了手,看起来正在思考用什么技能才能搞定乔一帆又不会把自己可爱的房子彻底弄坏。

    而骑士盔甲走进了书房,绕着乔一帆跪在地上的身体打转,从护脸的缝隙之间发出呼呼的声音,不知道想表达什么。它对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保卫范围内的巨大的入侵者显然是不会有任何善意的,乔一帆苦着脸希望它不要再扎自己了。逃离现下这种糟糕境地的唯一方法当然是找到跌落的变大变小灯把自己至少变回能从这个建筑物的任何通道——不管是正常通道还是非正常的——出去的型号,但乔一帆试图用还留在二楼书房里的那只手摸索记忆中变大变小灯掉落的地方时只是又得到了几个被不知道是花盆碎片还是骑士剑扎出来的伤口而已。

    窗外的魔术师最终动了动耳朵,伸出手轻轻一碰窗户,从里面栓住的窗户就自动向外打开了,他一脸怒容地望着乔一帆,也不知道是否认得他,总之下一刻乔一帆就觉得眼前一黑,被暗夜斗篷裹了个满头满脸。

    瞬间被剥夺视觉乔一帆忍不住有点慌,第一反应居然是这是不是套麻袋的节奏于是立刻缩起了脖子等着迟来的那柄地鼠锤,两秒之后什么都没等来的他反而更慌了,魔道学者的技能千奇百怪,谁知道这片黑暗之外酝酿的是哪个大招。他在慌乱中挥舞着二楼书房里的手,不知道是弄翻了什么金属架子还是一巴掌把骑士盔甲糊到了地上,一阵哐锵哐锵的噪音。

    然后他等来了预想的攻击——是扫把旋风,显然魔术师耽搁的这几秒钟时间是为了带着扫帚从窗户里顺利钻进来。乔一帆被扫帚拍得头昏脑胀,下意识地一缩脖子,却被三楼的地板硌住喉咙差点要翻白眼。

    真是再糟糕不过,现在能怎么办,大声喊我不是小偷吗?先不说听起来完全不可信,自己已经把人家的房子弄的东创西破的事实放在这儿,比偷东西都严重。

    乔一帆简直要绝望了。

    然而事情总是有转机的,虽然有时候我们不知道那会是好是坏。

    乔一帆在黑暗中再次体验了那种从空中猛然下坠的感觉,接着眼前就大放光明——他看见的是一片狼藉的二楼书房,还有在陶罐碎片中灰头土脸、艰难地抱着变大变小灯对着他的高英杰。而暗夜斗篷陡然失去了目标,正像一只大鸟一样有些茫然地在乔一帆撞出来的那个破洞上方盘旋着,恰好遮住了魔术师的视线。

    “一帆快跑!”高英杰见乔一帆已经缩小到合适的大小,扔开了几乎要把它压趴下的变大变小灯,焦急地压低声音喊道。

    乔一帆毫不含糊地站起、转身,和一手持剑一手持盾不由分说堵在门口的骑士盔甲对视——啊不大概不能说是对视,也许应该说是对脸——了一秒,就又转回身来,矫健地助跑几步攀上之前被自己的手臂撞破的窗户,顺着有爬山虎的墙壁滑了下去,落地的时候抓住爬山虎的藤条一荡,好歹没有摔伤,就打个滚飞奔了起来。应该说人的潜力真是无限的,乔一帆对于自己能完成这一系列动作简直觉得匪夷所思,然而当他回头一瞥发现原本安详地趴在墙壁上的爬山虎们正张牙舞爪地向自己追来时他又一次突破了自我,跑得更快了。

    等他又跑出了一百多米时背后才传来魔术师愤怒的吼声:“该死的家伙!别让我抓住你!我要把你送去法官那里!”

    他打了个激灵,立刻放弃了等一会儿偷偷绕回去找高英杰的想法。


评论 ( 1 )
热度 ( 6 )

© 罗睺丨冷凰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