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睺丨冷凰月

ID:冷凰月
主同人,偶有原创。光速爬墙症患者,文力复健中,半藏好可爱,源氏好可爱,他们都好可爱【喷泪】……永远的无节操allCP,欢迎来找我玩!
内涵物都转移到子博
子博客密码是柔哥的爸爸名字+二翔的爷爷名字【喂】的全拼哦~
连载的文都打了文名tag,可以搜索www

【全职高手】【全员】乔一帆梦游荣耀仙境13

    乔一帆跟着老鼠来到了靠近城堡的一个小小的灰白色的玛雅风格的像神庙似的地方,老鼠解释说他朋友因为被诅咒的关系,现在不方便住在城堡里,只好暂时待在这儿。

    这地方看起来就像是有什么机关陷阱的样子,而事实上也没有让乔一帆失望,进门之后老鼠就交代了一句“跟着我走”,然后就是一套惊心动魄的高闪避,乔一帆终于知道它在魔术师的桌子上那摸爬滚打的功夫是在哪儿练出来的了。

    好在有老鼠这个熟练至极的领路人,乔一帆也算是有惊无险地通过了那段陷阱区,刚要继续往里走,就是一阵腥风扑面。

    “还有陷阱?!”他叫了老鼠一声。

    一条巨大的青色的蟒蛇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他们面前,爬行动物琥珀色的无机质感觉的眼睛在昏暗的光线中盯着乔一帆。

    老鼠笑了笑:“别怕,这只是朋友们做的一个幻象,算是保护老林吧,他现在可没什么攻击力。”

    虽说是幻象,那种被巨大的凶兽盯着的感觉还是让乔一帆脊背发凉,他赶紧躲开了点。

    “老林,老林!”老鼠叫着。

    “呱咕。”一个声音回应了他,乔一帆被这个怪怪的声音弄得有点想笑,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蟒蛇幻象后面的黑暗中不紧不慢地蹦出了一只……蟾蜍。

    “噗。”乔一帆忍不住笑了。真是有点老套啊,被诅咒变成蟾蜍什么的,这难道是个王子吗?笑点在于蟾蜍跳出来的时候巨蟒的幻象正好消失,看起来简直像是巨蟒一下子变成了小小的蟾蜍似的,多少有点喜感。

    蟾蜍慢腾腾地蹦过来,翻着眼皮看着他们:“你来啦?怎么还带了个小朋友?”

    “噔噔噔噔~”老鼠献宝地拿出了菇蔓的叶子,“你看!我搞到啦!不对其实是这个小鬼搞到的,所以我就带他来看看你。”

    “王杰希可不会随便把这个给人,”蟾蜍慢吞吞地说着,“小朋友你怎么拿到的?”

    不管是小鬼还是小朋友都哪里不太对的感觉,乔一帆想抗议一下我已经20了,但最后只是干笑了两声,回答蟾蜍:“……机缘巧合,机缘巧合。”真是机缘巧合,天知道他根本就没想拿这个叶子来着,它自己黏上来的。

    “总之还是谢谢你了,有了这个我就可以变回原来的样子了。”蟾蜍还是那种不紧不慢简直事不关己的语气。

    乔一帆回头看着老鼠,想看它到底怎么用那片叶子。是吃掉?榨汁?还是要念几句咒语?

    都不是。

    老鼠蹲下把叶子放在蟾蜍额头上,闭上眼很真诚地喃喃说道:“请让老林恢复原状吧。”

    “完了?”乔一帆看老鼠又站了起来,还以为还有什么步骤比如跳大神或者画魔法阵什么的,但等了几秒似乎老鼠不打算再干些什么了,只是盯着蟾蜍看,他忍不住问道。

    老鼠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当然完了啊,不然还要怎样?”

    乔一帆比划着说了一下自己的想象,然后就被嘲笑了:“小朋友,你漫画看太多了。”

    我觉得你们比漫画还要奇怪多了!乔一帆在心里说。

    他拿过那片用完的叶子,只见它慢慢从边缘开始朝中心慢慢变黄卷起,看来这东西只能用一次。

    就在叶子彻底变黄缩成一小团像是被烧过的锡纸似的的时候,眼前的空气似乎扭曲了一下,然后似乎有类似于机器转动的嗡嗡声,蟾蜍身周的空气也扭曲了一下,然后就毫无征兆地,变成了幻象里那只巨大无比的青蟒。

    乔一帆被震惊了。

    “什么?!他原来就这样?!”他脱口而出。

    “太好了老林!”老鼠高兴得蹦了起来,然后猛地跳了过去,艰难地把自己挂在巨蟒身上,危险地晃动了一下之后开始往下出溜,巨蟒抬起一截身体弓成桥状顶住了它,有一刻乔一帆简直觉得接下来巨蟒就会卷住老鼠扔进嘴里。    

    神奇的友情……乔一帆想。你们还不如保持刚才那样啊!至少体型比较搭配!而且话说蛇和老鼠是天敌吧!

    看着这对老友欢快地玩起了蛇肉滑梯,乔一帆叹了口气,转而说服自己:好吧,还有个词叫蛇鼠一窝呢。

 

    巨蟒和老鼠决定去享受一下巨蟒好久不见的午后阳光——蟾蜍不能在阳光下待太久——而乔一帆想回去接着看审判,于是他们分道扬镳。临走前老鼠不停地跟乔一帆说谢谢,而巨蟒只是露出对乔一帆来说实在有点可怕的微笑。

 

    乔一帆还是没看到红心6卫兵最后怎么了,他回到法庭的时候张新杰正在宣判一个长翅膀的箱子五年徒刑,那只箱子被押下去的时候张开箱盖,上下沿都长满了尖利的牙齿,卫兵们费力地把它合上,用皮带捆了起来,箱子不情愿地剧烈抖动着。

    下一个是乔一帆认识的人,孙哲平。乔一帆想起了,他被控在皇宫内疾驰和驾驶飞行物。

    证人1是方片K,他信誓旦旦地说他们全队都看到了孙哲平在花园里乘着重剑飞驰,孙哲平耸了耸肩,不做反驳。

    证人2是韩文清,他今天不知道是第几次当证人了,显得有些不耐烦,书记员正对着他简直抖得拿不好笔。他简单地说了一下目击证言,就下去了,一边走一边还若有所思地抚摸着右手的拳套,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

    然后他们又传唤了张佳乐,张佳乐不知道为何又把自己搞得灰头土脸的,看起来有点狼狈,但他肩膀上开着一朵紫罗兰,鲜嫩欲滴。他有点生气地说:“孙哲平是来救我的!这应该算紧急避险!”

    张新杰皱着眉头想了想,又回头询问了书记员一句什么,坐直身子说道:“我们不提倡基于私人关系影响法庭,如果被告是你的话还可以商量一下,他队人员不予考虑。”

    张佳乐愤愤不平地张了张嘴要说什么,被孙哲平拉回去了。他看起来完全不在乎法庭,把裹着绷带的手伸出被告席去,摸了摸张佳乐肩膀上的紫罗兰,然后他自己的肩膀上就长出了一朵一模一样的紫罗兰,开得欢快极了。

    乔一帆突然发现自己在变大,一开始他还没注意到,因为他看着比较远的法官席和被告席,对于远处的东西来说,自身变大一点引起的视觉变化并不很明显。他旁边的座位这次坐着一位黑色和银灰色相间的貂,这时候对着他尖声尖气地叫了起来:“你为什一直挤我?”

    乔一帆于是发现自己已经从不到四十厘米长到了八十厘米,并且还在长,越来越快。

    他正在给貂小姐道歉,就听到张新杰否决了张佳乐的陈述,忍不住站起来大声说道:“孙哲平前辈真的是去找张佳乐前辈的,我作证!”

    所有人都回头看他,又互相交头接耳,张新杰敲着小锤子:“肃静,请肃静,旁听席需要在得到法官的允许之后发言。”

    乔一帆只好坐下,但椅子现在已经盛不下他了,他尴尬地站着,又觉得自己超出大家太多了,于是弓起了腰。

    “现在宣判,”张新杰说,乔一帆努力伸着脖子去看,对现在的他来说远处的法官席有点太小了,“判处孙哲平五日拘禁,由张佳乐监管执行。”

    “我喜欢这个。”孙哲平乐了。

    看起来皆大欢喜,乔一帆松了一口气。

    然后他就完全恢复了自己原本正常的身高大小。不知道究竟是变大变小灯有时间限制或者坏掉了,还是那个菇蔓叶子的问题。

    他正想去找孙哲平和张佳乐说说话,就听见高英杰的声音细细地传过来:“一帆,快跑!”

    他愕然,一抬头就看见魔术师正站在法庭的对面,真不知道他的大小眼怎么能出现在张新杰面前的,乔一帆来不及多想什么,仗着自己现在人高腿长转身就跑,背后传来扑克牌卫兵的“抓住他”“抓住他”的声音和魔术师魔法弹的声音。



评论 ( 2 )
热度 ( 11 )

© 罗睺丨冷凰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