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睺丨冷凰月

ID:冷凰月
主同人,偶有原创。光速爬墙症患者,文力复健中,半藏好可爱,源氏好可爱,他们都好可爱【喷泪】……永远的无节操allCP,欢迎来找我玩!
内涵物都转移到子博
子博客密码是柔哥的爸爸名字+二翔的爷爷名字【喂】的全拼哦~
连载的文都打了文名tag,可以搜索www

【全职高手】【喻黄】暗影的守护者(01)

注意!

*架空,小王子和他活在黑暗里的守护者的故事

*架空得太厉害以至于几乎变成原创了

*OOC是必然的

*just苏苏苏喻队!

*最初灵感来自弥纯的这幅图:

http://weibo.com/1611939545/AyzTJ1VWf

*除此之外行文和一些设定可能还受到包括《卡洛琳》、《鬼爸爸》、还有一本我小学时候看过关于镜中世界的恐怖小说(但我已经找不到它的名字了)在内的一些作品的影响,但这种影响不包括具体情节设计和语句!

  *Ps 这篇日志的BGM是Ólafur Arnalds的0448/0729


*没问题了?那↓ ↓ ↓








    蓝雨的小王子黄少天有一个秘密。

    他走过皇宫的每一个回廊,在每一个墙壁和柱子围绕而成的小小的阴影里,轻轻地叫着他朋友的名字。然后他那秘密的朋友就会从他脚下的黑暗中浮现出来,有时候只露出一张脸,而有时候还会伸出纤细的手指。他的朋友有着苍白的面容,比影子更黑的眼眸和长发,发丝渐渐溶解在黑暗中,好像烟雾一样飘荡。

    “文州!”黄少天一阵风似的跑过墙角,呼唤着他的朋友。小王子披着簇新的宝石蓝色披风,光滑如镜的缎面反射着太阳耀眼的光芒。他暗影中的朋友像一条鱼一样从地板上跃到墙壁上的影子中,黑暗如水般波动,氤氲开浓重的墨色雾气,碰到小王子亮晶晶的小金冠就无声地消散而去。

    喻文州--小王子的朋友--从墙壁的影子里伸出苍白的手,他宽大的袖口边缘模糊不清,黑雾像没有系紧的线头从那儿飘散而出,缠绕在他的指间。

    他问道:“今天还想要听故事吗,少天?”

    喻文州有很多故事。他生存在影子中,所有的影子都是他的家。他曾经住在一棵树下,看着那棵树的影子从堪堪能遮住他慢慢变得简直像是一栋大房子。他还曾经在河里住过一段时间,每天从水底的阴影钻出来时都能看到各种颜色的鱼和挂着帆的人类的船只从他头顶经过。再后来他跟着一只大箱子来到黄少天的国家,第一个寄住的人家里的女主人非常泼辣,每天都能把喝醉酒还赖着不走的客人骂得狗血喷头。他见过大腹便便的城堡主在泥水里摔个跟头的样子,还有马戏团里能从帽子里变出花朵的魔术师;他曾经远远地看见一个年轻娇小的舞娘在四沿燃火的盘子上跳舞,火星在空气中飞扬爆裂,仿佛能将他黑暗组成的衣袍点燃。

    黄少天几乎从来没有离开过他出生的皇宫,他永远都听不腻那些关于外面的世界的故事。他总喜欢喋喋不休地提出无数个问题,而被搅得没办法再讲下去的喻文州只是无声地微笑着看着他,抬起手让一只蝴蝶的剪影从指尖飞出,扑扇扑扇地飞到黄少天的双眼之间,吸引走了小王子全部的注意力。

    小王子活泼而调皮,从小就让侍从们伤透了脑筋,他就像是夏天的阳光照在水波粼粼的河面上时,跳跃在水面上的金色的碎片,像是没有一刻能够安静下来。

    可也有的时候,黄少天一个人躲进巨大的皇宫里某个没人经过的房间,把自己塞进华丽却堆满灰尘的壁橱,抱着膝盖抽抽噎噎。

    壁橱的门被他从里面拉上,门缝夹着他的一片衣角,从那儿透进来蒙蒙的一线光晕,除此之外他能看见的都只有黑暗。就在这黑暗之中,他秘密的朋友出现在他身旁,虽然隐没在黑暗中,但却好像实实在在地在那里似的。

    “少天。”喻文州叹息般说着。

    然后黄少天看见那一丝被照亮的地方映出了一只苍白的、大人的手,轻轻地覆盖在他小小的、沾满灰尘的手上,像一阵风那样轻,什么都感觉不到。他却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好像终于找到能够安慰他的人了。

    “再哭会变成猪哦。”喻文州的声音从每一处黑暗中传来,好像把小王子抱在怀里一样。

    “骗人才会变成猪!”黄少天不甘示弱地反驳了一句,然后就继续忙着哭了。就算是他,也没办法一边哇哇大哭一边连珠炮似地说话。

    喻文州便不再说话了。直到心急如焚的侍从们循着哭声找到小王子,把他从壁橱里诚惶诚恐地弄出来,然后慌乱地用手帕擦着他的眼泪,拭去他满身的灰尘和蛛网。

    黄少天仍然哭着,回头去看壁橱里的喻文州时却发现打开门的壁橱里只剩下了巴掌大的阴影,喻文州已经不在那里了。他感到一阵被抛弃的愤怒,不由分说地扯开嗓子大声嚎哭,把侍从们吓得跪了一地。

    然后他看到自己的影子动了动,边缘漫起黑雾,趁旁人不注意时一瞬间里扭曲成了一头猪的样子。他破涕为笑,而影子又立刻变回了再正常不过的模样,无辜得很。

    

    小王子一天天地长大,圆滚滚的玫瑰色的脸颊渐渐显露出少年的轮廓,金色的头发变得更加茂密而有光泽,手指的骨节也开始分明。但他的朋友依旧是多年不变的那张年轻苍白的脸。

    小王子站在床头帘幕的阴影外问道:“我明年是不是就比你高了呀,文州?”

    喻文州便默不作声地让自己的脸在影子里升高了一些,小王子只能仰头看着他。

    “这不算!”小王子涨红了脸,“停下来!你到底多高啊,我要划一道线!我肯定会超过你的。”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有多高呀,”他黑暗中的朋友无奈地微笑着,“我连实在的身体都没有,怎么会有身高呢?”

    小王子就爬到床上去,用袖子上的金纽扣在喻文州脸颊旁边的墙壁上划了一条浅浅的痕迹,白色的划痕在一片黑暗中非常显眼。他满意地拍了拍手

    “好啦,你就是这么高了,我明年一定超过你!明年不行的话后年也一定……嗯……或者再后一年,总之我一定能长得高过你!你不要笑啦,我说一定就是一定!你不信吗?文州,文州你不要笑了!真是……”

    他气鼓鼓地跳下床,踏入了属于他的朋友的黑暗中,踮起脚来对着墙壁上那道痕迹比划着。

    “你看,就差这么一点儿嘛!就差……”他心虚地抬起眼睛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和划痕的距离,又稍微把手向上挪了那么一丁点儿,然后继续大声宣称道,“才不到十英寸!我长起来很快的,你等着看吧!”

    喻文州把自己的头顶降到划痕的位置,低下头笑得眉眼弯弯地看着他的小王子,黄少天赤裸的脚在重叠的黑影中白得像是在发光,而喻文州低沉柔软的声音如同从他脸颊边缘飘散而去的黑色雾气。

    “好啊,我等着你。”


    小王子从小就淘气,拿着木剑能把皇宫里的大狗撵得嗷嗷叫,有一次差点被惊怒的狗咬到,侍从们简直要魂飞魄散。可黄少天的确很有剑术天分,他的每一位剑术老师都这样说,可惜他们一个都没能在任超过半年。抱歉,我的水平不够教导王子,请另请高明吧。每一位辞职时候都是这样说的,谁都没敢说真心话。

    这一年黄少天又有了一位新的剑术老师。这位老师胡子拉碴,看起来又有些吊儿郎当,总不太可靠的样子,然而却终于治住了黄少天。

    “小鬼,我跟你说个事儿,”剑术老师看着黄少天用开了刃的真剑练习,自己拄着一柄木剑在旁边指点,突然嬉皮笑脸地道,“可不要告诉别人……其实我根本就不会用剑。”

    “什么?!”还太单纯的小王子目瞪口呆,不由得停下了手中的剑,于是就被老师用木剑照着腰捅了一下。

    “谁让你停的,跟人家打架时候对面说一句话你就停下听吗?要这么方便的话就凭你那嘴你就天下无敌了。”

    黄少天碎碎念着“我的嘴怎么了我可满意了”,重新抬起剑练习了起来,刚摆了个架势就忍不住问道:“你真的不会用剑?太扯了吧这也,不会用剑也能当我的剑术老师吗?我觉得你比以前的老师都好得多了啊!你不要骗我啊,骗人会变成猪的。”

    “去去去,怎么说话呢这小子。你知道什么,就算不会用剑老夫一个也顶你仨,足够教你的了。”

    黄少天就做个鬼脸,一边念叨着没人能懂的口号一边非常有干劲地练习起来。


    晚上,小王子舒舒服服地钻进被窝里后,侍从为他放下厚重的帘幕,然后悄无声息地退出了他的卧室。这时候喻文州的脸从黑暗中渐渐浮现出来,带着些忧愁的口吻说道:“少天,我觉得你那个新老师有些不对。”

    “他是挺奇怪的啦,”黄少天笑嘻嘻地翻了个身面对他的朋友,“但我觉得他比以前的老师都好,我喜欢他!”

    喻文州皱着眉头:“他是不太像坏人,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对!我觉得他可像坏人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活泼的笑声打断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小王子脸朝下埋进枕头里叽叽咕咕地笑个没完,快乐的声音像一群小鸟扑扇着翅膀在帘幕围成的小空间里来回飞荡,震得黑暗似乎都变得松散了。

    “哈哈哈哈哈哈你不觉得吗文州!”黄少天趴在床上扑腾着双脚,声音透过枕头闷闷的,“他那胡子!还有说话的口气,特别好玩儿!特不像好人!”

    喻文州觉得这简直没法接话。

    “诶等等,”黄少天突然转过头,盯着黑暗中喻文州隐隐约约的脸,“文州你是不是嫉妒啦?”

    小王子没等他的朋友回答就连忙翻身爬起,着急地伸手想去拉住喻文州,却只捞到满手的空气,他就更加慌乱地解释起来,因为太着急而差点咬住舌头:“你不要嫉妒他,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永远都是我最喜欢你了最喜欢你了你不要生气!”

    喻文州微微一怔,然后不知道该说什么似的叹了口气,微笑着从黑暗里伸出一只手,曲起指节碰了碰小王子的脸。他影子构成的躯体在活人温暖的脸颊上像碰到墙壁的水烟一样消散开来,苍白的手指尖端黑雾像花一样绽放开,在离开小王子的皮肤之后又重新凝结成手指的形状。

    被影子碰触的感觉就像穿过冬天的一阵气流,什么触感都没有,似乎有些凉,又好像只是心理作用。黄少天陡然安静下来。

    “我没有生气,”喻文州收回手,笑着安慰着小王子,“我都知道。”

    “我会弄清楚魏琛到底怎么回事的,你不用担心。”他在黄少天重新躺下之后轻声说道,看着黄少天盖好被子,又督促道,“闭上眼睛睡吧。”

    小王子闭上了眼,轻轻地说:“晚安文州。”

    “晚安少天。”喻文州说。影子里的脸又停留了一阵子,然后渐渐隐没了。



评论 ( 4 )
热度 ( 65 )
  1. nothing罗睺丨冷凰月 转载了此文字

© 罗睺丨冷凰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