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睺丨冷凰月

ID:冷凰月
主同人,偶有原创。光速爬墙症患者,文力复健中,半藏好可爱,源氏好可爱,他们都好可爱【喷泪】……永远的无节操allCP,欢迎来找我玩!
内涵物都转移到子博
子博客密码是柔哥的爸爸名字+二翔的爷爷名字【喂】的全拼哦~
连载的文都打了文名tag,可以搜索www

【全职高手】【喻黄】暗影的守护者(02)

感觉这章的语言还需要再润色下……先发出来吧!慢慢改……

本章BGM:Ólafur Arnalds -The Apple Of My Eye

————————————————


二.


    春天到来的时候王子的剑术老师魏琛被辞退了。

    这位正值壮年的优秀教育人才在下楼梯时不慎摔伤了腿,虽然并不至于多么影响教学,但雇主仍然觉得会发生这种意外的人果然不太靠谱,不适合教导年少的王子。

    但也有些人认为是国王听到了一些奇怪的流言,比如那个长得就不怎么光明正大的家伙似乎把不干净的东西带进了皇宫之类的。

    黄少天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哭鼻子了,他认为他已经长大,男子汉不能哭哭啼啼的。但魏琛走的时候小王子还是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简直让魏琛都有些受不了。

    “哭这么惨干嘛!老夫还没死呢!”魏琛尴尬地抓了抓下巴,实在没法,眼疾手快地在侍从阻止他之前迅速揉了一下小王子的头顶,把那一头漂亮的金发揉得乱蓬蓬的。

    “好啦好啦,”他在侍从怒瞪着他冲过来时就举起双手,做出个假装无辜的表情,然后低下头看着黄少天,“打起精神来小子,要是你有一天真的在剑术上有所成就,那就是给老夫脸上添光了。”

    黄少天抢过侍从手里的手绢擦了擦脸,鼻头眼睛都红红的,还是有泪花在眼眶里打转:“那你还会回来看我吗?你要回来看我啊!说好了!你要是不回来看我的话我怎么知道你在哪儿啊说不定已经变成糟老头子我认不出来你了说不定不知道在哪里就不见了,既然你在楼梯上会摔跤那万一在河边摔一跤掉进河里就爬不起来了那怎么办啊文州说河里有水草能把人缠住不让人上来你被缠住怎么办啊我在这里什么都不知道那……”

    魏琛简直一个头两个大:“你就不能说点儿好话么我的爷!我好好的啊不会掉进河里不会再摔楼梯也不会啪的一下就不见了行不行?”

    “那你……”黄少天又泪汪汪地看着他想要再说些什么,魏琛赶紧打断他,蹲下身举起一只手来发誓:

    “这样好不好?等到你继承王位,加冕成为国王的那一天,我一定会在皇宫前的广场上的人群里,你一定会在那儿看到我。我保证。”

    他伸出一只拳头,黄少天就抽着鼻子举起手来,跟他对撞了一下:“你保证的,说好了啊,这回是说好了啊!等到我加冕,我就让你再当我的老师!”

    “傻小子……” 魏琛苦笑着皱起眉头,想说些什么,然后最后只是点头。他站起来拍了拍衣服,行了个吊儿郎当完全不标准的礼,还是像他刚来到皇宫时那样。

    “再见,王子殿下。”

    

    魏琛走了之后黄少天总不太想跟喻文州搭话。他觉得有点不高兴,但又不知道是为什么。他当然不会怀疑是喻文州害得魏琛摔伤,但那个流言他也稍微听到了一些,他总觉得是有人看到了喻文州被吓到,才会传出这样的说法。可就算是这样,他也总不可能去怪罪喻文州,于是只能自己跟自己闹别扭。

    然而喻文州却真的来跟他解释了,说是解释又语焉不详。

    “魏琛的事情……”喻文州在他床边这样说着,眼帘微垂,黑色的长发从脸边垂下,落进黑暗中,“是他自己招惹来的,你别再想了。”

    小王子翻过身不理喻文州。他感觉很生气,他黑暗中的朋友有事情瞒着他,他非常生气。但更生气的是他再一次感觉到了喻文州对魏琛隐约的敌意,这让他忍不住怀疑着他的朋友,他不愿意这样。


    黄少天生气的表现就是他不想说话。小王子闭上了他仿佛最不知疲倦的黄鹂一般的嘴,盯着每一个阴暗的墙角,把粉色的嘴唇抿成一线,安静得让人简直觉得耳边会有幻听。

    侍从们都觉得松了一口气,甚至都想向神祈祷让小王子就这样下去吧,于是也根本没有人来安慰他。事实上从一开始,会安慰黄少天的也只有喻文州,但黄少天不想理喻文州。这真是个死循环。

    小王子就这样一直气鼓鼓的好多天。其实他那天睡一觉起来就撑不下去要破功了,让他不讲话实在太难啦,尤其是对着他最喜欢的喻文州。第二个白天就他跟自己约好,要是喻文州今天来找他玩儿,他就不生气了,但喻文州一整天都没有出现。第三个白天他对自己说,男子汉不能记仇,虽然喻文州昨天没来找他玩儿,但只要今天喻文州来哄一哄他,他就不生气啦!可这一天他只看见喻文州悄悄地出现在他经过的影子里,却一句话都不讲。第四个白天他起床时候趴在床边垂下半个身体,冲着床底的阴影喊了一声:“喻文州!你要是现在跟我道歉我就原谅你啦!你快出来!听到没听到没喻文州喻文州文州文州文州快出来出来出来来来来来来——”

    可是喻文州不在那里。小王子倒挂着,过了一会儿就感觉脑袋充血难受,好像整个身体的重量都跑到头顶去了似的,他眼睛就有点发酸。

    我才不稀罕呢。黄少天想坐回床上去,却晕晕乎乎地倒挂着滑了下去,虽然头离地面不远并没有伤到,可是一抬头眼睛正好看见自己的两个脚丫子堪堪搭在床沿上,看起来滑稽极了。我才不稀罕呢。他把脚拿下来,盘腿坐在地上,吸了吸鼻子。


    第五个白天的时候小王子无聊地在皇宫中四处游荡,阳光透过走廊的窗口在地板和墙壁上绘出金色和黑色相间的囚栏,而黄少天的影子在金色和黑色之间渐次跳动。喻文州的脸一遍遍地出现在黄少天前方的暗影里,可是他都装作没看到地径自走了过去,被他甩在身后的喻文州从影子中微微探出一些,转头看着小王子的背影,叹了口气,缩回影子中,然后再度出现在黄少天的前方。

    “少天。”喻文州叫道。

    黄少天忍不住朝他看了一眼,然后就欲盖弥彰地一下子转回头去,继续目不斜视地大踏步往前走。

    喻文州有点头痛,从来都是黄少天追着他跑、不知疲倦地说这说那。从来需要担心的都是怎么让小王子稍微消停一会儿,而不是怎么才能让沉默的黄少天说话。

    不过喻文州还是很有信心,他只是需要等待。而他的耐心可比小王子好多了。


    第六个白天黄少天发现了一个没见过的房间,这里堆放着皇宫里一些似乎还有用处但又已经很久没有人用过的东西。在这方面皇家和普通的小市民似乎没有什么区别。黄少天兴致勃勃地从古旧堆里拖出了几乎是一整套的剑士盔甲,还有一把稍微生锈但看起来还能用的剑,然后被飞扬的尘土呛得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小王子手忙脚乱地给自己套上——要知道他连衣服都要侍从为他穿呢,考虑到这一点的话那这可真是不容易——了铠甲,虽然好几个皮扣和链锁还没扣上,靴子也没系紧,因为尝试了很多次都没办法用已经戴上护手的左手给右手戴护手而空着一只手,但乍一看还似模似样的。

    “这是当然的啦!”以上全都是小王子自顾自这么认为的,但他理所当然地对着空气大声说道,“我穿这个那肯定最合适了,这还用说吗?一点儿错都没有,因为我是最好的剑客——咦什么人,看剑剑剑!喝!哈!”

    他抽出剑鞘中的长剑,试图像自己想象中一样帅气地唰唰唰连挥几剑,却因为戴了金属护手的左手动作不灵活而把沉重的剑鞘掉到了地上,身体也因此保持不住平衡地一歪。他有点儿脸红,但他刚才看到的旧物缝隙之间的人影还在那里,于是他也顾不得地上的剑鞘,把长剑横在胸前小心地向前探去。

    “谁?这么鬼鬼祟祟的肯定不是好人,是不是?你不出声?我告诉你我的剑术可是很好的,给你三秒钟机会,自己出来,不然让我抓到你可不是好玩的啊我警告过你了!一!我喊一了啊!你听到没有?喂!我继续喊了啊!你听着啊……二!”黄少天一边说着一边向前挪着,不合脚的靴子在地上吧嗒吧嗒响。

    “我要数三了啊,小贼,数到三你还不出来后果很严重的我跟你说,你最好乖乖地出来给我跪地认罪那我还可能大发慈悲地饶你一命,你老实点儿别找死知道不?我数了啊我真的数了啊你给我小心点啊……我去!三!你给我————”他猛地上前一步,侧着身体用肩膀撞开了遮住人影的一堆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只听咣里咣啷一阵乱响,灰尘四起,而黄少天举着剑对着一面陈旧的大镜子,和镜中的自己面面相觑。

    “我——咳。嗯,呃,我……嗯……”黄少天一时结舌,讪讪地放下剑,蹭了蹭鼻子,对着镜子发出了一连串意义不明的象声词,然后转了转眼睛,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坦然地对着镜子整了整衣领,摆出个威武的姿势,“我真帅!哎,我怎么这么帅呢,连镜子里都这么帅——”

    他说着,又发觉镜面上其实落满了灰尘,根本看不出他的脸,只能隐约映出个奇怪的人影。于是他赶紧伸手擦了擦镜子,擦了满手厚厚的居然还有点发黏的灰尘,恶心得他一抖。他左右看了看,扯过一块天鹅绒的旧窗帘按在镜子上猛擦一通,再后退两步照照看,总算能看清人脸了,就是还有点发花,黄少天就宽宏大量地不计较了。

    他一手拄着剑,想摆个象棋里国王的姿势,但这柄剑对他来说又太高了,他只好又拿起来,双手握住剑对着空气劈砍了一下,被自己帅得直冒泡。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很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错不错,很合适很合适,本剑圣果然很帅气!你说是不是——”

    黄少天下意识地一边问一边朝旁边看去,然后才反应过来喻文州并不在他身边,他有点丧气。

    “是啊,很帅气。”突然,喻文州的声音从他的另一边传过来,小王子一回头就看见他的朋友正站在废弃房间浓重的阴影里,黑袍和暗影融为一体,苍白的双手半拢在袖子里,脸上还是与从前没有任何不同的微笑。

    小王子忍不住绽开大大的笑容,但立刻就想起自己已经决定不要理喻文州了,于是赶紧矜持地闭上咧开的嘴巴,转回头去看着镜子,想再装作没跟喻文州搭过话的样子。然而不到三秒钟他就完全失败了,他已经原谅了喻文州。他又笑了起来,看着镜子里铠甲穿得歪歪扭扭的自己,又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这身铠甲大了点,我还有点……”

    喻文州仿佛一点都不介意他之前闹别扭的事情似的,一如既往温柔地回答他:“你很快就会长大的,会成为很棒的大人。”

    说这句话时候喻文州的表情温柔而真诚,然而又好像有些落寞,但这黄少天都没有看到。

    黄少天这时在看着镜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穿着剑士的铠甲,虽然还有点儿滑稽,可却已经像是个剑士的样子了。

    “我会好好练剑,要做很厉害很厉害的剑士,让所有人都知道我的剑术,我想做剑圣!魏老大一定会很高兴……他说他会为我骄傲的!”黄少天握紧了剑柄,对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说,语气坚定得像在发誓。

    喻文州张口欲言,但随即又转过眼去和黄少天一起看着那面镜子。镜中的少年王子脸庞还带着柔软稚嫩,眼神却有种天真的坚定。喻文州微微眯起眼,黑袍在暗影中一阵荡漾。

    镜子中和真实的黄少天一齐朝着影子里的人回过头来,皱着眉头问着。“文州你怎么不说话?你在看什么?……你是不是还在讨厌魏老大?我说过——”

    “我不讨厌他,”喻文州盯着镜中的黄少天,将双手握在一起,宽大的袖子从他手腕处滑落一小截,露出里面缭绕的黑雾,眨眼间那些又凝出一片苍白的胳膊,“我只是……感觉有点不对劲。”

    “哪儿不对劲了?你总说魏老大不对劲,他都已经走了,就算他真有不对劲也无所谓,他从没做过对我不好的事!”黄少天想起了他为什么会跟喻文州怄气,他有些烦躁地用力挥了一下手。他不想看喻文州,他觉得他又要开始生气了。黄少天就也只好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然后他发现镜子里他脸颊上有一块儿灰迹,他抬手擦了擦自己的脸,那块污迹没被擦动,反而把手上的灰尘又抹到了脸上。是镜子上的脏污。

    黄少天迈步上前伸出手要去擦镜面,镜子里的黄少天也迈步,和他相反的方向,越来越近。

    喻文州突然喊了起来:“少天别去——!”

    就在这一刻,黄少天的手指碰到了冰凉的镜面,他听见了喻文州的喊声,愣怔地回过头来:“什么?”

    然后他只感觉到手指微微下陷,看到喻文州扑出阴影的范围,拖着一袭黑袍向他冲过来,而他的手被什么东西抓住了,接着就是一阵天旋地转。


评论 ( 1 )
热度 ( 22 )

© 罗睺丨冷凰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