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睺丨冷凰月

ID:冷凰月
主同人,偶有原创。光速爬墙症患者,文力复健中,半藏好可爱,源氏好可爱,他们都好可爱【喷泪】……永远的无节操allCP,欢迎来找我玩!
内涵物都转移到子博
子博客密码是柔哥的爸爸名字+二翔的爷爷名字【喂】的全拼哦~
连载的文都打了文名tag,可以搜索www

【全职高手】【喻黄】Shake it(上)

I WANNA TAKE YOU TO THE GAY BAR!GAY BAR!GAY BARRRRRR!【挥舞双手【【蛇精病

Side Q:

给 @Seine塞子 三腿儿的生贺!日了快生!!!~

如果要问为什么我也搞的是GAY BAR……那么我告诉你还是我们魔性的喻黄群的错=L=


以下正文


夜幕降临,街边店铺招牌上的霓虹灯次第亮起来,灯红酒绿的夜生活即将开始。

黄少天是这条街上一家小酒吧的店主。虽然街上的酒吧不少,但是黄少天的“雨”由于店老板的个人魅力,一直是最受欢迎的一家。每天夜色笼罩之后,年轻的男男女女都会换下职业装,来这里跟旁边的陌生人聊聊天,去舞池跳跳舞,释放自己的压力。如果走运,还能碰到有些话唠的老板,坐在你身边,请你喝一杯特调的鸡尾酒。

黄少天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对于酒吧的业绩还是非常得意的。酒吧开了四五年,调酒师郑轩、服务生宋晓也都是他多年的好朋友,黄少天打算一辈子就烂在自己这家小酒吧里了。听到他那还在上初中的小侄子卢瀚文来告诉他街那头又开了一家看起来很厉害的酒吧的时候,他压根就没有在意。

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他发觉不太对。虽然大家图新鲜去新开的酒吧的心理也不是不能理解,可这都过了一个多月了,生意还没恢复,每天晚上的营业额降了一半还不止!虽然郑轩他们是朋友,工资也不能不开啊,黄少天忧郁地撸起了头发。

“卧槽槽槽那边那到底是个什么奇怪的酒吧啊能把我的客人全部都抢走了还让不让人活!”黄少天咬着笔算了下这周的营业额之后愤怒地掀了桌子。

“那家酒吧看上去超级高端!而且名字也起得很有内涵,叫‘蓝’!我在门口瞄了一眼,老板长得挺帅的嘿嘿嘿~”正趴在旁边桌上做作业的卢瀚文抬起头来。

“去去去我长得就不帅吗小卢你说说?!”黄少天拿起账本往卢瀚文头上招呼过去:“还有你居然去酒吧了还是在没有成年人监护的情况下你还想不想好了?你妈知道非得骂死我不可!”

“我就站在门口看了一眼没进去!”卢瀚文赶紧双手护头:“不信你自己去看嘛!”

“我正有此意!我倒要看看是这是家什么样的店!”

 

喻文州是“蓝”的主人。他才到这个城市不久,觉得这条街的氛围不错,就决定在这里开一家GAY BAR。在这之前他还特意把这条街上的酒吧都光顾了一遍,确定其他都不是GAY BAR之后才租下了这间店面装修起来。

是的,“蓝”是一家GAY BAR,同性恋群体的夜生活选择。喻文州并没有刻意隐瞒这一点,但是也没有将这个作为卖点。他自己也没想到会有那么多客人,虽然其中有一部分并不是圈内的人,但是喻文州还是照常接待了他们。

这天当黄少天走进来的时候,喻文州吃了一惊。在他进行前期考察时他曾去过黄少天的“雨”,那天黄少天正好心情好在前台干活,他点的那杯酒还是黄少天亲手递给他的。黄少天的酒吧之所以能吸引那么多客人,和他的长相还是很有关系的。他阳光帅气的外形不仅让客人们愿意掏腰包,也正好……在喻文州的好球区之内。

这也是喻文州选择在这里开店的原因之一。

所以当戴着帽檐很宽的鸭舌帽和遮了半张脸的墨镜的黄少天像做贼一样左顾右盼地走进来的时候,喻文州不仅第一时间认出了他,还阻止了想要上去赶人的保安。

他站在吧台里擦着杯子,看着那个年轻人鬼鬼祟祟地穿过人群,在吧台前坐了下来。

“生面孔呢,第一次来?”喻文州将杯子在黄少天面前放下,玻璃杯在吧台上的灯光下泛着有些诡异的深蓝色。

“嗯。”黄少天隔着墨镜看了一眼服务生,发现在这种光线条件下实在是看不清,只好把墨镜摘了下来。

如果不是惦记着自己是来微服私访的,他简直想轻佻地吹个口哨了。眼前的这个服务生穿着白衬衫黑马甲,剪裁合体的制服勾勒出他的腰线,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眼睛在酒吧变幻的灯光里闪烁着光彩,略带磁性的声线让人难以拒绝他提出的每一个要求。

比方说,“喝点什么?”

黄少天是没打算在这儿消费的,这不是把钱给别人赚吗。但是鬼使神差地他就点了点头。

他把帽子也摘了下来,带着调笑凑近吧台那边站得笔直的喻文州:“给我一杯Screwdriver。另外能不能请你喝一杯?Sexy Beauty~”

黄少天举双手发誓他那时候真的只是非常纯洁地想逗一逗这个帅气的服务生,他注意到他说完这句话之后服务生的手顿了顿,然后礼貌地告诉他他只负责点单不负责调酒,离开去叫来了他们的调酒师。

他的Screwdriver很快就放在了他的面前,甜橙的金黄色。他等了一会儿,第二杯酒以及那个服务生都没有回来。

他有点失望,正想起身离开,有个人挨着他坐了下来。

“您的Sexy Beauty。”

一双手接过那杯酒,换上了私服的喻文州向黄少天举了举杯:“谢谢你的邀请。”

“认识一下,我是这里的老板。本来今天是我当班,不过既然你邀请我,我就正好轻松一下了。”换上私服的喻文州与刚才相比少了禁欲感,散发出了属于猎食者的侵略气息。

“我记得街上有几家宾馆,你选还是我选?”他也不再拐弯抹角,直接问黄少天。

这下黄少天傻了眼:“你你你你说什么?跟宾馆有什么关系我只是请你喝杯酒聊聊天而已这是什么展开?”

喻文州微微睁大了眼睛,随即就笑了出来:“你是不是不知道这里是哪儿?”

“这里是GAY BAR,酒是不能随便乱点的。”他晃了晃手上那杯黄少天给他点的鸡尾酒:“像你这样请我喝Sexy Beauty,就代表……要不要for one night?”

黄少天看向喻文州背后,一对对年轻的同性接吻、互相抚摸,勾着肩膀走出酒吧大门,他们的下一站,也许就是这条街上某一个小旅馆。

他脸色苍白地站了起来,连帽子和墨镜都没拿,逃一般地冲出了“蓝”。

 

喻文州坐在位子上,勾了勾唇角,将那杯Sexy Beauty一饮而尽。

舞池里的鼓点和着逐渐喧嚣的人声,充斥了酒吧的每一个角落。

TBC


为何我还在不停挖坑…………………………

评论
热度 ( 149 )

© 罗睺丨冷凰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