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睺丨冷凰月

ID:冷凰月
主同人,偶有原创。光速爬墙症患者,文力复健中,半藏好可爱,源氏好可爱,他们都好可爱【喷泪】……永远的无节操allCP,欢迎来找我玩!
内涵物都转移到子博
子博客密码是柔哥的爸爸名字+二翔的爷爷名字【喂】的全拼哦~
连载的文都打了文名tag,可以搜索www

【全职高手】【全员】乔一帆梦游荣耀仙境(12)

多谢  @随便看看   姑娘的提醒!我终于学会了正确使用lofter!【喂】原来不是只要把文一扔就好了啊【蠢】

这篇文也接近尾声啦!总之,如果喜欢它话请至少点一下❤www作者很容易枯萎请好好爱护【不】

——————————————

    就在这时柴郡猫从一朵云后面出现了,先是一只耳朵和下面的一只眼睛,乔一帆第一个注意到了它。它对着乔一帆眨了眨那只眼睛,然后缓缓地转动着眼睛观察着球场,同时它的嘴也从下面一点一点地浮现,没有叼着烟,仍然是那副大咧着像是在夸张地笑的样子。

    “嗨,玩得好吗。”柴郡猫还没有完全出现,就迫不及待地说话了。

    “不太好,”乔一帆诚实地说,“这个游戏规则太奇怪了,我从来没有玩过球这么多的球类游戏。而且不管是指定的卫兵还是玩家,只要和皇后打个照面就直接把钱包交出去了,连他们队自己都是一样,这样谁拿到钱包不就没有意义了吗?还有,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他们用技能扰乱别人投球,可是皇后的拳套可以直接戴着上场,我可没有带太刀啊,这不公平!”

    柴郡猫的头终于全都从空气里出现了,它看起来并不打算继续下去似的,只是一个头靠在云朵旁边,不知道身体在哪里。说起来,虽然看起来很小,但柴郡猫可是在云的旁边呢,它现在该有多大呀,说不定如果连那胖胖的身子也一起出现的话,掉下来就能把整个皇宫砸平。

    想到这里,乔一帆有点想自己那盏变大变小灯了。他叹了口气。

    “嘿,生活里总是有很多不公平的事情的,但生活还是要继续对吧。游戏你可以抱怨规则,人生可没有这么好说话。”柴郡猫眨了眨眼。

    “你说得对。”乔一帆说,把手里的钱包对着球门用力扔了出去,“我应该更努力一点的。”

    张新杰发现乔一帆已经很久没动过了,他顺着乔一帆的视线看去,发现了柴郡猫,立刻叫了起来:“叶修!!!你不能这样,你已经违反了《皇宫安全管理条例》第二百一十三条……不对这不能算飞行物……那就第三百零七、不、第三百零二、也不对……”

    只露出一个头浮在高高的空中的柴郡猫似乎令张新杰混乱了起来,柴郡猫看着猛地拿出《皇宫安全管理条例》开始努力翻阅寻找适合柴郡猫的行为的条款的张新杰,嗤嗤地笑着。

    “你这样不累吗?”乔一帆忍不住问道。

    张新杰抬了抬眼镜,又抬头确认叶修还在那里,就又埋头寻找法条了,他一边找一边严肃地回答乔一帆:“无规矩不成方圆,而定下了规矩就要严谨地执行。”

    “包括数着米粒吃饭吗?”柴郡猫在空中嘲笑了起来。

    张新杰非常严谨地反驳:“我不数着米粒吃饭,只是从一边开始吃起而已。”

    “哦,是这样吗,传闻你过马路还一定要踩着一节一节的斑马线才行呢。”有了求证机会,柴郡猫似乎很在意地又问起来。

    但张新杰却不肯再回答他了,他皱着眉头几乎要钻进法典里去。

    “换我来吧,”皇后也不打球了,走过来哼了一声,举起了右拳,用左手擦了擦,“对付这种情况,最好的解决方式是用拳头说话。”

    “暴力。”柴郡猫往云后面躲了躲,仍然是笑呵呵的。

    “对你没什么温柔的必要。”韩文清毫不动摇,收拳在腰侧,开始了蓄力。

    “哎呀哎呀要来真的?小张你不管管?”柴郡猫终于开始有点危机感,但嘴上却依然欠,“老韩你可悠着点儿小心腰啊,年纪大了扭一下就容易进医院啊。”

    韩文清置若罔闻,而张新杰站在一边,似乎不太认同地皱着眉,但却已经把法典收起来了,看起来完全不打算阻止。

    在韩文清霸皇拳蓄力完毕出手的那一瞬,柴郡猫消失在了云后,从嘴巴到耳朵迅速地溶解在空气里,像是卷起一幅画一样的迅速,甚至它的最后一句话还飘荡在空中,它已经整个儿不见了。

    “不公平啊不公平,果然不公平,一个头什么都做不了,下次我带身子来再跟你们玩儿。”

 

    柴郡猫消失之后张新杰看了一下表,揭示了他刚才不再和叶修纠缠的原因:“该到开庭的时候了。”

    “开庭?”乔一帆问道。

    “对,”张新杰又说了一遍,“到开庭的时候了。”

    乔一帆觉得很新鲜,他还没有看过开庭呢:“那么,法官在哪里呢?”

    张新杰深深看着他,不明白他怎么会问这么显而易见的事:“当然是我了,我难道不像法官吗?”

    “……像。”乔一帆只好说。这好像是挺明显的。

    很快乔一帆坐在罗马大剧场一样的法庭的旁听席上时就想起了刚才完全被他忘在脑后的事情:他应该离这里远一点的!魔术师在他从那座小屋逃走的时候在他身后喊的,不就是“我要把你送去法官那里”吗?

    但当一只戴眼镜的豚鼠敲着小钟提醒众人“肃静,现在开庭”的时候,他又完全把这个扔到一边了,毕竟他是真的很好奇。

    张新杰坐在最高的位子上,似模似样的,乔一帆现在总算知道他为什么要戴那种有点好笑的白色假发了。

    第一个被审判的是一条鱼,它被盛在大鱼缸里抬上来,整整八个扑克牌卫兵被它压得够呛。它的罪名是偷吃了鱼食,那是三天的份。

    “胡闹,”张新杰说,“如果它吃了三天份的鱼食,它现在已经撑死了。”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乔一帆想。

    “而且那应该是把太多的鱼食洒进鱼缸里的人的错。”

    说的太好了。乔一帆点着头,小时候他家里养过两次鱼,但每次都因为他父亲粗心大意随手撒太多鱼食而撑死不少鱼,最后告失败。

    “应该判喂食的人赔偿一年份的鱼食。”一个审判员提议。乔一帆看过去,却认不出他。这总不是我的错,乔一帆想,他的脸模模糊糊的。

    张新杰敲了一下锤子,像是拍卖会的主持人一样宣布此案结案。

    乔一帆认为结束得太快了,但他还是觉得很有趣。

    下一个是一名扑克牌卫兵,它是红心6,但他试图把自己涂成8。

    “这是欺诈。”张新杰思考着说。

    “我只是为了不违反条例!”红心6——它身上还残留着涂改过的痕迹呢——为自己辩解道。

    张新杰有点为难,最后他决定传唤证人。

    证人是皇后,因为卫兵是属于他的,而红心6看起来快要窒息了。皇后驾到造成了一小阵骚乱,因为旁听席上的很多人都拿出了自己的钱包,不过很快就平息了,张新杰应对这种场面非常有经验。

    “既然条例规定不对称违法,那么这是把违法的事实伪装成合法的。”皇后的思路非常清晰。

    旁听席都鼓起掌来,乔一帆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要鼓掌。

    “皇后陛下发言之后听众应当鼓掌。”不知何时坐到了他身边的戴念珠的大老鼠向他解释道。

    “是你?!”乔一帆非常惊喜,这是他在这个世界遇到的第一个生物,现在他们看起来终于差不多大了,当然,乔一帆还是要大好几码,“你的朋友怎么样了?”

    “老林吗?”大老鼠叹着气用爪子拢着胸前那颗最大的念珠,“我没有弄到菇蔓的叶子,邓复升明明都不在了,怎么还留了一身盔甲在那……诶哟走起来咔嚓咔嚓的……”

    他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就被乔一帆从口袋里掏出的叶子吸引住了全部的注意力。

    “你怎么弄到的?!”它刚下意识地想伸爪去拿,立刻就又不好意思地缩回了爪子,讪讪的笑着,“不好意思啊,以前的职业病,习惯了……”

    乔一帆笑了笑:“没关系,就是给你的。至于怎么拿到的……”

    他回忆了一下,又忍不住思虑起高英杰现在如何,最后无奈地笑了笑。

    “……那个就说来话长了。”

    老鼠惊喜地从他手里接过叶子,小心翼翼地抚平被在口袋里团出的褶皱,基本没听到乔一帆后来说了些什么。

    “走吧!”老鼠很有干劲地揪了揪乔一帆的衣角,“我们去看老林,有这个就可以解除诅咒了!”

    乔一帆又抬头看了看场中央的审判现场,他有点想知道这个案子的结果,但审判他已经看过一个了,而解除诅咒却完全没看过,他衡量了一下,决定还是跟着老鼠去看它的朋友。他们从旁听席悄悄地溜了出去,而这时候皇后正在他们身后怒斥:“生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因为这种事情就要完全否定自己,没出息!”虽然不是说自己,但乔一帆还是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评论 ( 1 )
热度 ( 11 )

© 罗睺丨冷凰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