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睺丨冷凰月

ID:冷凰月
主同人,偶有原创。光速爬墙症患者,文力复健中,半藏好可爱,源氏好可爱,他们都好可爱【喷泪】……永远的无节操allCP,欢迎来找我玩!
内涵物都转移到子博
子博客密码是柔哥的爸爸名字+二翔的爷爷名字【喂】的全拼哦~
连载的文都打了文名tag,可以搜索www

【叶修中心】非你族类

看到“人类太善变了我追不上”就不行了TATTTTT叶修追逐的一直是最纯粹的荣耀和胜负

卡文不想撸:

閱讀前注意:


1.西幻架空,所以這是個從標題就開始歪的OOC故事


2.如果我說我沒有帶著韓葉的意思寫文,那是不可能的。可是本文中他們連拉手都沒有!


3.對不起,篇幅所限沒有表現出ALL葉的感覺


4.一點都不萌,但是這個腦洞一直在干擾我,我只好把它寫出來了。


 


----------------


 


噢这是荣耀曆以来人类最大的浩劫。
为了将光明带回世间,四散各地的英雄们重新聚首,前往寻找那邪恶却又强大尊崇的……


“龙,只不过是一种贪睡的懒惰动物。”叶修说,“就算牠打个呵欠就能把你烤焦,也不能改变牠最爱的事就是睡觉这个事实。”
“那麽牠的强大也是事实。”喻文州微笑着说,“你不喜欢这首歌吗?我觉得很好听。”
“吟游诗人总是夸大其词。”叶修一贯轻鬆的脸上出现一个堪称忧鬱的表情,喻文州有趣的看着他,叶修说:“我们才不是要〝把光明带回世间〞这麽伟大,不就是晚上没有魔光照明吗?难道所有人都忘记蜡烛也会发光了?”


“这不只是照明的问题,叶修前辈。”肖时钦扶了扶他水晶製的放大镜,抬头说:“没有魔力,雷霆之城的工厂不能正常运作,今年的税收会是百年来的最低。”
“蓝雨也是一样。”喻文州感同身受的点点头,“微草之塔会面临更大的麻烦……”
“我早就说过那个塔建得不行,歪歪扭扭的有够抽象,要不是有魔法阵撑着早就倒得淅沥哗啦了,王大眼还说我不懂空间与魔法的微妙作用,现在没有魔力了我看他怎麽办!”黄少天替喻文州的把话讲完了,拿起火堆上烤得流油的兔腿对着叶修晃,“老叶你要不要?要就求我啊哈哈哈。”
叶修翻个白眼,抱着他的伞一脸百无聊赖。


“你怎麽了?”得到兔腿的喻文州靠向叶修,关切的问:“你好像对这个任务很提不起劲。”
扑鼻而来的烤肉香让叶修抽了抽鼻子,喻文州笑着把兔腿递过去,叶修也没推,咬了几口兔肉,皱着眉说:“今年的荣耀大赛还办吗?”
喻文州一怔,旁边还在烤肉的黄少天已经嚷了起来:“我去叶修你不是吧?荣耀大赛那个两年办一次的东西有什麽稀罕的,而且你年年拿冠军还不腻吗观众都腻了!我们现在可是要去屠龙啊!这个成就已经几百年没有人达成了,全大陆都翘首以盼屠龙英雄你还在惦记着荣耀大赛!?”


“不是屠龙。”一直静静看书的张新杰抬头反驳,“要活捉,按照目前的研究,一条活着的龙可以最大程度的供应一座城市需要的魔力。”
“但是这片大陆上还剩几条龙,三条?四条?”肖时钦插口,“至少有十几座大城市需要魔力,一城一条龙是不可能的,把牠拆开来还有点希望,龙晶,魔核,龙血……这些都是有魔力的。”
“那要等抓到牠才能研究。”张新杰又把视线移回书上,“现在,资料不足。”


“总而言之,叶修你真是太没有进取心了。”黄少天把话题拉回来,“有点干劲行不行?行不行?说不定你可以拿龙骨龙爪再打磨一下你那把伞啊,这样想是不是马上就有干劲涌上来了?”
叶修摇摇头,倒是笑了,“千机伞不需要龙,需要的材料你们蓝雨的仓库裡面都有,要上贡吗,剑圣大人?”


“可以啊。”喻文州在黄少天〝滚滚滚滚滚〞的同时说,“帮蓝雨之都弄到一条龙,你可以搬空我们的仓库。”
叶修看了喻文州一眼,转过头,又恢复了那个没精打采的样子。


去巡视营地的韩文清回来的时候,叶修捧着一条兔腿在发呆,火堆旁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其他人都回到自己带来的队伍中了。
二十年前,他们这群对手兼伙伴都还只是孤身出来闯荡的普通冒险者,到了今天各个都是一城之主,只有叶修还是那个四处流浪的散人。
“老韩。”叶修打了个招呼,把冷掉的兔腿抛过去,“还没吃吧,不客气。”


其实刚才霸图之城的城主已经收到了不少人必恭必敬贡上的晚餐,但是韩文清嫌弃的看了眼叶修的牙印,还是坐在地上啃了起来。
火燄在叶修的眼中跃动,他抱着膝盖,面容平静,却有阴影覆在其上。韩文清皱眉看着他,用低沉的声音说:“你干什麽,烟草没了?”
“嗯?不是。”叶修否认,却没有解释的意思,韩文清等了又等等得黑了脸,忽然传来歌声,有人又唱起那首〝噢这是荣耀曆以来人类最大的浩劫……〞


叶修侧耳倾听,身体随着旋律轻轻摇晃,闭上眼说:“老韩,你又不靠魔力吃饭,为什麽要来抓龙?”
“还有喻文州和王大眼也是,〝魔网〞的消散不会影响他们这种能够凭自身掌控魔力的人,他们干嘛这麽操心?”
“我们要对人民负责。”韩文清以一个城主的身份理所当然的回答,叶修沉默了一会,轻笑着说:“你们是真的忘记没有了魔光还有蜡烛和油灯吗?”
“你这是明知故问。”韩文清皱起眉用力抹了抹嘴,说:“人们已经习惯有魔力的生活了,如果龙能解决问题,那就去抓,失败了再提蜡烛和油灯。”


叶修又不吭声了,“你为什麽一直问这个问题?”韩文清有点生气,这几天叶修一直蔫了吧唧的,搞得韩文清也很焦躁。
“没。”叶修一定看出了韩文清的不爽,但他只是歪歪头一脸无辜的敷衍过去。韩文清霍地起身甩手走人的时候,才听见叶修说:“今年该是我们的第十次荣耀大赛了。”
“老韩,你也觉得屠龙比在荣耀大赛和我打一场更有意思吗?”



隔天韩文清和喻文州来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对视。他们是对叶修低落的情绪感受最鲜明的两个人,前者是因为无人能比的熟悉,后者是因为超群的洞察力。
但是他们都没能从对方那裡得到答桉,关于叶修为什麽这样怅然若失。唯一的猜测是和今年无法如期举行的荣耀大赛有关,可是韩文清总觉得应该有更深层的原因。二十年前,在战斗中挑落所有对手摘得荣耀的桂冠是年轻的冒险者心心念念的目标,是赖以成名的途径,而现在这个程度的荣耀已经不被他们看在眼中了。


当然这并不代表韩文清不想和叶修打一场,可是他也不否认,征服一条龙,那是每个以武技和魔法锤鍊自身的人的梦想。


后来他们成功的捉住了一条龙,活的。


“成功了!哈哈哈,老叶你刚才有没有看到本剑圣那惊天一剑!一剑削了牠的角帅透了是吧!”
“是啊是啊。”
“喂你敷衍我呢?”
“是啊是啊。”


喻文州拦了要抄冰雨的黄少天,韩文清紧紧拧着眉看张新杰把药水倒到叶修的手臂上,被酸液侵蚀的皮肉发出滋滋的声响。
“白痴。”韩文清骂,“伞是假的吗,你用手去挡?!”
“我要是慢一步你这张脸就毁了,老韩。”叶修痛得脸都皱了起来,说:“为了霸图的市容不再进一步下滑我义不容辞啊……嘶。”


龙被牢牢绑在地上,还钉住翅膀,被痛欧一顿,因为魔法的催眠昏昏沉沉的。
“看体型,这隻黑龙刚成年。”叶修说。虽然在其他人看来这条龙大得不能更大,但是没有人质疑叶修,他几乎无所不知。
为了确实的锁好龙,叶修把所有人指挥得团团转,喻文州忙着和张新杰及王杰希讨论该怎麽让这条龙发挥最大的价值,于是只有韩文清注意到叶修的不对劲。
……他看起来太轻鬆了。
并不是完成某件事、放下了包袱的轻鬆,而是下定了决心要去做某件事的轻鬆。


叶修注意到了那道紧紧盯着他的目光,他隔着人群对韩文清笑了笑,稍晚,当所有人都在火堆旁庆贺时,叶修对他说:“我们抓到龙了,现在人们不用担心晚上摸黑找不着厕所了。”
“你说得太讽刺了。”
“不,我只是陈述事实。”叶修用他最平常的,平静的表情和语气说:“这不就是他们要的?方便的照明,工厂的运作,或是藉着魔力快速生长的作物……一条龙换来的就是这些,甚至不是什麽生死攸关的大事。”


韩文清的嘴唇抿成一条线,让他看起来更严厉了。他承认这些确实都不是什麽要紧事,但是同样的,龙对他来说也并不重要。而叶修明显是重视那条龙的,这个认知让他感到不舒服,他从来不曾这样,不曾和叶修有这麽大的分歧。
“他们不会满足于蜡烛的微光,也不想让工厂将就不够强大稳定的水车及风车。”叶修继续陈述事实,“人类永远不会知足,是吧,老韩。
“是。”韩文清承认,叶修忽然笑了起来,“但也是因为永不知足,人类才能在几十年的寿命裡完成许多了不起的事。比如你,三十岁的人类可以打败习武三百年的精灵。”


突如其来的夸讚让韩文清愣了一下,紧接着就听见叶修感慨的说:“这也是我为什麽这麽喜欢你们。”
那一瞬间有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出现在韩文清的脑海中,它毫无证据、毫无征兆,却一下为无解的拼图填上了最重要的一角。


“叶修,你──”韩文清不可置信的看着叶修,他错愕到说不出他的猜测,因为那太过匪夷所思,可是就像他懂了叶修的感慨一样,叶修也捕捉到了他没说出口的念头,一个惊讶的表情浮现在叶修脸上,然后变成淡淡的释然。
“不愧是你啊,韩文清。”叶修微笑着说:“我只是随口感慨,你就找到了真相。”
“是的,韩文清,我不是你们的族类。”叶修压低了声音,几乎是轻柔的说:“绑在那边的那条,才是我的表亲。”


叶修是龙,有着以万年计的寿命,他的时间比人类多,也比人类慢。
当他们各自成为一城之主,拥有了更高的地位,更远大的目标,更强烈的对于名声的渴望,叶修仍然是那个提着木製的战矛去报名荣耀大赛的少年,他兴致勃勃的站上擂台,却发现自己认可的对手们已经不再着眼于这片战场,所以他怅然若失。
韩文清不认为有人会在拥有了斗神这样的封号之后还去在意一场普通的竞赛,可是叶修不是人,所以一切都说得通了。
“我要离开了,当然,带着那条小龙。”叶修平静的说,他缓缓站起身,像是确信韩文清不会出卖他,韩文清也确实没有。


“再见了,老韩。”叶修轻声说,“这二十年很愉快,只可惜我们没有第十次荣耀大赛。”
然后他转身离开,保持人类的型态漫步而去,韩文清却看见他身后展开一双强壮而华美的翅膀。
又一次,毫无理由的,他知道那是一双金色的龙翼。



※※※



浑身招荡着辉芒的金龙带着小黑龙降落在龙谷时,一条金龙正要起飞。
“不是吧,弟弟。”那条华丽到眩目的金龙开口就是嘲笑:“我已经离开二十年了,你离家出走的计划还卡在第一步?这麽多年你都在睡觉吗?”
“叶修!”和牠长得一模一样的金龙大叫,拍动翅膀扑到了叶修身上,“谁要离家出走了,我是要去找你!我从水晶球看到人类在抓龙!”
“唉、唉,别乱抓,叶秋你紧张什麽,哥会被他们抓到吗?”
叶秋用爪子挠地,愤愤的说:“我是怕你一时想不开把自己献出去了……”
“当我傻的?虽然我跟他们感情是很好吧,可是为了几十年的感情陪上几万年就不用了。”叶修用尾巴轻轻扫了叶秋一下,“去把大家都叫出来,这裡不能待了,我们到海的另一边去看看。”


叶秋咆哮一声以示对于哥哥的命令语气的抗议,正要转身进谷,却忽然停下了动作。牠伸长了长长的脖子,迟疑的说:“哥……你哭了?”
“哪有,我才不会……”叶修下意识反驳,接着就看见一滴大大的泪水滴到地上,还溅到了旁边的小黑龙。
“哥你怎麽了,你别哭啊……”叶秋不知所措的用脑袋去蹭叶修,差点让牠们的脖子打结。叶修把卖蠢的弟弟顶开,眼泪已然止住。


“人类的寿命很短,这其实不是问题。”叶修低声说,牠的声音带着特殊的共鸣,震动叶秋那颗属于龙族的强壮心脏,“可是人类太善变了……我追不上他们。”
身为一条生命的大半都在睡眠的龙,叶秋不懂。牠的眼中写满茫然和担忧,而叶修发出低沉悦耳的笑声亲暱的顶了顶叶秋。


“没什麽,总之,我回来了,这次就一起离家出走吧。”


 



噢这是荣耀曆以来人类最大的浩劫。
为了将光明带回世间,四散各地的英雄们重新聚首,前往寻找那邪恶却又强大尊崇的龙。


从此这块大陆再也没有龙的踪迹。


 


                     FIN.


 


 


“是啊是啊”的敷衍借用了原著裡葉修敷衍陳果的那段。


招蕩著輝芒的金龍←最近在玩神○之塔,借用了。


 


副標題:不同種族怎麼談戀愛


如果問我真正想表達的是什麼,其實也跟這個副標題沒關係。


看全職時常有一個感覺,儘管大家對榮耀都是真愛,可是真正能為榮耀拋棄一切的仍然只有葉修。當然這跟葉修良好的家境有關,他不用為現實考慮,一切都可以奉獻給榮耀。


直白的說,當榮耀越來越繁榮,越來越商業化,葉修仍然玩著他最單純的榮耀。而當有一天榮耀無以為繼,不再有粉絲不再有職業圈不再有金錢鮮花掌聲,只是一個沒落的網遊,每個人都會去找一份別的工作來維持生活,只有葉修,他還是會依然留在被所有人遺忘的榮耀世界。


當然我絕對不可能寫得出榮耀沒落這種劇情,所以只能是架空了,一群年少的冒險者在比武中揚名,他們越走越高,卻有一個人心甘情願的只想待在最開始的地方。

希望看完這篇不知所云的東西的小伙伴們不要砸我磚(つ﹏⊂)
评论
热度 ( 620 )

© 罗睺丨冷凰月 | Powered by LOFTER